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和丈夫阴阳两隔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陈丽,今年54岁,曾是农垦查哈阳农场物资供应站的一名职工。

    1998年初春,我父亲住院做了肾结石手术,母亲因劳碌上火又累犯了冠心病,当两位老人刚刚大病初愈时,丈夫在帮助朋友修车时,不小心铁渣溅入眼中,在省医大一院做了取出手术。一连串的不顺让我身心疲惫,一天下午我从医院回到单位,同事李大姐凑过来问我丈夫的伤势,并对我说:“看你近期家中不太平,你和我一起修练法轮功吧,法轮功不仅能“祛病”、“消业”、还能教人“真、善、忍”,保全家平安”。在她的劝说下,我开始习练法轮功。最初由于精神的作用,我感到自己亚健康的症状有所减轻,丈夫的眼睛术后恢复的也很好。李大姐借机说:“这都是我习练法轮功给家人和自己带来的福份”。从此我完全相信了“法轮功”“ 消业祛病”、“修心性”、“圆满”等骗人的鬼话,把“修炼”作为我更高层次的追求,把李洪志奉为心目中最高的神。

    为保证有充足的练功时间,就找理由请病假,长期泡病号。每天早早起床,先拜师父,再听录音、看录像练功打坐,夜晚苦读《转法轮》,有时一天多达14-15个小时。我一遍一遍抄写《转法轮》加深记忆,以至于《转法轮》里的有些章节我都能背下来。暗暗发誓,坚定修炼大法,跟随师父成仙成神!并以此来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生怕做错了什么而增加“业力”,影响“层次”的提升,担心上不了“层次,修不成正果。期盼自己早日“精进”,早日“上层次”、早日“圆满”。 整天废寝忘食地“学法、练功”,家不管、饭不做,孩子放学回家,经常吃不上饭。为了练功,竟把孩子送到了婆婆家。丈夫很是反感,多次劝说我:“你这练的叫什么功,怎么越练越不像样子,这样下去,这日子还怎么过?”而可我却理直气壮地说:“你是常人你不懂我们修炼人的事。”为此我和丈夫经常吵架。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处在痴迷之中的我,不能理解,对单位、家人的劝说根本听不进去。认为他们是地球的“垃圾”,“层次”太低,不配谈论“大法”。继续偷偷练功,偷偷学习师父的经文,决心经受住师父的‘考验’。按照师父的指令,便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练法”、“护法”、“弘法”中。为了“讲真相”,到处张贴标语,还把家里的积蓄取出来,买来电脑、打印机,从明慧网上下载资料,打印小粘贴、真相币,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法轮功媒体发表什么我就做什么。趁丈夫外出进货的机会,我与周边乡的一同修“双修轮仙”。丈夫一气之下,和我离了婚。孩子又学习成绩下降,多次被老师找到学校,生性内向的丈夫变得越来越沉闷,从此患上了忧郁症。2012年4月17日,正当我忙着准备“4.25”到哈市参加当地法轮功组织的“纪念”活动时,被告知丈夫在家中上吊而死。

    丈夫的离去,深深的触动了我,在亲友的规劝和社区志愿者的帮助下使我开始醒悟。回头想想这么多年的荒唐付出,我的心在刺痛、在流血。十几年来,我丢弃了工作,抛弃了亲情,耽误了孩子的学业,断送了丈夫的性命。把好端端的家折腾散了。失去的无法挽回,只希望还在痴迷法轮功的人快快觉醒。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7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