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缺少形而上学的原因及其弊端
2016年08月2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内容提要:邪教由于立教目的邪恶、立教态度轻率,由于偏重非理性的迷信、巫术、极端神秘主义而忽视论证、推理、逻辑等理性因素,也由于缺少对信仰本身的深刻理解以及存在的时间短等原因而缺少形而上学理论。由此,易使信仰经验化、功利化,使信仰处于原始状态和不文明状态,极易被邪恶势力所利用。

    关键词:邪教,宗教,形而上学

    一、宗教缺少形而上学的原因

    宗教形而上学就其本质来讲就是宗教以理论形式把神或上帝抽象化,超验化。这样,它就需要利用宗教哲学或宗教理性来不断加深和完善对神、对上帝以及对相关问题的论证。所以,在一定意义上,宗教形而上学就是宗教哲学对神的本体、共相、普遍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相关问题的把握和理解。

    当宗教建立起系统神学理论时,表明它已摆脱野蛮和低俗,从而进入宗教的文明阶段。当神学理论有着深厚的哲学理论作为基础时,表明宗教文明在发展,宗教在进步,而当宗教把主神、把神界、把宗教追求目标形而上学理想化时,表明宗教已发展到较高级的文明阶段。纵观当代的几个臭名昭著的邪教,如美国的“大卫教”,法国的“太阳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等,都没有形成自己的系统的形而上学理论。这些邪教缺乏形而上学理论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立教目的邪恶、立教态度轻率

    传统宗教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创始人都具有非凡的智慧和高尚品质,他们关心人类的前途和命运,为人类摆脱精神束缚,精神烦恼、获得精神自由而勤奋探索。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前565-前485),原为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王子,为探索世人解脱苦恼的途径,放弃对王位的继承,弃舍王族生活,出家修道。他独修苦练六年,又在伽耶毕波罗树下静坐苦思七天七夜,才悟道成佛,获得对世界和人生的觉悟。其后他又进行了长达45年的传教活动,目的是把他对世界和人生的理解让更多人知道以解脱各种烦恼和痛苦,释迦牟尼自幼就有沉思的习惯,世间许多现象都会引起他感触和深思:饥、渴、困、乏:弱肉强食;生、老、病、死、等等。他不停地思索如何解脱世界上的这类痛苦。他创立佛教还注意吸收了其它宗教的内容。

    而当代邪教立教都缺乏公益目的和严谨的态度。它们或者是出于敛财聚物的目的,或者出于个人政治野心的需要,或者为了满足偶然产生好奇心、神秘感等非理性欲望。邪教创始人或教主多是道德品质低下,心理素质不健全的人。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在建教前曾因贩卖假药被警视厅逮捕。他创立奥姆真理教完全是出于个人的政治野心。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麻原的姓取自梵语“玛哈拉佳”,原意为“王中王”。其政治野心由此可见一斑。奥姆真理教教团一成立,麻原便按各国政府机构设置的模式来建构教团。从1994年起,麻原又自称“神圣法皇”,按日本政府建制模式实行省厅制。其教团共设22个省厅,各省厅均设“大臣”和“次官”。当麻原竞选议会失败后,便着手制造沙林毒气以对社会进行报复。麻原还利用其教主身份敛财聚物。对于入教者,要收取800美元的入会费,女教徒还要向他奉献肉身。麻原为了聚财,吹嘘自己身上有“特殊基因”,向信徒高价出售他的洗澡水、胡须、说教的录音带,向信徒出租他的“电极修行帽”,租用一次要100万日元,购买一顶需1000万日元。

    由于邪教立教目的的不正,态度轻率,它们必然不会把过多的时间、精力花费在立教的理论上,更不愿去思索深奥的形而上学问题。由于对传统宗教的形而上学理论不理解,尽管不少邪教盗用传统宗教理论的只言片语,但在盗用中都走了样。例如,奥姆真理教盗用了传统宗教的“末日论”,宣称1997年是世界末日。这是典型的把传统宗教的形而上学理想性当作经验现实性的错误。

