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张初玲练功拒医身亡
2016年08月2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张初玲,女,生于1943年1月9日,高中文化,生前系某区属企业职工,家住武汉市江汉区水塔街。

    张初玲是一个腼腆、温顺,通情达理的人,她的亲友和同事一致认为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型女人 。1993年初,她从企业退休回家,正赶上小商品经济活跃期,她也学着别人做起小生意来,在江汉路附近摆了个摊位,零售一些针头线脑、发卡围巾之类的东西补贴家用,生意不错,小日子过得挺红火,贤妻良母成功转型女强人,和社会的接触逐渐多起来,人也开朗活跃了很多。

    但是,事业的二次起步,也带给她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法轮功,而她的命运也无意中发生了改变。那是1997年5月的一天傍晚,准备收摊回家做饭的张初玲,遇到了几个习练法轮功的老街坊,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给她介绍习练法轮功的好处,无非是祛病健身、开天眼、顺风耳、得福报之类的种种说法,张初玲起先并无太大兴趣,因为生意做得还不错,一心扑在赚钱上,所以也没有时间折腾法轮功的事儿。但一次胸口痛后的身体检查,却让她心有忧虑,因为检查报告显示,她已经出现轻度肝硬化症状。好在发现及时,按照医生的一整套医治方案来治疗,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但惊恐失措的张初玲却病急乱投医,一边接受医院治疗,一边又联系之前给她介绍法轮功的那些老街坊,打算双管齐下,尽早治好自己的肝硬化。起初,她只不过是和街坊们一起打打坐,做做动作。由于规律的生活、药物的辅助和适当的锻炼休息,她的肝硬化症状有了明显的好转。而这些好转的现象,都被她的功友们归功于习练法轮功的作用。在功友们的劝导下,她停止接受治疗,一心扑在法轮功上,从做动作,变为学法理。她有高中文化,对《转法轮》的所有内容,反复通读,并被其中“人生病的根本原因是一种黑色物质——业力”、“只有消业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等内容信以为真,觉得自己做了一生好人,却得上疾病,就是因为自己不懂得“消业”的道理。她逐渐对李洪志及其《转法轮》产生了膜拜心理,并进而掉入了法轮功的“消业”、“白日飞升”、“成仙成佛”、“圆满”等说辞陷阱之中。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后,张初玲就会念诵“法轮大法好”,一个小时以上的打坐诵经,从无间断,特别是晚上,更是经常如饥似渴地捧着《转法轮》挑灯夜读到凌晨一两点。通过长时间的学法、会功和交流心得,她更加觉得法轮功的神奇,脑海中经常出现各种法轮功“神迹”和所谓的“天国世界”的景象。渐渐地,她满脑子装的都是法轮功,对李洪志和他所谓的经文笃信不疑,至于家人和亲友,则逐渐疏远,很少来往。起初家人以为她是为了治病,而比较支持她习练法轮功,但谁也没想到,她的肝硬化,在悄无声息中,却不断地加重,完全失去了控制。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她对此事很是不服,认为政府的判断是错误的,认为法轮功就是单纯的教人做好人、做善事。于是,她不顾家人、亲友和反邪教志愿者们的苦苦相劝,固执坚持自己的观点,依然在家里习练法轮功。2000年下半年,由于听信法轮功的教义长期拒医拒药,张初玲开始出现低热、黄疸、腹泻等症状,从起初的偶发,变为频发,而且症状越来越明显甚至剧烈。家人见状劝她去医院接受检查治疗,可是她总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强忍着疼痛说:“我这是在消业,没什么大事,是我修炼不够,等我专心修炼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后来她的丈夫和她的弟弟一起打算强行将她扭送到医院进行诊治,但在一派撕扯和争吵之后,最终没能成行。自那之后,夫妻二人关系破裂,走在家庭崩溃的边缘。

    在之后的日子里,她肆无忌惮地在家中练功,每当自己肝病发作的时侯,张初玲总是用“消业论”来自我麻醉,丝毫不管身体上的痛苦,认为只要坚持修炼,“业力”消除了,痛苦就没有了,而且师父李洪志的“法身”一定会保护自己,让自己逢凶化吉。她甚至两次拖着病痛的身体,跟着其他功友们一起跑去周边地区散发法轮功宣传品,一次累倒在半途之中被功友搀扶回来,另一次被民警抓住送回家。

    2002年12月中旬,张初玲的身体状况明显衰弱,出现四肢乏力、食欲极差和经常性发热等症状,整个人骨瘦如柴,面色枯黄,毫无血色,浑身上下已毫无气力。家人在这样的状况下,趁她无法反抗强行将她送到医院,并进行了全面检查,诊断结果并不让人意外——肝癌晚期,随时有生命危险。2003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张初玲却因肝癌不治死亡,享年60岁。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