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拉开揭露法轮功妖法的帷幕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2012年2月6日,以色列Polosa.co.il博客专栏发表了一位以色列网友文章,通过对法轮功网站本身材料的种种分析,向公众揭示了法轮功的邪教性质,认为它是把信徒变成在精神和物质上都完全听命于李洪志这个大师的妖法,是李洪志采取各种不光彩的手段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企图对抗中国政府、破坏社会稳定的工具。

    以色列的媒体总是与护法者一起全力向外寻求帮助——就像奇奇和蒂蒂(注一)一样。你看他们的这篇文章《在恐怖的枷锁中》,副标题是:以色列向来自非洲的上千名经济难民提供避难所,却不愿意帮助少数受到拷打、劳教威胁的法轮功信徒,光听名字就让人不安。那些只是经济难民,甚至可以说是行走的胃。而这次我们有一个可爱的教派小信徒——外表看起来很天真的年轻中国女孩阿娜,她“英语说得很好,希伯来语也非常流利”,现在在以色列作护理工作。阿娜的话听起来是感人的,但我们看了这个组织网站上的资料分析后认为,就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也没有对这个邪教组织的主人“李先生”的“命运和遭遇”有多着迷。因为“李先生”在为中国人不强健的心灵培土加料方面所作的工作,中国国家安全部可是不止一次给他发了感谢信呢。

    他们用阿娜的故事向我们描绘了一个简单而典型的“信仰”图:有那么一个从来不信什么教的姑娘,生病了,碰到了法轮功,本不相信会治好病的,病却真的治好了,从此就开始去为别人培土了。

    接下来奇迹开始发生了。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样说的,阿娜现在“20来岁”。很好,她是2002年的时候通过劳务签证到达以色列的。现在,如果什么都没变的话,应该是2012年了吧。这个说一口流利英语(还有希伯来语,10年时间她能在我们这里学好?)的小女孩来到我们这里的时候是几岁?这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姑娘10年都在这里从事护理工作?这是为什么?或者她是作为政治难民在这里等自动获取西方居民权?报纸头版是文弱的中国法轮功女孩,瞪着大大的眼睛,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们。她的眼睛发着光,似乎是在说:“我就只能指望你们了!”怎么能不同情、不可怜她呢?于是那些有同情心的人就开始行动了,他们扑向护法者(而护法者则在心里盘算,打着与中国中央极权主义作斗争的旗号可以拉多少人到以色列?),要求保护人权。(注二)

    人权保护者说中国人在压迫中国人,对此我并不认同。我开始亲自挖掘有关我们“可爱”的法轮功的资料,我这样做是对的。真是没有想到,法轮功原来是那样的!法轮功原来并不简单啊,太不简单了。

    我们先来看看法轮功组织的组织构架及其招募方法,就会发现它极端极权化,以至于我们根本就不用怀疑法轮功迟早要与中国共产党打起来的,因为它也想占据同一个社会领域。所以中国共产党对法轮功的措施自然而然可以预见。作为意识形态上的反对者,法轮功在寻求那些有意削弱他们祖国力量的国外势力的保护。这种情况你们是不是很熟悉?

    首先,法轮功究竟是什么?法轮功分子坚称,他们的才是“真学说”。但是,不管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国外那些很有威望的学者,都说法轮功并不是什么学说,而是有着极权邪教组织所有特征的教派运动。法轮功是建立在神秘主义及优越性原则基础上的。其大师为自己自赋了超能力,向信徒许诺赋予他们不可思议的能力、健康,并使他们永葆青春。

    那么,现在让我们彻底拉开揭露法轮功妖法的帷幕吧。这些主要的材料都是从它自己的网站上获得的,顺便说一句,您只要打开它的网站,首先映入您眼帘就是红色的万字符号,非常显眼!

    法轮功,也就是法轮大法,成立于1990年,它唯一领导就是李洪志。目的?“法轮功教授打坐技法,以改善身体状况,同时提升道德,净化心灵”。体育锻炼?“以使身体和心灵永葆青春”?当然了,还有它那套一贯的真、善、忍。还有,就是不能说也不能写的目的,把人数众多的信徒变成在精神和物质上都完全听命于李洪志这个大师的僵尸。

    好的,现在我们再来看一下都有些什么吧。法轮功在其网站上公布资料,证明开始的时候“李洪志先生”的活动是紧密地与国家合作,也取得了国家的支持。网站上还公布了一份长长的,在1992年到1995年间为它提供无偿帮助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名单,同时还有一份长长的企事业单位对它进行资助活动的目录——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来,那只是一些社会活动。同时从它的网上也可看出,从1994年开始为它提供资助的单位就很少了。然后就是在国家出版物上出版刊物,在国家级电台发布信息。谁相信,法轮功所有这些没有政府的同意会有么?对啊,怕您不相信,它的网站上还有有关“先生”与中国国家安全部紧密合作的信息,安全部还多次给自己人——(谁?同事?间谍?小卒?)发感谢信、授证书。“李先生”那些头脑简单的信徒明显为此感到骄傲,把这些东西都公开发布在其网站上(如果谁有兴趣,可以去他们的网站看一下)。

    1994年年中开始,“李先生”走向国际舞台。1994年8月美国休斯顿市政府授予“先生”荣誉市民及亲善大使称号。1995年4月,“先生”受邀到瑞典一些城市进行巡回讲课……噢,好像有人掐着我的脖子,让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1996年初,“先生”认为自己已经够好,够成功了,于是移民到了美国,彻底地溜了,打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嘴巴。结果,有“约100人”(这也是它网站上的数据!)去听他第一次在香港的讲课。应该马上提升品牌,抬高价格。怎样?难道在西方干活就比在其它地方更不容易出问题?对的,对信仰进行迫害,对自由方方面面的支持,是什么样的自由就无所谓了,关键是自由就行。如果有谁出来反对中国的极权,他们马上就出来支持自由。正如预料的一样,西方把所有这些都很好地搅和在一起,而且还要求再加些料。“大师”不断召开新闻发布会,无休止地请求各个政府对挤压他的中国政府“施加影响”。这个样子,中国政府当然是不喜欢了,于1999年颁布了一个迟来的决定,取缔了这个尽做见不得人勾当的组织。中国共产党的担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说真的,不能理解的是,在这种背景下的对他们采取的行为怎么能叫迫害!

    很能说明问题的是,全中国在公园里愉快做操的人数大大增加,而听“创始人先生”课的也只有100到600人了(这是他们的拥护者自己承认的)!也就是说,创始人与官方资助分离后就无所事事。于是他就采取各种不光彩的手段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用体操锻炼来吸引人的注意力了,而是以对以前的资助者进行国际性恶意诉讼的方式来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人。只是,我再重申一下,大师的个人问题无论如何都不应成为放其信徒到以色列工作、取得居留权的人道主义理由。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