    (二)偏重于非理性的迷信、巫术、极端神秘主义而忽视论证、推理、逻辑等理性因素。

    在古代社会,由于自然科学、技术科学、工程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发展水平不高,也由于人的抽象思维水平较低,与这些状况相适应,那时原始宗教充满迷信,巫术和神秘主义成分。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宗教也逐步文明化,其迷信、巫术、神秘主义成分日趋减少,而理性成分,形而上学成分不断发展和完善。在现代社会,传统宗教都有与时代相适应的一面。它们注意信仰与理性,甚至注意宗教与科学的协调。早在1885年,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专门发表了关于人类起源的“通谕”,认为进化论可以用来解释人的起源,说这同“圣经”是一致的,就人的身体而言,人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但人的灵魂是属于上帝的。19世纪末,罗马教皇利奥要求用新的科学成果对天主教的旧教义进行推陈出新的修改,改变世人认为教会“反对科学、厌恶科学”的看法。1936年,罗马教廷成立了科学院。1979年4月4日,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一世号召全世界神职人员要钻研现代科学,要求他们既要有真正的科学训练,又要有世界水平的专门知识。宗教融入科学知识、哲学知识、形而上学知识是宗教文明程度不断提高的表现。

    但是当代邪教没有看到宗教与科学、哲学、形而上学相融合是宗教发展的必然方向,他们出于各种偶然的、任性的需要而突出迷信、巫术和神秘主义成分,对科学、哲学、形而上学等理性因素不屑一顾。这是一种野蛮化的历史倒退。

    中国的邪教组织法轮功的教义和观点也是各种迷信思潮、巫术和神秘主义思潮的大杂烩。例如,李洪志鼓吹地球是否爆炸可以由他和他的师父来决定,“地球第一次爆炸是我的祖师爷定的,第二次爆炸是我师父定的,第三次爆炸是我来定的。江泽民主席,李鹏总理接见我,让我推迟爆炸时间,我使了点劲,让地球晚爆炸30年。”李洪志还公然反对科学,他说:“人类现在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的,所以在修炼界我们修炼的人根本就不承认现在的科学,认为它是一个错误。”将邪教的观点同现代的宗教的思想稍作对比,就可以看出当代邪教的文明程度是极低的。

    仔细研究邪教的教义,就会发现其中的共同特点:编造事实多而建构理论少,武断性的结论多,而推理、论证少:神秘的说教多而逻辑思考少;邪恶的恐吓多而对理想的描述少。邪教的这种低下的抽象思维能力和混乱的逻辑思维很难触及宗教形而上学问题。

    (三)缺乏对信仰本身的认识和理解。

    邪教总是在支节方面模仿宗教,但总是模仿得不象。究其根源是邪教缺乏对信仰本身的认识和理解。

    宗教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精神活动和意识现象。在信仰中包含情感、意志、信念等非理性因素,也包含着认知、推理、理想、逻辑等理性因素。宗教信仰的最终目标是人的精神借助理想中的神和神力来达到精神的理想境界,即获得精神的解脱和精神的自由。宗教信仰作为个人意识,它通过个人把情感、信念寄托给神的方式来集中生活目标和精神目标,以使生活有信心,工作有效率;宗教信仰作为群体意识,它通过群体中的每一个人把情感、信念寄托给神的方式来集中群体的生活目标和精神目标,以增强群体的团结和信心,使社会生活稳定而有效率。.

    宗教信仰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非理性因素与理性因素的组合。在原始宗教时期,信徒的宗教信仰是盲目的,不能选择的,信仰以非理性因素为主,在信仰中充满是对外在必然性的依附感、恐惧感。在原始宗教中人的信仰是被动的。进入文明宗教时期后,信仰中的理性因素逐步增加。所谓文明宗教、文明信仰就是有理性的,有选择的,有主观能动性的宗教和信仰。在当代社会中,信仰中的理性成分已占主导地位。信仰的这种状况是由社会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程度决定的。在文明程度较高的宗教信仰中,信徒主要寻找和表达自己的归属感、亲和感。这时人的信仰是主动的,其内容和方式有一定的选择性。人们可以选择信仰宗教,也可以选择信仰科学、艺术和无神论:人们可以选择信仰这种宗教,也可以选择信仰另一种宗教。人们信仰宗教的目的,不是企图从宗教中获得物质的,经济好处,而仅仅是为了获得精神上的慰籍和自由。

