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纽约法会”报道看法轮功的自我PK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所谓的“纽约法会”5月24日在纽约开幕,法轮功媒体当然得自炒自卖一番。认真研读各家的报道,颇有值得咀嚼的地方。最有意思的当是有关报道的自我PK。

    一、“标题焦点”PK“内容重心”

    大纪元5月25日发表了《法轮功创始人莅临纽约法会讲法》,从题目看,李洪志“莅临讲法”应该是文章的中心内容,可长达2274字(按word文档计空格统计,以下字数统计方法相同)该报道涉及这一内容的只有202字,其余则是189字用于“标题+讯源+导语”,842字用于有关“神韵”的介绍,974字用于大法弟子谈体会,67字用于结束语。换言之,只有1/11(十一分之一)的篇幅给了李洪志。

    明慧网5月25日发表了《纽约法会圆满落幕师尊亲临讲法》,共3251字。其中“标题+讯源+导语”用了206字,介绍李洪志出场、离场用了148字,主会场概括介绍用了361字(其中涉及播放“神韵艺术纪录片”的内容为94字),专门谈“神韵”用了1087字,介绍法轮功弟子体会用了1380字,结束语用了69字。用于李洪志的文字还不足总篇幅的1/20(二十分之一)。

    法轮功的盛大法会,自庆自贺自是少不了。但让人困惑的是,以上两篇新闻报道,出自不同的采写者,题目中都突出了“法轮功创始人”或“师尊”这一焦点,可报道内容竟然如此一致地对李洪志“惜墨如金”,而把大部分篇幅用于其他内容,这当中是否有什么奥妙呢?李洪志对法轮功的统治力逐渐下降,威信与日俱减,此前已是不争之事实。但如此隆重的大法法会上,作为当然首席的李洪志却在报道中被有意无意地淡化、弱化、虚化,仍然出人意料。加之李洪志的近照未见与报道同步刊出,《大纪元》同步刊登的是李洪志的旧照,《明慧网》干脆不给李洪志现身的机会。这很难不令人产生李洪志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和统治力急遽下降的联想。对于一个行将就木的师尊,对于一个早就表现出为师不尊的师尊,来点抽象的突出、具体的架空,实在是势利的法轮功实权人士的必然举措。一帮急于抢班夺权的野心家,巧妙地通过自己掌控的媒体让年不老体已衰的教主逐渐“淡出镜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二、“师尊讲法”PK“神韵吹嘘”

    上面的字数统计,还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信息,即师尊讲法远不及神韵吹嘘重要。两家的报道,对前者总共用了350字,对后者共用了1929字,还不包括明慧网涉及播放“神韵艺术纪录片”的内容为94字。后者是前者的5.5倍。虽说,“神韵”也是法轮功的重要宣传机器,虽说出于种种不便言说的原因,直到2008年5月25日,《人民报》的报道才告诉人们,营运了近半年的神韵艺术团的总导演就是李洪志。但谁都知道,弘法是法轮功的主打事业,而李洪志作为创始人和教主,口含天宪,一向是言出“法”随的,哪怕发个新年问候也是“新经文”,明诏大号地组织全体弟子们口诵默记。由此推理,李洪志“亲临讲法”应该大宣特宣,应该给足篇幅地大吹特吹、大捧特捧,一来拍拍师尊马屁,二来为“新经文”的面世鼓气造势,以便让濒于灭亡的邪教苟延残喘。然而,平时各怀鬼胎、磨擦不断的大纪元和明慧网,这次却同样把“神韵吹嘘”看得比“师尊讲法”更重。《人民报》则走得更远,它于5月25日发表了《天!神韵艺术团的总导演原来是……》,共1621字。其中“标题+讯源+导语(含概括学员发言)”用了301字,介绍“神韵”演出成绩、受到赞誉的内容用了678字,谈神韵幕后花絮并突出李洪志是总导演的内容用了642字。后两项都涉及“神韵”,共用了1320字。这篇报道对于李洪志“讲法”这一法会的核心程序竟然只字未提(倒是用了142字概述了“十二位学员在会上发言”),反而大讲特讲神韵(揭秘它的总导演属于新信息,但不在下文研讨之列)。这就奇怪了:这是法轮功的大法法会,还是纯粹的“神韵”的交流、总结会?据法轮功媒体报道,李洪志为在场的学员讲法并解答问题约一小时三十分钟,播放关于“神韵”的录像约一小时(前者长后者短);法轮教主讲法的内容应是新信息,“神韵”演员们如何学习、演出和修炼的录像应是已知信息(前者新后者旧)。为什么长事短叙、短事长叙?为什么不突出新信息,反而突出老掉牙的东西呢?联系一个奇怪现象——李洪志纽约法会的讲法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仍不见明慧网有相关的“新经文”刊出——,则疑团更大。不要以为,这只是个别记者报道时重点把握不准的问题,更不要以为,这只是个新闻选材问题,其中很可能潜藏法轮功内部孕育着巨大变乱的征兆。轻经文,重神韵,轻师尊,重学员,是否预示着法轮功在西方世界生存策略的改变,或者预示着法轮功李氏经文体系的面临解体甚至颠覆?法轮邪教死期不远,其内部的分化重组、分崩离析,都将是充斥怪诞和邪气的好戏。多行不义必自毙,无论是李洪志的师尊讲法,还是法轮功的神韵吹嘘,最终必然彻底崩盘,世人可拭目以待。

