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是“天书”还是邪说?
2016年08月1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转法轮》被李洪志吹嘘为“天书”、“天梯”,并被认为是所谓指导修炼的根本之“法”,是所有“法轮经”中最重要的书,是所谓“以法为师”之应师之“法”。许多“法轮功”修炼者确也将《转法轮》奉若神明,敬畏有加,但凡有时间,便不厌其烦地读、抄、背,以为天下至理尽在其中。然而《转法轮》究竟是一本什么书,是“天书”还是邪说呢,本文提出了十个问题,还是让事实给出答案吧。

    问题一:“天书”便能违背科学常识?李洪志有一篇奇文,列于《转法轮》之首,也叫《论语》,但与孔子之《论语》完全两回事。这篇奇文中说:“佛法”是世界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其实这里的“佛法”与佛教也毫无瓜葛,指的便是《转法轮》。然而翻开《转法轮》,所谓“超常科学”竟然与科学完全相悖,违背科学常识之处比比皆是,随手拈来几例,便让人作呕。譬如不知道核裂变与核聚变根本不同,分不清光年是时间单位还是距离单位,不知道金分子与铁分子压根不存在,误以为放射性的有无强弱与物质的大小有关,搞不清人体内松果体究竟起什么作用,胡说什么原子组成的物质可以任意穿透分子组成的物质等。这样的“天书”,这样的“超常科学”,连起码的科学常识都不懂,岂非笑谈?

    问题二:“天书”便能剽窃佛道术语?既然李洪志将自己所编歪理邪说视为“佛法”,自然不免狼披羊皮掩人耳目。他一方面贬低佛道,另一方面又从佛道中剽窃了许多术语,将其邪说打扮成所谓的“法轮佛法”。譬如“法轮”、“法身”、“佛法”、“佛体”、“佛性”、“无漏”、“执著”、“圆满”、“轮回”、“梵天”、“三界”、“业力”、“修炼”、“祝由”、“辟谷”、“周天”、“丹田”、“命门”、“白日飞升”、“性命双修”等。不过,李洪志对于这些窃自佛道的术语做了篡改阉割,譬如“法轮”,佛教中原喻“佛法”,但李洪志却篡改为所谓历代单传之“灵体”,系“宇宙缩影”,可由他下于修炼者小腹,“内旋度己,外旋度人”,还能够起到保护修炼者不出现任何危险的作用。其实李洪志对佛道术语的窃取与篡改,除了拉大旗作虎皮唬人外,更重要的是欺骗、控制,譬如“不二法门”,佛教中“言不二者,无异之谓也”,而李洪志却强调“修炼要专一”,以此作为精神控制的重要手段。如此窃取佛道,除了别有用心,还能有什么别的更好解释呢?

    问题三:“天书”便能以神话充事实?神话故事各国都有,譬如《奥德赛》便是欧洲荷马时代留传下来的著名神话故事,而《西游记》则是中国古代流传至今最著名的神话故事。神话便是神话,尽管不免历史的影子,但毕竟不是历史,更不是事实。《转法轮》却将神话当成事实,混淆了神话与现实,譬如李洪志在贵州与明代修成人形的蛇仙斗法,纯粹子虚乌有,却说得活灵活现,有鼻子有眼,被许多修炼者认为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其实(明)冯梦龙编纂的《警示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便讲述了一个以南宋时期为背景的情爱故事,书生许宣与修炼成人形的蛇仙白娘子相爱成婚,后来白娘子被法海禅师施用法术收入钵盂,永镇雷峰寺塔之下。李洪志所谓与蛇仙斗法不过是移花接木,将神话故事的主人公吹嘘成自己,以便自我神化而已。其实这类神话故事《转法轮》中还有不少,譬如雷雨交加时刻炼功场被红光笼罩滴雨不透,急驰的轿车撞坏了车身却撞不伤修炼者,炼功者打坐时竟然能飘上天花板等,完全是天方夜谭,根本难以置信,竟然也成了“天书”内容之一,这算什么“超常科学”呢?