    邪教不理解信仰的精神性和理想性而误导信众企图从信仰中获得特异功能,长生不老、神力和奇迹等直接的经验利益;邪教也不理解信仰随着时代的发展、其文明程度在不断提高的性质,而企图在科学昌明、艺术和哲学繁荣发展,人与社会高度进步的当代建立原始的、野蛮的、盲目的信仰。邪教的这两个“不理解”导致它不可去探讨形而上学问题。邪教重视的经验性的功利后果,而形而上学是非功利,非经验的:邪教是低级的、原始的野蛮的信仰,而形而上学只在文明和信仰中才能出现。

    (四)邪教成立的时间晚,存在的时间短,很难形成形而上学的思想条件和理论条件。

    宗教形而上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它需要历代宗教思想家的不断探索和积累,需要一定的思想和理论条件。首先,这需要一批有责任感、有智慧、有献身精神的宗教思想家从事于宗教理论和神学理论的研究与探讨。这些思想家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宗教自身领域的思想家,另一方面是世俗思想家从事宗教理论和神学理论研究。其次,需要有一个研究和探讨宗教哲学思想的环境,包括专门从事宗教哲学思想研究的机构设置、学术思想讨论和辩论的传统以及社会公众的支持。再次,需要历代宗教思想家优秀思想的传承,需要每代优秀思想的沉积以及原有思想的创新,需要在继承和批判以往宗教思想基础上,不断克服错误观点,使合理的宗教理论得以完善。

    但是,邪教基本上不具备这些条件,邪教大都成立的时间短。由于与社会不协调,又往往在成立后不久或是被政府取缔或是自身消亡。首先,邪教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培养自己的思想家,而有智慧、有责任感的思想家也不会为邪教作论证:其次,邪教旋生旋灭,不论是错误的思想还是合理的思想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加以清理,没有后续者加以继承:再次,邪教由于其思想荒诞,组织神秘,往往又没有必要有自由辩论、公开讨论的学术研究环境,也得不到社会公众的支持。所以,邪教不能产生形而上学理论是必然的。

    二、邪教缺少形而上学理论造成的弊端

    宗教形而上学的产生是宗教在长期发展中对其迷信、巫术成分和极端神秘主义逐步剔除的产物,也是宗教同世俗社会互动而逐步文明化的结果。邪教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缺少形而上学,由此产生许多弊端。

    (一)易使信仰经验化和功利化。

    人们树立起信仰、追求信仰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人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现实中无法得到,于是他去信仰中寻找,在精神境界的理想中去寻找。“对物质上的解放感到绝望,就去追求精神上的解放来代替,就去追求思想上的安慰,以摆脱完全绝望的处境”;第二种情况是,人们在现实中虽然有所得,但现实中的经验所得总是有限的,于是人们去精神境界的理想中追求绝对的,无限的目标,用精神的信仰来弥补经验的缺憾。

    无论是哲学的形而上学还是神学的形而上学,都是从当下有限的现实经推理至无限而产生的绝对目标,这一目标在哲学看来就是物质、自然界、宇宙、理念、心灵;在神学看来就是神、上帝、安拉。由于形而上学目标是无限的,所以它是无形的,不在经验之中的,感官难以把握的;形而上学目标又是绝对的,它是一切经验事物的根源和评论标准,特别是神学形而上学的目标,它以自身为自己的标准,人们只能以崇敬的心理来景仰神,而不能用人的世俗的、经验的欲望和需求来评论神;形而上学目标又是普遍的,它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特别是神学形而上学目标。它具有神学的普遍性,它是超时空、不在现实的时空之内的。由于形而上学目标的上述性质,人们不能凭借感官来把握它,它也不是人们的经验、功利的目标,它是超经验的、超功利的。形而上学目标、特别是神学形而上学目标,它仅是人们精神领域的目标,人们只有把意志、理性同想象力相契合才能把握它。也就是说,形而上学目标虽不是感官的对象,人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是人们通过意志可能选择它,通过想象力可以再现它,通过理性推理和理想化可以接近它。意志的选择使人们获得归属感,理性推理和理想化使得人们之间可以相互交流并获得亲和感,想象力的再现可以使人们获得美感或愉悦感并使神秘感转化为美感。

