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影子”去也,“过渡”来兮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政府是国家行政机关。觊觎政权、自立政府,试图篡国争位者自古有之,且不乏其人也。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现代历史上,建立的所谓“中国XX政府”不知凡几。仅海外“民运”分子建立的党派及政府数目就比他们的人数还多,而且几乎每个人都以“主席”、“总统”自居,如陈泱潮的“中华合众国”焉,贾甲的“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政府”焉、王炳章的“中国民主流亡政府”焉,彭明的“中国联邦临时政府”焉。对这些多如牛毛的国家和政府,老夫一向未曾留意,但对张宏堡的中国影子政府和最近由法轮功与民运联手建立的中国过渡政府倒是有所关注。

    何谓影子?影子者,是只见其影、不见其形,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之谓也。李白有诗云:“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影子政府即是指隐蔽建立、秘密运行的政府组织。如影随形,影子跟着形体走。据闻2001年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由于担心恐怖组织用核武器攻击华盛顿,布什总统下令启动几十年前就已制定好的“影子计划”,迅速成立由资深文官组成的“影子政府”,其“政府”官员来自联邦政府的各个部门,可随时调整变动。首要任务是,当华盛顿遭到攻击并丧失行政能力时,维持政府若干关键功能继续有序运作;如情况恶化,他们将重建政府。“影子计划”作为美国政府的一项应急计划,并在恐怖事件发生后迅速启动,秘密运作,不失为一着妙棋。

    无独有偶。2003年8月,张宏堡在美国也建立过中国影子政府并自任总统。何也?据传张宏堡在美国面临施暴罪(殴打女管家何南芳和打骂侮辱女秘书阎庆新)等多项重罪指控,他自封“中国影子政府总统”,妄图打政治牌以逃脱法律制裁。对此,张宏堡矢口号否认说“那是没有根据的谣传”。张称,“中国的民主进步会有艰难的旅程,不是靠暴力和颠覆就能一蹴而就的,也不是靠和平演变就能自然而然成功的。我们必须不懈地努力,唤醒民众,依靠和带领社会的力量来推动中国进步。”“我们成立政府的目的,至少目前不是要推翻现共产党执政的中国政府,而是作为一个在野党性质的监督政府,推动政治改革,促使社会进步,建立民主的国家。我们之所以取名‘影子政府’,说明了我们和共产党的关系就是形影关系,不管他们做什么,怎么做,我们都会形影不离地监督,揭露,呼吁,促进乃至反对,目的就是监督执政党依法治国,推动政治改革,促进中国进步。”

    总统的身份已经非同凡响,张宏堡还自诩为“中国最大精神团体中功领袖、中功创编人、特医学创立者、圆顿大法创编人、天华文化创始人、国际中功总会董事长、世界宗教法王厅‘宏宝大法王’”,头顶上的光环格外耀眼,风光得很啦!可惜好景不长,影子政府成立不到三年,总统瘾尚未过足,2006年7月底,张大总统不幸在美国亚利桑那州89号公路的一次车祸中死于非命。据说他拥有一千万信徒,财产上亿美元,在他死后,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教主和遗产的闹剧隆重上演,以致张宏堡陈尸冰柜数月无人理睬,难以安葬。而他的“中国影子政府”,虽然“监督中国政府、促进中国进步”的“神圣使命”远未完成,但该政府随着他的辞世而形销影灭。嗟夫!“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天不假年,奈何奈何?

    “影子政府”消失了,“过渡政府”又隆重诞生。2007年12月5日,《未来中国论坛》发表了一份公告,表示“以解体中共为己任”,“成立中国过渡政府”,并公布了“筹备委员会”10人名单。2008年1月1日,“中国过渡政府”宣布成立。首批任职的有“总统”伍凡,“副总统”贾甲,“议长”袁红冰,新闻发言人”李大勇等若干人。据袁红冰宣称,现在是中国政体变革的前夜,已经到了非成立过渡政府不可的地步。由此可见,中国过渡政府是受命于变革之际,重任在肩,无可推诿也。1月12日下午,“中国过渡政府”在纽约召开“中国过渡政府新闻发布暨中国问题研讨会”,总统伍凡发表了讲话。伍凡称:“过渡政府的组织架构成立,第一部分名单已经出台,以后的组织、人事任命还有进一步的公布。”“中国过渡政府”一宣布成立,法轮功属下各大媒体欢呼雀跃、赞歌如潮,好不热闹!

