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对李洪志邪说的哲学审视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对其邪说极尽鼓吹之能事,在其所谓的《论语》中,盗用佛教术语将其邪说标榜为“佛法”,并大言不惭地称之为“世界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能够圆满说清“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从哲学角度,这种说法太绝对,根本不能成立,任何科学都是具体的,不可能大而无当,如果真有这么一种超常科学的存在,就不需要研究探索了,就不存在发展、进步了,一切都停滞不前,止如死水,很明显,这种说法反映出的是其伪科学的本质。其实,在李洪志的邪说中,有许多违背哲学常识的内容,譬如“自然现象”是一种客观存在,李洪志偏偏要予以否认;譬如“情”是一种高级心理活动,李洪志偏偏要说情是物质的。因此,从哲学角度指出李洪志的错误与荒谬,并予驳斥,很有必要。本文试图就此展开讨论,抛砖引玉。

    (一)什么是哲学,有人视哲学为诡辩之学,有人视哲学为玄奥之学,有人称哲学为智慧之学,还有人说哲学是科学的科学,其实哲学源于希腊语,就是爱(philo)与智慧(sophy)的结合,所以哲学是教人以智慧的学问。如果给哲学下个定义的话,哲学就是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的发展规律的学说,是一种方法论。从这个定义出发,哲学研究的对象是自然现象及其规律、人类社会及其规律、思维过程及其规律。哲学研究的基本问题是物质与意识或存在与思维的关系问题,也就是说,究竟是先有物质还是先有意识,先有存在还是先有思维的问题,也就是物质、存在是第一性的,还是意识、思维是第一性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划分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个不同阵线。哲学研究的基本方法是逻辑思辩,具体又可分为辩证的方法和形而上学的方法。辩证的方法强调用全面的、发展的、联系的眼光看问题,而形而上学的方法则是以片面的、静止的、孤立的眼光看问题,由此带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不同。

    (二)哲学虽然很抽象,但哲学并不能脱离客观现实,哲学的观点必须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哲学的每一次进步,往往都与具体科学领域的重大突破紧紧联系在一起。譬如物理学与化学的进步,使哲学家突破了原子是最小的不可再分的物质微粒的陈旧观点,确立了物质无限可分性的新的认知。然而,李洪志面对科学的进步视而不见,仍然胡说什么“最小的物质是中微子”。这并不奇怪,李洪志的许多邪说都是无须事实根据,完全由他凭空捏造。李洪志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在我们这个庞大的宇宙当中,有无数的小宇宙。人类存在于一个小宇宙之中,而在这些小宇宙中有无数银河系”。还说:“宇宙是有边的……在如来这个层次指的宇宙的边都是小宇宙的边”。他后来《在美国讲法》中又说:宇宙是“由27亿多个银河系这样的星系,差不多这个数字,不到30亿吧,这么一个范围构成了一个宇宙”,并且还说“在一定范围之内还有3000个这样的宇宙,”宇宙按“三层结构”排列。他甚至还说宇宙有81个层次以上。这种说法没有事实根据且不说,也与我们目前哲学“时空无限性”的认识不同。“事莫明于有效,论莫定于有证”。从逻辑思辩角度,类推、归纳、演绎是三种最基本的推理方法,无论那种方法,都必须要有客观依据,如果没有客观依据,就无法推理,也无法证明。既然不能证明,所提出的观点就不能成立,这是进行哲学思考的一个起码的道理,李洪志却不懂,信口开河,随心所欲,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甚至狂妄到说出“宇宙再大没有我大”的话,真是让人惊愕之余,忍不住笑掉大牙。

    (三)对于世界的本原,各种说法很多。中国古代,老子认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其中的“道”就是老子眼中的世界本原。周敦颐认为“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这其中的“太极”在周敦颐的眼中也是世界的本原。张载认为“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这其中的“气”在张载的眼中也是世界的本原。朱熹认为“天地之间,有理有气。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气也者,形而下之器也,生物之具也”,这其中的“理”与“气”在朱熹眼中都是世界的本原。在古希腊,有个哲学家赫拉克里特,他认为“永恒的活火”是万物之本原,他说:“这个世界对一切存在物都是同一的,它不是任何神所创造的,也不是任何人所创造的,它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是一团永恒的活火,在一定的分寸上燃烧,在一定的分寸上熄灭”。另一位古希腊的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则提出原子和虚空是万物本原的思想,他认为原子是无限多的、最小的、不可再分的物质微粒。用今天哲学的眼光,这些说法虽然都有一定道理,但都不正确,都是用混沌的难以说清的东西或是个别物质现象取代整个物质世界。今天哲学家们已经认识到,世界的本原是物质,绝不能用个别物质现象以偏概全,用来涵盖整个世界。

    然而,时至今日,李洪志却依旧步这些早期哲学家所犯错误的后尘,他《在美国讲法》中还振振有辞地说:“我告诉大家,整个我们所能够认识到的这个宇宙,就是由水构成的。而那种水是密度极大的,根本就是不动的水,是由它构成的”。这种“密度极大的水”真的存在吗,有什么证据?如果我们向李洪志发问,肯定得不到理想的答案。其实关于水是世界本原的说法在古代印度就已经有了,当时的“顺世论”哲学就认为土、火、水、风是形成世界万物的基本要素。古代波斯的“摩尼教”也认为气、火、水、风、光构成了善、恶,成为世界的本原。李洪志所谓的世界由“密度极大的水”构成之说并不新鲜,不过是拾人牙慧,腐气冲鼻。他《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又说:“在这宇宙中一切物质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那么“密度极大的水”和“真、善、忍”又是什么关系呢?李洪志《在大屿山讲法》中说:“其实真善忍就能够把最本源的物质——最本源的那个东西还不能完全叫其物质,把最本源的东西聚合成原始最微小的原始物质。形成后把它结合成各种微粒物质,又把这种微粒物质分化结合成各层空间的土、石头、金属元素、光和时间——宇宙中的各种基础物质,然后进一步生化,产生更大的物质,因此产生了万物”。李洪志的说法实在是很矛盾的,既然说“密度极大的水”是构成宇宙的本源,怎么又说“不能完全叫其物质”,还需要靠“真善忍”进行“聚合”呢?既然说宇宙由“密度极大的水”的构成,为什么又要说“宇宙中一切物质都是由真、善、忍构成”呢?真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由此可见,李洪志的思维逻辑十分混乱,一会这么说,一会那么说,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不知所云。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