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医生检回伯父的命
2016年08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甘洪强,今年34岁,四川省古蔺县太平镇太平街村居民,现在是四渡赤水长征纪念馆景区管理人员,我的伯父叫甘宗国,现年65岁,伯母叫李朝菊,伯父和伯母都是农民,由于我们街村土地少,伯父伯母耕作之余还摆了个百货摊,老两口比较勤劳,又善于经营,小日子过得蛮好。他们育有一儿一女,儿子甘洪勇,大学毕业后在贵阳第二人民医院当医生,女儿甘小叶就嫁在本地,是一名小学教师。按照常理,伯父伯母能挣钱,儿女工作比较体面,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但自从我伯父痴迷法轮功后,这个家就饱受风雨,全家人都跟着受累,伯父最后还患上了肺癌。

    1994年春,在全国气功盛行的年代,当地医生付滨在古蔺县城学到一种叫法轮功的东西并把它传入我们这个红色的古镇,据说当时太平镇是除了古蔺县城之外法轮功习练者最多的乡镇,因为在这里发展法轮功的两个人在我们当地都很有威望,一个叫牟德军(已患脑溢血死亡),当时是太平镇政府机关食堂工作人员,大家练完法轮功后,他就利用政府机关食堂的便利条件煮饭给工友们吃,农村有句俗语:“人往利边行”,有好吃好喝的,自然大家就喜欢他。另一个就是付滨,他当时在古蔺县人民医院当医生,又和儿子在家里开了个小诊所。付滨医术好,性格也好,且喜欢帮助人,乡亲们平时头痛呀、感冒什么的小病都喜欢找他诊治,这些小病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基本上是药到病除,收费又不贵,有些穷的患者他就只收药本,不收手续费,所以乡亲们很信任他。这样的的两个人在大家心中不说一言九鼎、一呼百应,至少当时和他们一起练功的非常多,大概有二十人左右。

    牟德军平时经常在伯父那儿购买机关食堂所需的油、盐、酱、醋等日常用品,一来二去,伯父和牟德军成了好朋友,后来机关食堂的采购工作基本上交给伯父了。付滨和牟德军发展法轮功时,伯父自然成为他们的铁杆信徒。

    伯父练上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个人,庄稼不做了,百货摊也不摆了,白天就和付滨、牟德军他们在一起,组织近20人,或在太平大桥旁边的空地上,或在政府大楼前面的广场上集体练功,有时练习法轮功动作,有时打坐,傍晚趁机关食堂没人时,就一起到机关食堂聚集,伯父负责采购,牟德军负责做饭,付滨负责给大家讲解经文,饭做好后,大家就围成一大圈,一边用餐,一边交流练功心得体会。这近20人的生活费用就由付滨和伯父承担。从此,伯父失去了经济来源,却要每天花很多钱采购工友们的生活必需品,多年的积蓄眼看就要花光了,伯母和堂兄妹极力反对伯父练功,反复规劝,甚至动员亲戚朋友轮番到家里做工作,可是这时的伯父已经深深地迷恋上了法轮功,根本就听不进去逆耳的忠言,伯母一气之下,到贵阳儿子那儿生活去了,女儿甘小叶也不管他了。就这样,伯母走了,家散了,钱没了!然而付滨当时又是啥情况呢?与伯父相比那是天壤之别,为啥呢?因为他是太平法轮功站点负责人,除了收取大法弟子的进贡之外,医院发的工资一分不少,诊所生意因为人气旺反而更好。因为法轮功,伯父的生活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付滨的生活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个现象值得人细细品味。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伯父他们反应非常强烈,伙同法轮功习练者十多人拉着横幅,到太平大桥静坐示威,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他们的行为过激,阻塞交通,影响他人正常生活,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伯父和付滨被治安拘留15日,牟德军被单位记大过处分,其他人员被训诫教育后劝返回家。可是他们不思悔改,继续到处散发法轮功反宣品,付滨组织人员到与古蔺县毗邻的叙永县学习计算机打印复印技术,买回来一台复印机复印法轮功反宣品,一部分由伯父带到贵阳,偷偷伙同当地法轮功人员四处散发,其余的由牟德军组织法轮功人员到其他乡镇散发。伯父到贵阳后骗伯母和堂兄说:“练法轮功犯法,不再练了,过来看看你们,也休整一段时间。”伯母和堂兄非常高兴,好酒好肉地伺候伯父,心想这下好了,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谁知这是一场骗局!

    2000年农历4月初8那天,伯父又偷偷伙同贵阳当地法轮功人员到街上拉横幅为李洪志庆祝生日,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治安拘留15日。回来后,我们一大家人轮番做伯父思想工作,希望他放弃练功,好好呆在家里和伯母堂兄和睦相处安度晚年,堂妹甘小叶甚至跪在父亲前面泣不成声,苦苦哀求伯父不要再练功了。可是痴迷法轮功的伯父已经不可救药,他冷冷地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那么好的功法,咋不准练?……钱没有了可以再找,大法没有了灾难就要降临,那时你们谁也跑不脱……”从此,伯父我行我素,谁的话也不听,继续每天练功打坐,从不间断.

    伯母到贵阳与堂兄一起生活,离开了伯父,堂妹也不管她,不再有人干涉伯父的生活,独自一人在家,想吃想睡想练功想打坐都随心所欲,这样的环境,按照法轮功的说法,应该是功法精进、得道成佛、白日飞升的绝佳机会。可事实并非如此,2002年春,伯父出现了阵发性干咳的症状,我偶尔在他那儿坐坐,见他有时咳嗽得厉害,我劝他去看看医生,不然小病可能拖成大病。伯父说:“你不懂,我这是前世带来的业力,只有专心修炼法轮大法才能消业,吃药打针只能把业力压回身体……”他不仅不去就医还趁机给我宣传法轮大法。看着伯父佝偻着身体咳嗽的样子,既心痛又很无奈!2002年冬,伯父已经卧床不起了,身体反复发烧,嗓子都沙哑了,我再次劝他去医院,他就是坚决不去,还给我说让我不要管他,师父的法身会来救他的。我只好打电话给堂兄甘洪勇和妹妹甘小叶,他们赶到家里时,伯父已经昏迷不醒了。

    当晚伯父就住进了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经医生诊断为早期肺癌。医生说幸亏发现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伯父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很是生气,一下拔掉身上的输液管和心脏监测仪,指着堂兄鼻子大骂:“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在这个关键时候来捣乱,破坏我修炼大法,我都梦见师父来帮我消业了,眼看就要修炼成功了却被你毁了……”骂着骂着还呜呜地哭了起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堂兄万般无奈,与医院商量后决定申请心理专家的帮助,心理医生王鑫教授根据伯父的情况制定了一套周密的心理疏导方案对伯父进行心理干预和疏导。在王教授的耐心帮助下,伯父慢慢平静了下来,并答应做手术。一个月后,伯父出院了,为了伯父不再重蹈法轮功的覆辙,王教授每星期都来给他做一次心理辅导,并让伯父观看法轮功学员自焚、自杀、杀人的光碟,慢慢的,在王教授的疏导和家人的耐心关爱下,伯父终于走出了法轮功的阴霾。

    转眼间伯父脱离法轮功已经13年了,伯父现在身体很好,每天早晨都要到公园里打一趟太极拳,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丝癌症病人的痕迹。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