    邪教缺少形而上学内容,缺少自己的神学理论和对形而上学的论证,从而缺少象传统宗教一样的丰富的精神领域。

    邪教缺少形而上学内容,首先导致人们信仰的经验化。人们选择信仰、建立信仰本来是一种精神活动,是意志的选择、理想的树立和精神的解脱,由于没有形而上学内容,意志的选择、理想的树立和精神的解脱都失去了目标。但是,邪教还要打起信仰的旗号,这就使得现实世界的感性内容和经验内容向洪水一样涌进信仰领域。信仰的经验化一方面使世俗界和信仰界界限消逝,信仰界不再具有神圣性:别一方面使得经验世界神秘化,迷信化,人们用邪术、鬼神、随意性来取代经验世界的必然性和规律。使经验界失去经验实现性而变得混乱。

    其次,邪教由于缺少形而上学内容而使得信仰功利化。人是一种物质性存在,这使得他趋利避害,去追求功利;但人又是一种有精神性的存在,是一种具有智慧性的存在,这使得他有精神生活,有信仰。同时,人的物质利益,人的功利是十分复杂的,有眼前的功利,有长远的功利;有群体的功利,有个体的功利;有潜在的功利,有实现的功利。对不同功利的处理也需要智慧。如果不区分不同的情况,只是一味的追求物质利益和功利不仅不利于人的生存,反而会破坏人的生存在条件、威胁人的生存。所以,人们选择信仰,淡化功利、清欲寡欲既是一种智慧,也是一种在不利条件下保持生存的“伎俩”。只有智慧生物才会有宗教信仰。但是,由于缺少形而上学产生的缺少神学理论、缺少对超验问题的沉思,必然引起精神领域的匮乏,从而导致物质和功利领域和精神的信仰领域界限的消逝,导致人们的功利趋向和物质欲望向信仰领域膨胀,使信仰领域迅速充满物质欲望和功利欲望,使信仰的神圣性,神秘性丧失殆尽。信仰领域和功利领域差别的消失,也将使得功利领域充满迷信、邪术从而失去正常秩序。

    (二)缺少形而上学将使信仰处于原始状态和不文明状态。

    如前所述,形而上学一方面是人类的抽象思维发展到较高程度的产物,特别是哲学的理论思维高度发达的产物:另一方面又是人类意识形态分化、细化的产物,形而上学思想和理论要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思想家不断传承才能得以发展。同时,形而上学思想和理论的产生反过来又会促进人类抽象思维能力和意识形态向更高级水平的发展。

    宗教信仰也如此。宗教形而上学的产生是宗教信仰进入文明阶段的标志,它表明宗教已有一大批严肃的高水平的理论家在思考探索必然和自由的关系、人与神的关系。宗教形而上学使信徒的信仰趋向理智和文明。

    而当宗教信仰缺少形而上学理论时,信众的热情必然缺乏合理的清醒的引导。相反,信众的宗教狂热被盲目性和低俗的欲望所左右。非理智的宗教行为常给信徒个人带来身心的伤害,也给社会的正常秩序造成破坏,从而不利于文明的发展。

    邪教缺少形而上学,会使存在于邪教中的迷信和巫术失去理智的监督,教主和信众的非理智信仰狂热失去引导和纠正。教主和信众在迷信、巫术和极端神秘主义引导下,会把原始的野蛮的宗教信仰行为发展到极端,从而危害信众个人的身心健康,破坏社会的正常的文明秩序。

