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全能神邪教拐走了我的妈妈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妈妈因情感伤害而走入“神的教会”

    我叫李妮,女,今年30岁,是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人。我的父母亲都是农民,只有小学文化。家里有哥哥和我两个孩子,而妈妈多年来体弱多病,维系生活的农活儿主要靠爸爸。我的爸爸个子很高,脸上表情永远没有笑容,我和哥哥从小在爸爸的“棍棒教育下”长大,这使我们都很怕他。爸爸还非常爱喝酒,酒后就会对妈妈和我们兄妹俩开始“棍棒教育”。等上了中学后,爸爸打我们的次数减少了,但妈妈还是要面对“嗜酒”的爸爸。因为妈妈是一个传统妇女,按照传统习惯,她一直忍受着爸爸的家暴。她认为自己的命不好,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上高中以后,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成为了妈妈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她跟我聊起她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常常会不经意地流下眼泪……

    2005年7月,哥哥从职业技术学校汽车维修专业毕业后外出打工,经过几年的努力,2008年在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开办了自己的汽车维修厂。我中专毕业后在外地打了几年工,随后也到了哥哥的维修厂里去帮忙。后来,我们兄妹先后在武川县结婚安家。我如今在武川县的一家公司当会计。自从我们兄妹俩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以后,回去看望父母的时间就较少了。爸爸呢,身体大不如以前,酒也喝的少了,随着年岁的增长,爸爸也不再打骂妈妈了。可妈妈因为长期以来生活在精神虐待的恐惧中,不胜伤感与疲惫,她和自己的丈夫已经没有情感和语言的交流了。2010年回家过年,我给爸爸和妈妈各买了一部手机,可妈妈很少用上。倒是爸爸有时常打来电话,我问起妈妈的情况,老爸没好气地说“能吃能睡,就是不和我说话,就当家里多了个哑巴。”

    2011年的4月的一天,妈妈突然打来电话,她告诉我说:“上个月村里来了几个姐妹,跟我年龄差不多。她们经常来家里和我聊天,还帮着打理家务、擦玻璃,家里家外的活儿都帮衬着做,跟我挺投缘的。她们在家里也被男人打怕了,现在逃了出来,我们都是一样的苦命人呀!”。妈妈还说“这些姊妹们都信基督教,信教的人心地善良,她们要帮着受苦的人脱离苦海,叫我也信神,以后就不会苦熬了。”我从妈妈的言谈中能感受到,来的这几位信教的阿姨成为了妈妈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结婚以后,第一次听妈妈在电话里这么开心的和我说话,我心里倍感安慰。看来妈妈是找到了能贴心的朋友,让她这个平日的“哑巴”有了知心的伙伴,这叫我十分高兴。妈妈要是能信基督教也是好事,孤苦多年的母亲总算有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7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