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俄罗斯教授:邪教法轮功宣扬拒医拒药
2016年08月1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塔基亚娜·谢尔盖耶芙娜·卡尔帕契娃,语言学副博士,圣吉洪诺夫人文大学宗教学副教授,“伊里涅义研究中心”研究员。2015年6月29日,作者在俄罗斯知名反邪教网站“伊里涅义信息咨询网”发表文章,通过对李洪志关于“祛病健身”、“性命双修”等歪理邪说的剖析,揭示法轮功不让信徒吃药看病的危害。

    已在俄罗斯广泛传播的中国邪教法轮功与其他邪教相比,更加抵触医疗。

    逃居美国的邪教主、中国人李洪志诱使信徒们相信,病痛和磨难是“常人”命中注定的,而“练功人”会“上层次”,成为“超常人”。这种论调与“科学教”、А.В.克柳耶夫的“意识进化流派”以及很多邪教用以招揽信徒的许诺(“成为与众不同的人”、“获得超长能力”)极为相似。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写道,练功人练到一定程度,“身体将会被高能量物质代替”,“身体将有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构成”。这是法轮功邪教的基本理论之一。大部分信徒(至少在俄罗斯)都是临退休或已退休的妇女,她们希望保住青春或祛病健身。

    法轮功招揽信徒的许诺“性命双修”恰恰符合她们的愿望:“身体分子排列程序也是一样的,但本质已发生了变化,已不是原由肉体细胞所构成的这种身体了……当然你的修炼还没有结束,还在常人中修炼,所以表面上看如常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与同龄人比较显得很年轻。当然,首先得去除你身体不好的东西,包括疾病……我们法轮大法学院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得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消失不见,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原文)”或者“他所有的分子细胞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常人从表面上看不出你的变化来,它的分子细胞还保持着原来那样一种结构和排列程序,它的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可是它里边的能量发生改变了,所以这个人从此以后不会自然衰老,他的细胞不会消亡,那么他就青春永驻了。在修炼过程中,人会显得年轻,最后就定在那里了(原文)”。然而那样的“青春永驻”在生理学领域却是十分怪诞的现象:“到极高层次,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还会出现一种复眼似得那种眼睛,就是在整个脸的上半部会产生一只大眼睛,里面有无数的小眼睛。有的很高的大觉者修炼出来的眼睛特别多,满脸都是(原文)”。李洪志信誓旦旦地说:“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目的,就唯有修炼(原文)!”邪教法轮功的修炼包括:学法,每天看李洪志的《转法轮》,被认为是神圣的事情,而《转法轮》已被俄罗斯法院认定为极端主义宣传品((№ 296 в Федеральном списке экстремистск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опубликованном на сайте Минюста);练功,一天四次打坐,一次必须在凌晨2点,再加上做李洪志的5节动功操。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法轮功)给信徒们灌输的拒医拒药观念给他们造成的严重后果。李洪志许诺,他亲自在每个习练者的小腹部下法轮,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可以给习练者本人以及他周围的人治病:“在学习班上我会亲自给学员下上。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地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还会演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分演化所需要的能量……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体周围的人都会受益……能给别人无意中调整身体、治病等等(原文)”。于是,邪教徒们坚信,他们不用治病(且法轮旋转的时候不允许接受治疗,旋转的法轮自然会把病消掉)。

    然而,李洪志有关治病的言论却自相矛盾,且司空见惯:“这里可不是祛病健身,给你点信息,给你祛祛病,我们也不讲这个的。你的病有我直接给你祛的(原文)”;“把你的病去掉之后,把该做的都做了,该给的东西全部下给你,你才能在我们这一法门中真正第修炼出来。不然的话,什么都不给你,那就是祛病健身(原文)”。

    那么,究竟是治病还是不治病?或者说“祛病”的意思不是“治病”?不过,李洪志早先说过,练功人可以治病,也许是为了聚焦这个话题,他使用的是“治病”:“在修炼过程中,修炼者出于慈悲心,去做一些好事,帮人治病,祛病健身,这是允许的(原文)”。

    如果信徒得了病,则认为他在消业,因为“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身体”是不会生病的。李洪志在《法轮佛法》中写道:“作为修炼人,师父已帮你消掉了大部分业,还有一小部分业你必须自己消,因此,你会感到难受,就像真的得了病一样”。而最让这个邪教主担心的不是在集会时谁得了病、谁发了疯,而是这些给法轮功名声造成的负面影响:“可是许多人没有这样去做,他还是个常人,所以他到时候还得病。有一天他突然间的脑血栓了,突然间得了这个病了,得了那个病了,或者有一天得了精神病了。他练功可谁都知道,一旦这个人得了精神病,人们就说他练功走火入魔,大帽子就扣上了。大家想一想这么做合理吗?……如果这个人在家里得了精神病还好说点儿,人家也会说她练功的;如果正在练功场上得了精神病了,那么就坏了,这大帽子就扣上了,摘都摘不掉。练功人走火入魔,报纸都会登出来的……都说是练功练的,合理吗?就像我们医院的大夫,他当了大夫,他这辈子就永远不该得病了,能这样去认识吗?”

    由此可见邪教的典型立场观点:如果练功没有效果,是你自己的错,还需继续消业!李洪志老谋深算并警告习练者,不让重病患者练功,不是因为功法不管用,而是患者自己的错——不能放弃有病的思想业:“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下吗?他修炼不了。我们一再强调,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原文)”。

    夏天时候,在莫斯科和其他城市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法轮功信徒,放着中文录音带、听着李洪志缓慢的口令一起做操。须说明一下,按照法轮功理论,“只有师父的话和声音才能录音、作为大法的经文”,因此,不懂中文的信徒小心翼翼地录下李洪志的话,安安静静的听。如果遇到那些人,要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的小腹部有法轮在旋转,他们的脸上有很多眼睛,他们的身体已被“高能量物资代替”,他们不再需要看病,因为他们不同于“常人”,他们是“超常人”。

    如果类似这样的功法不打“祛病”幌子,不诱使人们拒绝专业医疗的话,上述种种就只是无聊的闹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