    问题四:“天书”便能没根据编瞎话?编瞎话对李洪志早已不新鲜,且看他自撰小传所编诸多瞎话,譬如拥有钻进玻璃、隐身定物、穿墙入室等所谓“佛法神通”,便可略知一二。《转法轮》中这类瞎话编的更多,譬如他说许多有名的气功师被测定功能强大,功柱冲出九大行星,然而这些气功师指的是谁却根本无从考证,因为连名都没有一个。李洪志吹嘘自己也曾被测试,他说:“我也被测定了,测定发出的γ射线和热中子超过正常物质放射量的80倍到170倍,这时,测试仪器的指针指到极限了,因指针到头了,最后多大还不知道”。但他究竟何时何地由何许人何种仪器测定,却一盖阙如,亦无可考。之于中国的大山底下埋有天人尸体、人类有过81次劫难、地球多次被炸掉、修炼能够停止新陈代谢实现青春永驻之类的瞎话,俯拾皆是,不胜枚举,均属无根无据,无凭无证,岂可当真,焉能相信?

    问题五:“天书”便能随意涂鸦他人?褒贬抑扬是李洪志的拿手好戏,《转法轮》一面窃取佛道与科学术语自我装扮成“法轮佛法”与“超常科学”,一面在贬低佛道与科学的基础上自吹自擂为“宇宙大法”。譬如李洪志将释迦牟尼、老子贬到如来层次,甚至视禅宗为“钻牛角尖”。他说:“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分”,现代佛教“根本不是释迦牟尼所传的法了”。贬抑佛道之后,他便不遗余力地兜售叫卖“法轮功”,他说:“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这种贬抑他人抬高自己、涂鸦他人粉饰自我的做法其实很不道德,然而对于寡廉鲜耻的李洪志来说,这已是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他说科学是外星人为便于控制人类而强加于人类的,法律只是封闭人限制人将人像动物一样管起来,地球是个烂苹果很快会再次销毁,人类社会道德大滑坡出现“世界十恶”等,岂非睁眼瞎说,任意诬蔑,如此涂鸦,意欲何为?

    问题六:“天书”便能不守逻辑规则?逻辑是正确思维与表达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则,同一律、不矛盾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是逻辑的基本规律。李洪志思维混乱也表现于不遵守逻辑规则方面。譬如情与慈悲的关系,从逻辑上讲,不是并列关系,而是相容关系,情的外延要远宽于慈悲,情中包含了慈悲。情是一个集合概念,慈悲相对于情而言则是非集合概念,两者又是种属关系,慈悲属于情的一种。然而李洪志对此并不清楚,在《转法轮》中将情与慈悲视为并列关系、不相容关系,提出了所谓要去掉情代之以慈悲的错误观点,反映出他根本不懂逻辑。又譬如他一面贬低汉语的作用,认为汉语缺乏表达力,另一方面却又称《转法轮》是一本“天书”,有很深很高的内涵,结果使他自己陷入了逻辑悖论:没有表达力的汉语怎么能写出具有很深很高内涵的“天书”呢?这也同样反映出李洪志对逻辑常识的缺乏。正因为不懂逻辑,所以犯逻辑错误,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

    问题七:“天书”便能违反语法规范?李洪志有一篇改字奇文,将《转法轮》中所用许多“的”字改为“地”字,其实汉语中“的”、“地”、“得”之用法不同,“的”一般用于名词之前,“地”一般用于动词之前,“得”一般用于形容词之前。李洪志之所以要改字,大约是后来发现“的”、“地”不分,使用有错误。其实改字有什么必要呢,“天书”能随便改吗,改字的结果不正反映出李洪志汉语水平不高、《转法轮》并非“天书”,都会出错吗,真是一不留神露出狐狸尾巴。李洪志还有一篇奇文《随意所用》,承认自己的文章中“绝”“决”“弘”“洪”不分、“程”“成”不分、“相”“象”不分,且“写起文章来经常是一逗到底”,但却狡辩说自己所以高中毕业后“不读大学的目的,就是不能在思想中形成各种概念、定理、定义、定律、人的理论及各种规范了的东西”,并且还坚持认为“我一向不喜欢现代汉语规范了的内涵浅白了的语法与文字,所以讲法时我经常不用规范的语法与文字”。这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原来他不仅文化水平有限,且有意不受语法规范的约束,怪不得语法问题接二连三,层出不穷呢。然而,究竟是规范了的语法与文字有表达力,还是不规范的语法与文字有表达力呢?我想稍有语言常识的人都不言自明,偏偏自诩为宇宙“主佛”的李洪志不明白,要反其道而行之,怪不得《转法轮》等“法轮经”使人不忍卒读,恐怕要诀便在于此。