    对于邪教来说,它处于这样的一种恶性循环之中。由于成立和存在的时间短,由于没有优秀的思想家来剔除信仰中的迷信、巫术和极端神秘主义成分从而处于原始的、野蛮的信仰状态:而原始的、野蛮的状态阻止了形而上学理论的产生;缺少形而上学理论又使得大量的不愿动脑筋的、低俗的、迷信思想严重的信徒涌入邪教,这就更加重了它的原始、野蛮的信仰色彩。

    (三)缺少形而上学理论使信仰极易被邪恶势力所利用。

    宗教信仰需要感觉、理性和意志三个主观要素或感性的、理性的、伦理的三个主观要素的协调一致。感觉是理解和决断的基础。没有感性的东西作为基础,理性的东西是空洞的:建立在无感性基础和洞空理性上的行为注定失败。但感觉也需要理性来纠正。因为感觉中常常有错误的、偶然的和假象的东西,所以把感性的东西和理性的论证协调起来,既可以防止理性的空洞化,也可防止误把感觉中错误的东西当作真实的东西。其实即使在感觉中是正确的东西,它也只是表面的、变动不居的,它不是“本体真如”,把握本体真如还需要理性。最后感觉和理解的结果需要意志来选择如加以坚持。意志要选择符合人性的、伦理的、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和社会进步的观点和行为。意志在进行选择时也要依据,这个依据来自感觉和理解的协调,来自真、善、美的统一。

    邪恶势力常采用分析的方法,把感觉、理性、意志分割开来,使感觉和意志脱离理性,从而把人的信仰引向歧途。邪恶势力使感觉脱离理性的纠正和监督的常用手段无非是两种,一是淡化、逃避、否定宗教的形而上学理论,使人们远离对经验与理想、个别与一般、空无与实有这些形而上学问题的思考:一是夸大各种感觉的作用,如夸大神秘感,恐惧感、崇敬感等的作用。有时邪恶势力甚至使用物理的、药物的方法反复使信仰者产生各种幻觉,使信仰者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从而对信徒以驱使如利用。例如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经常要求信徒在氧气不足的漆黑的地下室里不吃不喝,冥想五天,进行潜修。目的是产生各种幻觉,从而对信徒加以控制和利用。邪恶势力使意志脱离理性,其常用的方法是用欺骗的手法,煽动起信仰的狂热。对信仰的狂热应区别不同情况给予评价。有事实依据,有科学根据,符合形而上学原则的信仰狂热有时是必要的,有益的,这有利于在短时间集中大量有热情的信众来参与突发事件:但得毫无事实依据,缺乏科学根据,违背形而上学原则的信仰狂热则是有害的、不可持续的。经常有邪教教主,煞有介事地宣布某具体时日为世界末日,煽动起失去理智的信众的信仰狂热,信众们纷纷变卖家产交给教主,等候救世主届时引领信徒进入天国。可是那一时日到来并且时间还在正常延续,却不见世界末日的到来,信众才发现受骗上当。但为时已晚,教主早己携款逃之大吉。

    当信仰狂热被某些具有政治野心者、民族沙文主义者、宗教歧视者利用而远离宗教形而上学时,会对社会造成巨大的危害和灾难,例如历史上的多次宗教战争、法西斯主义对异教徒、异族人的迫害等,都属于这种情况。

    形而上学也有不同的种类,有科学形而上学,哲学形而上学,伦理形而上学、宗教形而上学等等。宗教形而上学适当融入科学的、哲学的、伦理的形而上学内容,是有利于宗教发展的。宗教发展的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用科学、哲学的、伦理的形而上学来取代宗教形而上学则不利于宗教的发展。

    宗教形而上学之所以对宗教具体的、经验的目的和行为有监督和纠正作用,是因前者具有普遍性、长远性、根本性、而后者则是个别的、暂时、局部的。当两者出现不一致时,用前者修正后者是十分重要的。但是邪教缺少形而上学理论,当邪教中出现危害信众、危害社会的目的、观点和行为时,就没有思想屏障、没有理论预警系统来阻止这些目的观点行为,从而造成恶劣的社会后果。(注:作者系青岛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