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美国政府是怎样帮年轻农民致富的
2016年08月19日
来源: 青年参考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由于经济低迷和失业率高企,美国大学农业系的招生人数有所增加。农业部资深经济学家玛丽·克莱尔·埃亨指出,一些年轻人正试图发掘农业中的经济利益,将其视为富有潜力的产业。

过去30年,美国农民的平均年龄不断增长。老一辈农民正在变老,新一代农民却因“务农辛苦、收入低”不愿接棒。为了解决农业“后继无人”的问题,美国政府着实没少花心思。

务农曾被美国年轻人视为“耻辱”

36岁的农民艾米·卡夫卡在芝加哥郊区长大,父母从事软件生意。她年少离家,环游世界后定居在科罗拉多州的柯林斯堡,从事园艺种植。务农12年后,2013年,卡夫卡和男友瑞恩·威尔逊租下了45.5英亩(约合18.4公顷)土地,建起了种植有机蔬菜水果的“甜蜜花园”。

然而,农场的生意并没那么“甜蜜”。“人们看到高价食品,就认为种植者赚了很多钱。”卡夫卡告诉美联社,“农业只是小生意,靠它谋生很难。想赚钱的人不会选择务农。”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美国农民目前的平均年龄为58.3岁,比30年前年长8岁,更远远高于1945年的39岁,超过60%的农民年龄在55岁以上,65岁以上的人数是35岁以下的6倍。美国农业部发布报告称,目前的农民中有一半可能在未来10年内退休,留下巨大的断层。

这些数字折射出美国农业的惨淡现实。正如美国《彭博商业周刊》所说,这个国家的农民和牧场主正在变老,且后继无人。

美国KCET网站指出,大多数美国人“可接受”的职业是会计、律师、医生、商人,少部分人对计算机科学感兴趣。很少有人会选择农业。从纯经济学角度来说,这不难理解,因为务农无法致富。美国农场和可耕种土地不断减少,60%的农民每年销售产品所得利润不足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2万元)。

全美青年农民联盟的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林赛·舒特也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根本没有足够的经济利益去鼓励年轻人选择农业。“有助学贷款债务的大学毕业生不会去务农,否则他们无力偿还贷款。”舒特说,“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资本经营农场或购买土地。”

然而,农业也并非全无未来。由于经济低迷和失业率高企,美国大学农业系的招生人数有所增加。农业部资深经济学家玛丽·克莱尔·埃亨指出,一些年轻人正试图发掘农业中的经济利益,将其视为富有潜力的产业。

随着世界人口增加,专家预测,到2050年粮食生产需要增加70%。新墨西哥州农场主马特·拉什表示:“我相信我们正处于农业的黄金时代,全世界的需求达到空前高位,而供应处于低点。农业将产生足够的价值,年轻人有机会参与进来。”

“务农曾被视为耻辱。”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农业硕士南希·伊利贝克告诉《科罗拉多人报》,“但在过去几年,形势似乎发生了转变。”

这对美国政府而言是好事。早在2011年,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就呼吁在未来几年内,增加10万户新农民。但如何帮年轻人在农业中谋生路,还是个难题。

新一代农民没有农业背景

伍兹20多岁时跟着父亲开始放牧,今年62岁了,希望儿子接手家族事业。但他知道,务农和放牧需要决心。

“我把烫手山芋交给了儿子。”他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他需要知道如何日复一日地喂牛、耕地以及使用拖拉机,我会竭尽所能帮助他,但他有太多东西需要自己去悟。”

与伍兹的儿子不同,新一代农业从业者主要来自非农背景,这给他们的职业生涯带来了不少障碍。

没有人手把手教,对农作物种植几乎一窍不通的凯西·怀特和杰夫·布罗迪,只能求助于视频网站YouTube,从那里了解农业知识和一些过时的农具信息。他们无力偿还助学贷款,没有医疗保险,更不知何时才能存够钱买一块地。

“土地使用权是年轻农民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北卡罗来纳州的农业科技孵化器负责人马特·科法伊告诉美联社(www.Cyone.com.cn/),“在相对平坦的地区租到便宜土地,尤其难。另外,水、电、交通等基础设施也是难题,干旱、燃料饲料价格上涨或害虫,都可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为了吸引年轻人务农,美国政府推出了不少惠农政策。

2009年,美国农业部斥资1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亿元)开展学徒计划,为全国各地的大学和非营利组织拨款,资助培训新的农业从业者,第一年就惠及约5000人。

最近,全美青年农业联盟正在呼吁国会立法,给予成为农民、教师、医生、护士、非营利组织员工的大学毕业生“特权”,免除其助学贷款债务。

州政府也为年轻农民提供了不少实质性支持,如为农场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帮助农民获得负担得起的贷款利率,为新的农业科技提供资金等。

让更多美国人关心农业

32岁的迈克尔·鲍特和妻子梅根在租来的土地上种菜、养猪,但过去6个月里,他不停地出席宴会、庆祝餐厅开业、参加食品会议。

“作为农民,现在你只拥有产品,已经远远不够了。”他说,“你必须同时成为企业家、推销员、营销商、网站设计师……”

卡夫卡夫妇和附近的许多小农户一样,依靠“社区支持农业(CSA)”项目补贴发展事业,虽然政府也提供支持,但“很小且很难获得”。她愈发意识到,让更多人关心农业,才是“推动其发展的真正动力”。

“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人在日常生活中吃本地食物,而不仅仅是在某个特定的庆典上才这么做。”卡夫卡向《科罗拉多人报》抱怨。

但华盛顿州农业副局长亚伦认为,能通过投票控制政策走向的城市人口,很难理解粮食生产和农业面临的危机,而且“他们也不想了解”。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则为热心公益的民众提出数点建议,指导他们向年轻的农民伸出援手:

加入CSA或去当地农贸市场采购,是支持本地农民的最直接方式。CSA项目成员不但从农民手中购买应季蔬菜,还承担行政和管理职责,帮助农民提高产品质量;

成为农场志愿者或带朋友家人去农场实地参观,了解它们的运作模式,有助于让下一代对农业产生兴趣;

在社交媒体上宣传初露头角的农场,捐钱给那些为年轻农民谋福利的组织,也能让农业的前景更加光明。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