    “中国过渡政府”首脑们无一不和法轮功组织有着密切的关系。再从伍凡提出的参加“中国过渡政府”人员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来看,(即“必须退党、必须写出读九评体会、必须发反共誓言”),也与法轮功宣传要旨如出一辄。中国过渡政府虽然并未公开打出法轮功的旗号,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并未在过渡政府中担任首脑,但也许这正是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高明之处:法轮功将这些人推向前台,自己在幕后指挥、操纵,岂不更能掩人耳目,继续迷惑和欺骗世人?

    法轮功与民运联手建立“临时过渡政府”,其目的不外有三:一是大造声势,扩大影响。法轮功也好,民运也好,他们在境外得到西方反华势力的扶持,总得有所作为、有所表现,玩点新花样,搞点新动作,方能得到主子的青睐,那么建立中国过渡政府即是表现其能量的一个重要方面。二是借机整合力量,网罗境外其他反华势力。民运分子在境外的势力日渐衰弱,法轮功也处于颓势,生存已经不易,遑论发展,但共同的政治企图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联手成立中国过渡政府,把那些原本背景不一,政治诉求各异的民运分子纠合在一起,壮大其势力,为其图谋政治积蓄力量,为实现他们的政治野心开辟道路。三是借机敛财,为图谋政治进行资金积累。民运分子和法轮功在境外成立基金会和政府并非今日始,都是以此作为开发“项目”充分利用,向美国和台湾伸手要钱,民运“过渡政府筹委会解散事件”可说是典型例证,这次成立中国过渡政府也想讨点经费、拉点赞助。“未来中国论坛”呼吁各界以捐款方式“支持中国过渡政府正常运作”,并说“对于赠款者将授予适当的奖状和奖章,所有捐赠人员将受到中国过渡政府的褒奖”。

    对“中国过渡政府”的成立,以老夫看来,既要当回事,又不要太当回事。这话怎讲?

    所谓“当回事”,因为成立国家,组建政府,乃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彪炳史册的“伟业”。“中国过渡政府”一成立,就鼓动人们“以全民大起义的方式,否定中共”,“绝不和解、绝不妥协、绝不宽恕”,还“特别呼吁所有在不同时期加入过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士,尽快公开退出”。声势夺人,志在必得,大有推翻中共、取而代之之势。不要小看了他们的能量,君不闻《风赋》有云:“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么?成立“中国过渡政府”,对于日暮途穷的民运和法轮功来说,无异于注射了一剂强心针。“政府”的大旗一举,虽不是四方响应,万众云集,但多少能起到扩大影响、壮大声势的作用。法轮功邪教蜕变为反共反华的政治组织后,就逐步充当了境外各种敌对势力的领头羊。而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海外民运组织,与法轮功勾搭成奸。他们相互合作,相互利用,联手推出所谓“中国过渡政府”,是法轮功对已被他们收编的民运势力和其它敌对势力进行的一次整合利用。通过这次整合,其势力或许将得到增强,兴风作浪的能量也会有所扩大。

    所谓“又不要太当回事”。因为“中国过渡政府”既不是正式的政府组织,创建之初也不过十来个人,比当年胡传魁创建的土匪队伍还要少。唱主角的都是法轮功和民运分子的中坚力量,看起来似乎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其实都是些草头王。民运分子早已日薄西山,法轮功也成强弩之末,其它反华势力大抵是一些乌合之众。靠他们串通一气,联袂登台,唱不出好戏,成不了气候,此其一也。“中国过渡政府”缺少群众基础,各界拥护者、支持者、响应者寥寥,一成立即成空中楼阁,撑不了多久,此其二也。“过渡政府”宣言中对未来中国“民主政治”的“伟大”构想,除了“解体中共”,统统都是民运们和法轮功的老调重弹。他们所谓“彻底否定中国现有政权、创建中国联邦”的“两项基本政治任务”,不过是狂夫作态、痴人说梦而已,此其三也。即令是那些身负重任的首脑们,他们也心知肚明,这种“过渡政府”只是小孩子过家家、大人们作作秀的玩意儿。老夫预言,“中国过渡政府”必将是一个短命的政府。谓予不信,诸君拭目以待可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