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毁了俺一家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张兰,家住沂南县城,今年67岁,和老伴都是退休工人,儿子是一名中学老师,家庭生活原本幸福美满。可如今老伴瘫痪在床、儿子40岁仍未家,还没工作,家庭过得异常惨淡。而这一切都源自万恶的我信了“法轮功”邪教,从而毁掉了这个家庭。

    1997年3月,我从单位内退,生活一下清闲下来,心里感觉很不习惯,隔壁的邻居姐妹们就隔三差五的来我家叫俺信“法轮功”,由于天天有人来开导唠嗑,加之有了集体聚会的时间和活动的场所,我心情好了不少。于是,我就坚持按时去聚会,到练功点练功,开始迷恋能让我”圆满”的宇宙大法……

    自从练了上了“法轮功”,由于每天坚持练功,加之又有“圆满”梦的追求,自我感觉心情好了、烦恼少了。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学法”、“消业”收到了奇效,便高兴地对我老伴说:“跟我一起炼功吧,你有高血压,以后练这个,以后可以就可以不打针、不吃药,身体会变得棒棒的”。后来在我的反复劝导下,老伴也练习上了“法轮功”。不仅如此,在1998年的夏天,儿子大学毕业回到县里工作后,我和老伴轮流给他做工作,最终成功把儿子也拉进大法组织。

    1999年7月,正当我们一家废寝忘食地“学法”、“练功”,期盼着早日“上层次”、早日“圆满”时,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当时,我们很不服气,认为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强身”没什么不好,这是修炼人自己的事,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它。由于深陷其歪理邪说之中,我们根本听不进亲戚朋友的好言相劝,还默默地认为他们是地球的“垃圾”,“层次”太低,不配谈论“大法”。暗地里为自己鼓劲:“绝不能前功尽弃,要经受住师父的“考验”,不能公开“学法、练功”,我们就悄悄地偷着学和练。周六、周日,我们一家三口还经常出去“弘法”和“讲真相”,平常在家,也一整天捧着《转法轮》翻啊看啊,夜间则又是抄又是写……还常常将抄写好的东西往外送,还时不时地拽住人家喋喋不休:“你信了它生命就能得到拯救……”

    2001年,在“功友”的鼓动下,儿子辞掉了工作,开始疯狂的练功,猖獗的“讲真相”,为此,本打算当年结婚的女朋友也和他分了手。2004年5月,我老伴正练着功,就开始感觉有些眩晕,按照以前吃点降压药就会缓解,但我们坚信练功就会好,结果越练越重,最后晕倒在家里。不得已在邻居的帮助下,送到了医院,由于拖的时间太长,老伴留下了终身残疾。出院以后,我们开始对“大法”有所怀疑了,在志愿者的劝说教育下,我和老伴都认识到了错误,决定从此不再修炼,但是儿子思想一直转不过弯来,快40的人了,就是不找对象,不上班,天天浑浑噩噩的在外面逛游,靠我们老两口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完全不再是那个学习上求进步,工作上要上进的青年了。

    每当我想起这段荒唐的“学法、练功”经历,我就好生愧疚,悔不当初,愧对老伴和儿子,是我让老伴有病不医,是我让儿子有班不上,毁了他的一生。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诫世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所宣扬的“消业”治病、‘法身保护’、完全是骗人的鬼话,要相信科学,千万别再上其当受其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7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