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挖掘机也玩无人驾驶 这可以拯救中国机械商吗?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界面
【字号: 】【打印

    可以无人驾驶的不仅仅有飞机和汽车,还有挖掘机。在第十三届中国(北京)国际工程机械、建材机械及矿山机械展览会上,一辆会随着音乐玩“漂移”的黄色挖掘机,吸引了众多参会者的目光。这台挖掘机将挖斗矗立于场地中心 ,随着音乐响起,底盘开始快速自转,同时整个机身围绕场地中央旋转。驾驶室内却空空如也,整个过程由一位工作人员在场外通过iPad遥控操作。 2

    这款型号为XG822i的无人驾驶挖掘机,由厦门厦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厦工股份)推出,同时推出的还有型号为XG958i的无人驾驶装载机。是国内首次推出的两款智能机械装备产品。

    2015年9月22日,与厦工股份推出上述两款智能产品的同一天,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一重工),与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推股份)也在北京正式推出了各自的无人驾驶产品。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国市场上还没有无人驾驶的工程机械产品。该类产品主要用于环境较为危险,不宜人力驾驶的大矿山作业。不过,中国没有澳大利亚、智利那样的超级大矿,且人力成本较低,因此这类产品的市场需求并不大。

    工程机械生产商们热衷开发无人驾驶产品,与市场行情的不景气不无关系。小松(中国)矿山设备有限公司营业部长梁锡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受到全球经济整体趋缓,尤其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工程机械行业的业绩每年下滑四五成,“从今年参展情况也看得出来,规模越来越小了,卡特彼勒等很多企业都不来了。”

    特殊作业市场是疲软行情下的新商机,工程机械商自然不会放过。厦工股份副总裁白飞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厦工股份抢占这一市场,主要是看到无人驾驶产品是大势所趋,“工程机械行情的整体下滑,加速了我们的这一决策。”

    工程机械生产商推出无人驾驶产品,主要是瞄准了特殊作业市场,例如地震、洪涝、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的抢险救援,以及高温、冷冻、高海拔、强腐蚀性等危害人体健康的场所施工。

    山推股份工程机械研究总院智能化研究所主管杨继红告诉界面新闻记者,DE17R推土机是一年前收到订单后才开始研发的,客户是上海老港生活垃圾处置有限公司,其向山推股份订制一台专门用于环卫作业场景的推土机,免于人力在极度恶劣的垃圾清理场合工作。

    三一重工销售服务部部长李茂明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9月22日,北京武警支队已下单了10台SY215-10挖掘机,用于抢险救援。

    “无人驾驶产品在中国的需求目前不会太大,但还是有特殊需求市场。”李茂明说,三一重工从2012年就开始研发这类产品,只是一直处于试验阶段。

    三一重工和山推股份无人驾驶推土机的无线遥控距离均为500-1000米,主要受信号条件影响。

    厦工股份宣称,其无人驾驶挖掘机能够在有无线网络覆盖的情况下,实现“无限距离遥控”。这两款产品均由厦工股份与间接控股股东中航工业集团联手研发。

    中航工业自控所所长宋科璞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两款智能产品在作业时,会通过机身安装的摄像头将实地情况实时传输给控制终端,因此,只要有无线网络覆盖,无论距离多远,都可以遥控操作。不过,距离越远,指令延迟情况就越严重。

    厦工股份目前暂时没有接到订单。该公司副总裁白飞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厦工股份将大力开发无人驾驶产品,不仅生产智能装载机和挖掘机,而且要全面覆盖到叉车、小型机、桩工、混凝土机械、盾构机械等所有产品领域。

    白飞平还表示,厦工股份的这两款智能产品实现了“100%”国产。

    李茂明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国内生产商在发动机、液压阀等部件上依然水平较低,“要想追求产品质量,只能进口,我们一般购买的是三菱、五十铃、康明斯等国外产品。”

    杨继红亦表示,无人驾驶产品的关键系统是电控和无线传输系统,由山推股份自主研发。不过,一些系统原件依然进口自瑞典,液压系统则进口自德国。

    无人驾驶的工程机械产品在国外早已推出。小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市原令之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小松从2006年开始,在智利和澳大利亚推出300吨级的无人驾驶矿用卡车,目前全球共销售了100多台,其中84台在澳大利亚。

    梁锡春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小松目前在全球的销量其实已近200台。2011年底,“三大矿山”之一的力拓,大手笔的买下150台小松生产的无人驾驶矿用卡车。

    美国工程机械巨头卡特彼勒公关主管陈冬益则在电话中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卡特彼勒也已向澳大利亚市场推出了无人驾驶的矿用卡车,客户包括澳洲矿业巨头FMG公司。

    另一家建筑设备巨头约翰迪尔的中国区销售经理高智勇也称,已面向欧美市场推出了无人驾驶产品。

    “国内推出的所谓‘智能产品’其实根本就谈不上‘智能’,不过是个大一点的遥控玩具。”梁锡春说,国内的无人驾驶产品其实还是需要人去操作,只是不在驾驶室中而已,而且遥控距离很有限。

    他介绍,小松的无人驾驶矿用卡车采用的是GPS卫星控制系统,通过程序控制,机器可以通过诸多传感器,根据实地环境,不断自动调整,实现自动作业,无需人力操作。

    但这类产品在中国并不适用。“因为GPS卫星控制系统需要使用到三维测绘地图和数据实时通信,但中国对于地面设备与卫星的联系有严格限制,需要备案注册,比较麻烦。”梁锡春说,这也是小松的产品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之一。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市场目前也不需要超远程的遥控作业。梁锡春说,澳大利亚的矿山一般非常偏远,矿山一般都有自己的飞机,派人去作业需要乘飞机前往,这才有了超远程作业的需求。

    “从市场角度上看,无人驾驶产品在中国主要还是适用在抢险救灾中,所以短距离遥控就可以满足了。”李茂明说。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