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消业让老伴送了命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余朝刚,今年65岁,我和老伴魏承昭都是中航工业集团陕飞动力公司的退休职工。本来我和老伴的退休生活无忧无虑,可是万恶的法轮功却一步步把老伴逼上了黄泉路,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寂寞度日。

    事情要从1997年说起,当时老伴查出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按照医生的要求坚持服药,血压和血糖都控制的比较好。可是有一天,我们到厂区医院买药时碰到一个老年妇女,她说修炼法轮功不用吃药、打针就能治病,并且说自己以前患有高血压和冠心病,练了不到一年的功,到医院一检查什么病都没有了。见我和老伴不信,那人非常自信的说:“李洪志‘师父’传这个功就是救人的,别说高血压,就连天生的罗锅、癌症都能治好。”我听了以后拉着老伴就走了,这分明是搞歪门邪道嘛!

    可是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老伴不知道怎么就被厂里的几个练法轮功的拉拢去了,经常和他们到公园里去练功,在家也时常拿一本《转法轮》在手里看,当时我想法轮功不一定有那么神奇,但是参加一些活动对身体总没有坏处,就没有阻拦她。

    后来她就找机会劝我练法轮功。她说的神乎其神,说她都有两个月没吃药了,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要坚持练功,完全不用吃药。我不相信,当场拿出血压计给她量,结果高压180,我当时非常生气,让她别再练什么法轮功了,继续坚持吃药。可是她说啥也不肯吃药了,我把药给她买回来她第全部扔进了垃圾桶,说吃药是对“”师父”的大不敬。为这事我们没少吵架,可是一向温柔贤惠的老伴却像变了个人似的,顽固得不可理喻。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厂里领导找我和老伴谈了话,老伴和她的功友也都放弃了习练,继续吃她的降压药和降糖药,身体也还保持的比较好。我还在暗自高兴,这回老伴终于醒悟了。

    可是2000年10月的一天,厂里领导又一次找我谈话,说老伴和几个“功友”在一起聚会习练法轮功,叫我帮助做其思想教育工作。原来老伴瞒着我又在练法轮功。后来我就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不让她单独出行,每天监督她吃药。这样十年过去了,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老伴好像也忘了这事,身体也还保持得挺好。

    2009年夏天,老伴到广州儿子家住了一个月,受别人蛊惑又练上了法轮功。回来以后说啥都不吃药,还说法轮功是个好功,政府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后悔当初不该“半途而废”。从此以后,她坚持早晚练功,没事就在看《转法轮》,比以前更加上心了,人就像着了魔,我怎么劝说她都听不进去,后来发动儿子和亲戚朋友劝都无济于事。

    直到2013年7月13日,她晕倒在了厕所里,我赶紧叫人送医院,医生说她的血压持续处于高位,糖尿病已经造成肾功能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必须住院治疗。可是她醒过来后拔掉手上的吊针,以死相逼要出院,说那是“师父”在给她“消业”,如果不过这个坎,“功”就上不了层次,就不能“圆满”。无奈我只能把她接回家,眼看着她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却不愿接受任何治疗,我欲哭无泪,只能默默地陪伴着她,我知道她的时日不多了。终于在2014年5月20日凌晨,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回想起老伴这一生,早年我们生活非常艰苦,好不容易生活好了,她却深陷法轮功泥潭,到死都没有醒悟过来,法轮功真是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7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