    问题八:“天书”何须宣扬迷信思想?科学与迷信是两股道上跑的车,然而自诩为“超常科学”之作的《转法轮》却充斥迷信。譬如“附体”,《转法轮》第三讲中专辟一节,讲所谓“有关动物、狐黄白柳等等这些东西附体的事”。《转法轮》第六讲中辟出三节专讲“走火入魔”、“炼功招魔”、“自心生魔”。这些内容其实都是迷信,毫无科学依据。然而李洪志对迷信却深信不疑,他曾有几篇关于论迷信的所谓经文,大玩拆字游戏,将“迷”与“信”分别开来进行解释,赋予新意,得出了所谓迷信就是“着迷地相信”的结论。如此迷信竟然也成了褒义词,失去了原来的贬义性质。这以来,充斥迷信内容的《转法轮》等经过精心包装,堂而皇之登上了大雅之堂,名正言顺地被冠以“天书”之名,被宣扬为“超常科学”。然而包装再精美,真能取代其伪科学、反科学的本质吗,难道《转法轮》的迷信内容真能因此而变成科学内容吗?

    问题九:“天书”也能三番五次改动?“天书”改字已非寻常,更加不寻常的是,“天书”并非一蹴而成,其间经历了《法轮功》、《中国法轮功》、《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转法轮》。李洪志后来根本不愿意再提《转法轮》之前的几本书,原因是那几本书说“法轮功”是一种“佛家气功”。众所周知,李洪志后来将气功也贬到了较低层次上,如果承认“法轮功”只是气功的一种,也就降低了“法轮功”的身份。所以李洪志后来不仅绝口不提前几本书,甚至前几本书也被大法研究会收回销毁了不少。《转法轮》改“佛家气功”为“法轮佛法”,且称之为“法轮大法”,视之为“宇宙大法”。之于佛教之佛法,早被贬到如来层次,视之为“佛法的一小部分”而已。照理“天书”与一般书籍的成书过程应有不同,应具有特殊不凡的经历。李洪志尽管做了手脚,换了说法,但“天书”成书的过程及内容的改动,以及改字,都反映出“天书”与一般书籍的写作并无二致,也要经过初稿、修订等一系列过程,丝毫看不出“天书”成书有何特殊不凡之处。

    问题十:“天书”焉能仅靠自我吹嘘?照理一本书的好坏应由他人评价,应接受时间检验。譬如《史记》之“无韵离骚”,非司马迁自诩,而是后人点评。然李洪志却厚颜无耻,《转法轮》出书后,不待他人点评,便恬不知羞地自吹自擂:“这本书第一遍看完之后,你会发现他是如何教人做一个好人的道理;如果你把这本书再看一遍的时候,你会发现他阐述的不是常人的道理,他是一本超越常人知识的书;如果你能够看三遍,你就会发现他是一本天书;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会爱不释手”。既然是“天书”,应该让读者评价,不应该自我吹嘘。然而李洪志在《转法轮》出书后,不遗余力地到处兜售叫卖,甚至漫无边际地夸下海口:“这本书里面的内涵是相当大的,你看一万遍都能指导你修炼,直至你圆满”。他甚至还说,《转法轮》是“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其实这种自我吹嘘对深谙此道的李洪志已经习以为常,既然要神化自我,不吹嘘那能行呢?

    综上所述,《转法轮》充斥着各种违背科学常识、违反逻辑规则、不符语法规范、剽窃佛道术语、嫁接神话故事、宣扬迷信思想、编造神通谎言、自我吹嘘神化等内容,绝非什么睿智增慧的“天书”,纯粹是坑蒙拐骗的邪说,如此文化垃圾,早该弃之粪坑。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