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加拿大作家:客厅里的闪电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James Howden,,巴哈伊教教徒,曾担任加拿大首位华裔女总督伍冰枝的文字顾问,为伍冰枝起草演讲稿等文稿,现与妻儿居住在中国大连。2012年12月8日,James Howden在个人网站发表文章,以讽刺的口吻讲述全能神信徒登门传教的经历,认为全能神对中国政府心存偏见,歪曲圣经,他为之愤怒,为之忧虑。

    一开始我听说有个女邻居要来家里做客,我就满腹狐疑。我的妻子热情好客,对我们家来说,满堂宾客可是司空见惯的事。她说一个年轻的女邻居要来我家作客,这个女邻居英语流利,如果我们夫妇俩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她说。嗯,有意思吧,但之前我们并不相熟,而且她也没说究竟是为啥而来。

    “所以辛迪想来我们家,却没说为什么?”

    “是啊,她还想带个朋友一起过来呢。”

    “你问过她吗?她没有告诉你?你没感觉怪怪的吗?”

    我立刻条件反射:肯定是推销吸尘器的。瞬间我就回想起以前遇到过的推销员,让我极度不爽。但是中国人的房子很少铺地毯,推销吸尘器完全没市场啊,不过肯定是要卖什么东西。反正我随时准备好一看见产品推销,就马上溜进卧室去。我妻子再次询问,而谜仍然未解。唯一一个解开的谜底是辛迪(英文名,并非她的真名)说现在带两个朋友过来,而不是先前说的一个。我急切地想探个究竟,妻子却明显没有好奇心。我甚至想,该不会是换妻俱乐部吧?

    在中国绝对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我确信平静的海面下一定是暗流涌动。(这不是胡思乱想,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比起好奇心,我内心避免尴尬的焦虑更多。)

    那晚辛迪和她的三个朋友来了(注意,不是两个),两个年轻女子和其中一人的母亲。寒暄一番表示欢迎后,我们互相作了介绍,接着给他们斟上茶水。竟然没有推销员的大背包,没有明显的商业意图的迹象,但是在中国推销员本来就没有很明显的标志,即使我们在这里待了三年,仍然无法分辨出推销员。“史黛丝”最活跃,英语也好,她引导话题,给我们做翻译。最后她的话题终于绕到了我家客厅的一些自制艺术品,以此作为本次来意的切入点,可能辛迪之前造访我家已经注意到了这些艺术品。史黛丝谈到一位朋友赠送给我的一幅极好的中国书法作品,是巴哈伊教(注1)一段祈祷词的中文版,开头是: “上帝赐予了团结之光,足以照耀整个世界……”我倾听她讲话的要旨,观察她那神采奕奕的脸庞,终于明白她们的来意。

    “啊,我懂了!你们是基督徒!”不知怎的,我居然没有想到这种情况,揭开谜底的我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仍不能彻底了解这次会面的神秘性质,但是这是我熟悉的领域。我好客的妻子跳入巴哈伊教的话题,经过仓促的翻译,这些访客决定听听巴哈伊教是如何看待精神和文明的问题。

    她们似乎很乐意听听其他的世界观,我大为吃惊,这可不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做派。(妻子和儿子也会同意我的看法!)我们分享了巴哈伊教的起源和主要教义,史黛丝用中文解释给那对不懂英语的母女听。她们跟我讲了中国基督徒的情况,这是所有中国基督徒都会说的故事,每次都让我吃惊,她们说:在过去中国一片黑暗,没有精神支柱,但基督的爱驱散了古老的阴霾。虽然我对中国的孔子和老子了解甚少,但是仍然让我深受启发,他们比基督教还要早500年,我觉得必须提醒他们一下这一中国的文化和智慧遗产,尽管我知道她们会反驳我说:孔子和老子不是上帝。另一个让我震惊的是史黛丝居然对巴哈伊教的生活和教义加以“这么悠久”的评论,想想看,一个来自世界上最古老国度的会思考的公民,竟对19世纪末期才产生的世界最为年轻的宗教惊叹不已。我早就应该觉察到根本没有和这些人会面的必要,但是当时我居然没有发现。

    无论如何,她们还没来得及听完我们的看法,就搬出了《圣经》。(孩提时代我就读于主日学校,我们做“拔剑游戏”;我们比赛,用《圣经》作为爱和信念的武器,看谁先翻到《以赛亚书》、《马太福音》或是《哥林多后书》谁就赢,接着就是比赛谁先翻到书的某个章节,最后是特定的诗文,尤其是《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当然了,就是神爱世人那句)看到这对母女飞快地援引《圣经》和史黛丝交流,用《圣经》的内容来反驳和《圣经》风马牛不相及的宗教,刚开始只是觉得挺可笑的,后来我就有点生气了。之前我已几次碰到这种事了,包括和我的家人,我唯一的收获是宗教之间的辩论完全没有必要,他们的陈词滥调我清楚得很。

    接下来的动作我完全始料未及。在我准备要岔开话题,温和地结束这次毫无意义的谈话之前,另一本书粉墨登场,封面啥也没有,看不出是《圣经》或者其他宗教的书。上帝又在说话了,比《新约》上记载的还要晚,他们问我们知道这件事吗?