    三、“神在做”PK“人在演”

    “‘神韵’是神的韵”,这是“神韵神吹”的经典台词。上述明慧网的那篇报道再次提及此语,并隆重推出神韵艺术团的天音乐团指挥陈XX的修炼体会,说干什么“在巡回过程中,他发现观看神韵的观众认为,音乐和舞蹈配合得天衣无缝”。上述《人民报》的报道同样引用了陈XZ的话:“神韵艺术团在世界各地演出受到好评如潮,表面是演员、灯光、制作、天幕配合的完美,背后实际是大法的威力,佛恩浩荡。……真正的神韵,是神的韵,具有特有的内涵,人的语言概括不了。舞台上下是演员在表演,实际是神在做,放射的是慈悲,和救人的能量。”可这天衣无缝的“神的韵”,却由自暴家丑的弟子撕开了一条不小的缝隙。请看由法轮媒体以转述口吻表达的陈XX的自供状:“在一次演出中,演奏员比他动作慢,结果他很生气……”“那位演奏员也坦诚的表示,发现比你拍子慢,为了保持演出效果,只能不强跟。大家都从中发现,出现类似情况,解决的办法是修自己,向内找是消解矛盾的万能钥匙。”原来神韵演出也有动作快慢不一致、节拍不和谐的情况,而且“类似情况”经常发生(否则“类似”就不通),试问,这就是“天衣无缝”?

    再看神韵演员的体会:“有一次我演奏独奏部分后,我想,‘听起来不错’,马上我的乐器发生了故障。另一次,我想,‘啊,刚才我演奏的音符走调了’,马上我就出错了。还有一次,我正要演奏独奏部分,我想,“啊呀,我可不能出错”,就在那时,我的害怕心使我出错了。有一次我刚对在舞台上的一位演员产生了负面的想法,立刻我就觉的我不行了,马上要咳嗽。在我演奏整个非常柔和的曲子的过程中我一直想咳嗽,这种感觉真是十分折磨人。还有一次,我想,‘我的嘴巴累了’,自然我马上真的感到累了。”(《在神韵表演艺术团中的修炼体会(译文)》)这篇体会文章发表于“法会发言稿选登”栏,其内容应当是法轮功自认可靠的。但乐器发生故障也好,音符走调也好,独奏出错也好,都应当属于演出事故。出现技术事故的神韵演出既不“神”,也没“韵”,更谈不上“神的韵”。这是实实在在的“人在演”,而且是“常人在演”,因为常人总是会出错的。常人出错是正常的,可以原谅。如果硬要说什么“神在做”,胡诌什么背后有“大法的威力,佛恩浩荡”,那就应该是演员想出错也出不了,因为神在控制他(她)。这位纽约西人大法弟子在演奏中“一直想咳嗽”,感到“十分折磨人”时,感到“嘴巴累了”时,“神”在哪里?“大法”为什么不显威?具有通天本领的宇宙主佛李洪志为什么不对其进行意念控制?还是这位纽约西人大法弟子诚实地道出了他(她)对神韵演出的常人式的担忧:“我想说,因为神韵表演艺术团的演出对救度众生的影响非常大,潜在干扰也大,我们作为一个修炼整体,应该非常严肃的对待有关神韵表演艺术团演出的一切事情。举例来说,我们能否确保演出的戏院中没有噪音和其它干扰,使观众们能够专注观赏演出?我们能否有十分专业的促销方式使潜在的观众思想中不产生阻碍?我们能否更好的安排各种事项,使演员有尽可能多的时间为演出排练和保证修炼?我们能否用最大的善对待每一个观众或潜在的观众……?”从这里的四个“能否……”中,不难读到这样的信息:

    ⑴神韵演出时,戏院中存在噪音和其它干扰,使观众们无法专注观赏演出——天衣有大缝;

    ⑵神韵的促销方式还不十分专业,潜在的观众思想中存在着对神韵的天然抗阻——神韵不受待见;

    ⑶神韵演员要承担的“各种事项”太多,使演员不能较多的时间用于演出排练和修炼——法轮功对神韵演员的盘剥很严重;

    ⑷法轮功还不能以最大的善对待每一个观众或潜在的观众——神韵演出中发生过与观众的矛盾冲突。谁说“人的语言概括不了”?这种用人话概括出的真相远比“神在做”的“神话”可信可靠。“神在做”PK“人在演”,谁赢谁输,结论昭然。

    这“纽约法会”开得忒没劲儿,可法轮媒体关于它的报道倒是够有趣的。畸文共欣赏,邪义相与析。笑看轮媒关于“纽约法会”的自我PK,如同观赏一出形象生动的《狐狸现形露尾记》,真有妙不可言之感——这也许才是“人的语言概括不了”的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