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向玉芝:生死考验识邪性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向玉芝,1969年10月生人,是徐水县城内村人。我痴迷“门徒会”的修炼之路是从治病开始,又因拒医拒药险些丧命而终结,它促使我开始反思,庆幸自己最终在生死面前变得清醒,彻底认清了“门徒会”的邪恶本性。

    时间回推到2003年初的一天,我突感肚子剧烈疼痛,一开始,我还自以为是吃坏了肚子,后来痛的实在不行,家人带我到县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医生诊断我患了胃病。遵照医嘱,我坚持口服胃药,病情得到了控制。当年12月份,表姐吴素梅来看望我,除了给我带些礼品,还带来了《闪光的灵程》等书籍,说我人好、心底善良,我的病不一定要吃药,只要修炼“门徒会”坚持每天虔诚祷告、参加聚会、唱灵歌,就能得到神的护佑,胃病自然就好了。我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还是不会相信。见我半信半疑,表姐就给我讲了许多通过祷告治好病的例子。是药三分毒,倘若祷告能治好我的胃病,何乐而不为呢?在表姐“美好”的说辞下,我糊里糊涂就信了神。

    入教“门徒会”后,我严格按照表姐说的教规要求,在家里墙上挂上了白底红心的十字旗,天天“求神跪拜”。尤其是通过学习《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圣灵与奉差》、《复活之道》等书籍,加上表姐的指导,我慢慢相信书上说的那些。教主季三保成了我的偶像,祷告能让人起死回生,念“哈利路亚,撒旦退后”,能在水上行走等。我被教主这些神奇的法术吸引,也想有一天像他那样,得法力不同于常人,募集“慈惠钱”,救济需要帮助的人。意外的是,修了一段时间,胃病似乎缓解了一些,三餐饭量也比过去有了增加,我便对“门徒会”更加狂热,药也不吃了。渐渐地家庭琐事不管不问,与亲友有意疏远,修炼“门徒会”成了我生活的全部。丈夫见状劝我别信那些歪门邪道,我却不以为然,仍我行我素,往日安定和谐的家,一下子变得吵吵闹闹。

    聚会时表姐对我说,修炼“门徒会”不仅要祷告学习“经文”和唱灵歌,还要出去“传福音”,“讲见证”,多发展会员,募捐善款,贡献大,才能感动神灵。为表达对神的诚心,我时常伙同几个“兄弟姐妹”在县城、邻近村庄“传福音”,宣扬“门徒会”的好处,劝大家入会,捐“慈惠钱”,原来要好的朋友都对我很是反感,有的躲着我,有的直接把门关了。为了胃病早日康复,得“福报”,因未募集到慈惠钱,我偷偷将家中的积蓄3000多元交给表姐,说是募集的慈惠钱,表姐说我向神靠近了一步,我忽然感到很有成就感。丈夫得知后骂我糊涂、中了邪,劝我不要再相信邪教“门徒会”,我哪听得进,还劝说女儿也向神祷告,但女儿读过书不信这些,有一次她偷偷把我那些“门徒会”书籍烧掉了,我为此大发雷霆,把她赶出家不让她进门好几天。我还向“门徒会”祷告女儿年少不知,不是有意亵渎“门徒会”的。丈夫埋怨地问我:“你祷告求的是家庭安康幸福,那现在家里整天争吵不断,儿女疏远,亲友关系淡薄,难道这就是你追求的福报吗?”

    对于家人和亲友的劝说,我从不听信,认准了“门徒会”能带给我“福音”。可就是这样执著修炼,我的胃病还是时常发作,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我敬畏神,相信神,一直拒医抗药。家人反复劝我及时到医院看医生吃药,我不但不听,反而对他们说:“我不能到医院治病,神能帮我驱赶鬼,我的这点病是小病,只要诚心祷告,求神保佑,胃病一定会好的。”2005年的夏天,表姐说我修炼的很好,得到了教主的关注,可能会被提升,我暗自欢喜,悄悄拿走了丈夫辛辛苦苦挣下的8000多元血汗钱,全部捐了“慈惠款”。我想我的贡献够多了,理应得到“三赎基督神”的护佑,可事实并非如此,胃病发作次数更加频繁,我问表姐,她说还需要“精进”。

    由于深信“不吃药、不打针”,只要“祷告”就能治好病的歪理,我拒绝看医生吃药,固执地坚持修炼“门徒会”。直到2007年10月23日,我胃痛剧烈发作,疼的在地上打滚,家人急忙拨打了120,把我送到县人民医院,医生诊断结果是胃穿孔,需马上进行手术。我苏醒后,医生告诉我得的是胃穿孔,患病原因是有胃病不吃药,饮食无规律且经常空腹修炼,慢慢发展成胃溃疡,延误治疗,最后造成胃穿孔,幸亏抢救及时,如果再拖延时间就会出现生命危险。

    经过这次生死考验,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修炼历程……在亲友和反邪教志愿者多次开导关心下,我慢慢从“门徒会”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加之医生的精心治疗,身体也逐渐恢复,回忆修炼的一幕幕,我才真正明白邪教“门徒会”“祷告祛病”完全是骗人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