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害我女儿下落不明(
2016年08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叫闫国强,原来是四川省古蔺县黄家沟水泥厂退休职工,现年65岁,祖籍是泸州人,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来到古蔺县石屏乡当知青,后来被落实到黄家沟水泥厂工作,爱人叫吴秀英,现年62岁,下岗职工,1979年腊月,大女儿闫朝美呱呱坠地,5年后的春天儿子闫朝俊降生。我们一家四口虽然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但是女儿乖巧儿子机灵,妻子勤劳贤惠,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温馨家庭。

    可是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95年法轮功就像梦魇一样缠上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一步一步的毁了我幸福的家,害我女儿至今下落不明。1995年秋,我们单位在古蔺县城古蔺中学旁边集资了一套房子,妻子就带着两个孩子到城里生活,我继续在黄家沟水泥厂上班,每周回家一趟,那年女儿在古蔺中学读高一,平时住在学校里,只有周六才回来,儿子读小学五年级。

    平时就只有妻子和儿子在家,每天早上妻子弄饭给儿子吃了去读书后,一人在家很无聊,慢慢的和邻居熟悉后就一起打打麻将,但因为是新手,手气又不好,经常输钱。本来一家四口全靠我一人的工资维持生活就非常拮据,打牌还要输钱,岂不是雪上加霜,为此,妻子内心很纠结,不打牌,一人在家时很孤单无聊,去打呢又老是输钱。大概是一个周末的傍晚,隔壁徐大妈(徐少珍)到我家串门,聊天时对我说:“你家境不好,你爱人打牌又爱输,不如让她和我们一起练习法轮功,法轮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不贪人钱财,坚持练习不仅可以强身健体,去病驱邪,有机缘的还能得道成佛,白日飞升”。我当时想,既然有这么好的事,何不让我妻子去练一练,不说“得道成佛”“白日飞升”,至少比整天沉湎于打麻将好,出于这种想法,就极力鼓动我妻子去练习法轮功。谁知这一无知的决定不仅害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也毁了我幸福的家,要是世上有后悔药卖,再贵我都买。

    妻子练上法轮功后,我的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她虽然爱打牌,但那是利用闲暇的时间,可是她练法轮功痴迷后,就再也没有心思做家务了,早上为了和徐大妈她们一起到离家约一公里的老体育中心广场练功,早餐也不帮孩子做了,拿点钱打发孩子到外面随便吃点,中午吃快餐,他就在家中打坐,背经文,晚上也不做饭,孩子放学回家肚子饿得咕咕叫,还得自己弄饭吃,至于孩子能否吃饱,有没有营养,她再也不管,家具上的灰尘有一寸多厚,她也熟视无睹习以为常了。

    我回家后,妻子对我的态度也放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回来,她对我总是嘘寒问暖、端茶倒水、关爱备至、恩爱有加,习练上法轮功后,对我不冷不热、爱理不理的,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从此不与我同房,说是大法弟子要清心寡欲,身子不能被凡夫俗子玷污。我只好卷铺盖睡沙发,让她一人在卧室神神道道地打坐练功。

    更让人痛心的是,妻子把我大女儿也劝到一起修炼法轮功,原本乖巧、听话、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也因痴迷练功再也没有心思念书了,发展到最后就直接辍学在家,母女二人整天交流练习法轮功心得体会。我苦口婆心地劝说,她们不仅不听,还仇视我,说我是阻止他们练功精进的魔,说我不是她们的亲人,让我远离她们母女俩,别再干扰他们练功,否则师傅的法身随时都会出现,为他们排除干扰,消灭魔障!到那时就不要怪她们无情。听到妻子痴言妄语,我的心在滴血,却又无可奈何。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妻子和女儿反应强烈,伙同本地的功友徐大妈,利用夜间密秘到社区散发法轮功反宣品。妻子和女儿借钱买回复印机。缝纫机。只要有空,找都要到放在家里,复印机用来复印法轮功反宣品,由我女儿负责组织人四处散发,缝纫机用来制作法轮功反宣布标,弄好后拿到乡镇悬挂张贴。看他们那样子,完全一副与法轮功共生死、同进退的模样。

    俗话说,久走夜路要撞鬼,妻子和女儿疯狂举动,终于受到应有的惩罚。记得是1999年8月13日的傍晚,家里突然来了几名警察,发现妻子和女儿又在社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被社区志愿者发现,执勤民警依法进行了训戒。可是,女儿因人年轻,见有人清查,就偷偷离开了会场。从那以后,女儿多年不回家,一直不知女儿下落。

    2000年9月,大女儿终于回来了。我以为她外出多年,吃尽苦头,应该回心转意了吧,谁知女儿说:“现在法轮功遭到不公,师父号召大家一定要走出去讲真相,要和古蔺的“同修”弟子团结起来,去正法弘法”,女儿的话让我非常失望,她仍然整天在家修练法轮功。

    2000年11月的一天晚上,妻子和女儿背着,利用夜间再次到古蔺县黄家沟社区各个院落散发法轮功资料,向过路行人宣讲法轮功,被社区志愿者发现,妻子再次被执勤民警依法进行训诫。可是,女儿因人年轻,她又侥幸逃离现场。可是这次女儿出走一直没回家,至今杳无音信.我和亲朋好友,到处打听,不知女儿去向。女儿已失踪10多年,仍无确切消息,也不知女儿现在何处。

    妻子痴迷练功10多年,现已神经兮兮了。女儿失踪,杳无音讯,不知是死还是活?小儿子上学无人照顾,他13岁就辍学回家,现已外地打工去了。法轮功害得我家四分五裂,每当我下班回家,屋内冷冷清清,空房一座,让我忍不住悲从心起。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