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老伴成植物人
2016年08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王春英,今年72岁,1996年退休,我老伴李春超,今年78岁,1997年退休,家住北京市前门地区。我们家是个幸福的家庭,儿女工作顺心,老伴是一名汽车司机,开车36年从没出过事,他人好,工作踏实,年年被评为先进,是因为我让他练了“法轮功”后,听信了李洪志的话,不吃药、不看病,耽误了病情,一个结结实实的汉子,竟成了植物人,提起这还要从我们老两口退休说起。

    由于小的时候娘家(在河北三河)生活困难,我起早贪黑外出干活,岁数大了,我的腿脚疼痛时常抽筋,有时一天抽好几次,没法干活,全靠吃药打针缓解病痛。1996年10月,我的一位邻居告诉我说:“练了‘法轮功’以后,身体里的‘业力’就会自然消除,不用打针吃药,很快就会消除病痛。”我虽半信半疑,但经不起邻居的劝说,便练上了“法轮功”。从此,我投入大量时间加班加点学法练功,家庭正常生活被打乱了,整日刻苦练功就为消除“业力”,甚至追求“上层次”以达到“圆满”。为了表示诚意,我还买了“法轮功”的书籍、挂图,在家照着反复的练习,开始我两腿盘不上,就咬着牙忍者疼痛慢慢练,期待着病痛消失的一天到来。

    1997年初,我老伴也退休了。那时老伴身体还可以,就是有些血压高,听医生的话,一直在吃药,血压稳定的还不错。可我想如果老伴也练“法轮功”,治好了血压高就不用天天吃药了,在我的反复劝说下,老伴也跟着学起了“法轮功”,老伴在我的带动下,也越练越带劲,降压药也不吃了,认为学法练功,可以解决血压高的问题。

    自从修炼“法轮功”,老伴比我还用功。他每天对着李洪志的画像打坐,到天坛公园练功点和同修们一起练功,晚上学法到深夜,和同修交流练功心得,总是说学法练功管用,自己血压都正常了(其实是不正常,只是不愿意量血压而已)。原来儿子还指望我们退休了,好好帮她带孩子,结果也指望不上我们多少。

    1997年12月2日凌晨,老伴在天坛公园练功时突然晕倒,我和邻居同修一起把他弄回家来,儿子儿媳要求送他去医院,他坚决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我和老伴一致认为是练功场气场太强了,“气冲”的结果。儿子当时发了火,儿媳苦劝也都不管用。我扶老伴坐在师父画像前,默默祈祷不做声,把儿子儿媳气得说不出话来。

    1998年7月8日,老伴突然感到剧烈的天旋地转、恶心呕吐,满头冒汗,人也重重地摔倒在地。我当时慌了神,儿子不再听任何人意见,立即送老伴去医院抢救,经过医生检查诊断是脑溢血,虽经治疗保住性命,结果造成半身瘫痪。儿女都非常着急,要继续找专家看病,可我却坚持要继续练功,儿女拿我没办法。

    1999年5月10日,老伴终于发生第二次脑出血,造成半身不遂,终生卧床不起,儿女责怪我、埋怨我,没有照顾好老伴,有病还不让吃药,落得了这个样子。我虽然心里难受,可我仍继续在家练功。我当时就想,“师父”说过,“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所以,这次就是在还“业力”了。

    老伴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如今瘫痪在床,不醒人事,变成植物人。我的腿疼、抽筋的毛病练了这么长的时间疼痛非但没有减轻,相反还更加严重了,疼痛越来越剧烈。不到三年时间,我们家的生活居然成了这样!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让我的心理出现了一些变化。我有些想不通,我们老两口这么相信“法轮功”,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学法练功,期待“圆满”,可结局怎么这么悲惨!通过儿女和亲朋好友一次次地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心理专家多次耐心为我疏导,我彻底醒悟了!我认识到“法轮功”不是什么“宇宙大法”,它是一个完全违背佛法的“害人功”,李洪志就是个大骗子,害人精!

    如今,十六年过去了,我一直悉心照料老伴,对他不离不弃但我内心还是觉得愧疚于老伴,这也叫我不时地痛恨法轮功!只希望在医生的治疗下,老伴能够有些意识,期待着有一天他能醒来,说到这时,王春英便痛哭不已……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