    “喔,我懂了,是摩门教!”这引来她们迷惑的眼神,显然我是张冠李戴了,而且摩门教上门推销的教徒都是那种衣着整齐的美国青年小伙。先前的推测完全被推翻,我一脸疑惑,无所适从,我回想之前的谈话,希望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能让我揭开谜底。他们所说的一切和我所知的宗教和神学知识大相径庭。我们将被闪电击中。东方闪电,我头昏脑胀,感觉就像上次我大儿子横撞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开过来的白痴司机的车,副驾驶座的气囊弹出,死死压在我的脸上。

    不是啊,这个面带微笑的友善团队不是摩门教。她们属于一个叫作全能神教会的组织,我心想,每一个教会当然都是神的教会,那不是变成所有教会都是你们教会的了?真是可笑的名字,不过我没说出口。这个组织还有很多其他名字,但用的最多的英文名就是“东方闪电”,这个名字出自《马太福音》第24章第27节:“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这是关于基督回归的一段预言,有趣的是,巴哈伊教也有这么一段预示神回归的经文。)一个来自中国东北的女人宣称,她不仅是现代的启示录,而且是上帝的肉身。(上帝3.0版,喜欢讽刺的人可能会这么说吧,我可不是这种类型。先是耶和华(旧约),再是耶稣作为上帝的肉身降世(新约),而现在是她。

    后来我有幸找到一篇刊登在2001年《时代》杂志的文章,标题很抢眼,叫“耶稣已归来,她是中国人”。她被信徒奉为唯一的“全能神”。说到这里,史黛丝神采奕奕,我问她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她只是微微点头,我徒然无果,越发茫然。这位神的话语显然是不同寻常的,她给信徒的承诺崇高庄严。对,这是又一个末日论组织,一个在人间听从了天堂的声音而在即将到来的末日大屠杀中得到救赎特权的邪教。黎曦庭(译注:美国福音派牧师,里根政府国家政策委员会的创始人,系列小说《末日迷踪》的作者),你的末日故事和中国人的末日论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末日就快来了!不出所料,他们对中国政府心存偏见。(是的,在启示录里边是有个大红龙。)

    我在网上快速浏览了一下,看到其他更主流的中国基督教团体对全能神的恐惧和谴责,政府已将全能神列入危险邪教名单,仅次于第一大邪教法轮功。我不知道他们对全能神的抨击之中,有多少是有根有据的,但足以让我的态度从惊愕和困惑(不耐烦地抖脚)转变为忧虑。最初想要揭开本次聚会的神秘面纱的兴致早已消失殆尽了。

    “听着,史黛丝,辛迪,你们要小心,而且你们一定要好好想想,要认真分析这个组织叫你们做的、想的和说的事。”当时我的脑海里都是琼斯镇惨案(琼斯镇:美国人民圣殿教及其头目吉姆·琼斯所在地。1978年11月18日,九百多个信众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发生的集体自杀事件中死去)、大卫教派、为了所谓的信仰和外界殊死搏斗以及其他邪教的恐怖活动。我这个“杰叔叔”(美国九十年代专门给儿童播新闻的电台主播)像对待儿童一样给这几个两眼发光的年轻女人讲道理,除了辛迪之外,她们都对能成为这么一个入教严格而又前途无量的高等邪教组织的成员而由衷高兴。

    不一会儿,四个女人走了,我和妻子面面相觑。我们互相讨论说,这种事在中国已不是第一次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们看准了我们?还是那句老话:中国太大了,什么事都会发生,我们永远搞不懂。但总算是个特别的夜晚!真是收获颇多!而且居然没有出现吸尘器!

    注1:巴哈伊信仰(旧译大同教)由巴哈欧拉创立于十九世纪中叶的伊朗,其著述言论构成了被认为是满足人类现阶段、即迈向成熟阶段之需要的最新启示体系。它的最高宗旨是创建一种新的世界文明,真正实现人类大同。其基本教义可概括为“上帝唯一”、“宗教同源”和“人类一体”。巴哈伊信仰在世界各大宗教中最为年轻,在新兴宗教里发展得也最快。巴哈伊信徒支持由国际联盟和联合国之类的组织改善国际关系,巴哈伊社区在以色列海法世界正义院的指导下,出任很多组织的顾问,清华大学校长曹云祥博士翻译过巴哈伊教经典,还于1924年接受巴哈伊信仰。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