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香港:像包装明星那样包装补习教师
2016年08月17日
来源: 青年参考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在香港,像包装娱乐明星那样包装补习教师,已成为各大补习公司惯用的手法。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在香港街道旁、地铁站里、公交车上及写字楼的电梯里,经常可以见到“补习天王”、“补习天后”的招生广告,广告的男女主角衣着光鲜,外形靓丽,看上去专业又时尚。

香港五成青少年在上补习班

进入开学季,周文豪的大幅头像被张贴在香港双层巴士的车身两侧。画面上,周文豪身穿西装,系着领带,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微微向左上方抬起,一脸严肃。

周文豪不是当红明星,也不是即将参加竞选的政客。据美联社报道,今年32岁的他是香港“现代教育”补习社的英文补习教师。后者是香港四大连锁补习公司之一(另外三家分别为活学教育中心、英皇教育及遵理学校)。

这些“大腕儿”补习教师在香港被称为“补习天王”、“补习天后”。英国《金融时报》称,“封王封后”是因为他们确实能帮学生提高成绩,并据此获得了接近名人的地位,收入不菲,年薪动辄几百万、上千万港元。

这种现象是伴随香港发达的课外补习体系而生的。补习风气在香港非常盛行,很多学生在课后参加补习班。据当地《南华早报》报道,2012年5月出任香港大学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的教育学家马克·布雷在2011年的调查中发现,72%的香港中六(相当于内地的高三)学生上过补习班,这个比例可谓惊人。另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2010年的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香港青少年在校外补习。

在亚洲尤其是东亚,家长极为看重孩子的分数,愿意掏钱让他们参加补习班,甚至不惜通宵排长队报名。此外,香港社会的高压和快节奏,让整日忙于工作的家长只能将孩子送到补习学校。

如此种种,让补习市场不断发展壮大。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香港青年协会下属的“青年研究中心”曾于2013年进行中小学生补习现象的调研。该研究中心以当时教育局公布的全港中小学生72万人进行保守推算,计算出补习市场的规模为每月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即全年27.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2.7亿元)。

当然,关于香港补习市场的规模,有多种说法。香港《东周刊》曾在2011年引用一位投资银行企业融资部高层的话称,本地补习行业每年的规模为35亿~4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8.8亿~32.9亿元);《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则称,这一市场的规模是每年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4亿元)。

像包装明星那样包装补习教师

在香港,像包装娱乐明星那样包装补习教师,已成为各大补习公司惯用的手法。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在香港街道旁、地铁站里、公交车上及写字楼的电梯里,经常可以见到“补习天王”、“补习天后”的招生广告,广告的男女主角衣着光鲜,外形靓丽,看上去专业又时尚。若广告上没有介绍他们的身份及专长,人们很容易以为他们是影视明星或歌星。

今年29岁的莫嘉丽是英皇教育的“补习天后”。她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时,对“补习教师明星化”现象进行了解释:“如果你想成为顶级补习教师,年轻和魅力绝对能助你一臂之力,因为学生很关注你的外形。”不过她也表示,相对于“明星范儿”,补习质量更重要。“如果不能帮学生提高成绩,我是不可能受欢迎的。”

而按照英国作家尤乔娜·沙玛的说法,于1989年创办了遵理学校的伍经衡,是“补习教师明星化”的奠基人。伍经衡还有个身份:艺人伍咏薇的哥哥。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装教师的灵感来自为妹妹拍照的瞬间。

“现代教育”的明星英语补习教师郑雅铭认为,包装只是一种经营策略,“从营销的角度来看,每家公司都希望自己的产品能以华美的包装示人”。

郑雅铭的网页上张贴着各式各样的照片,包括一张身着红色晚礼服的露腿玉照,但她仍声称“课程的质量才是最重要的”。

郑雅铭的老板、“现代教育”的创始人吴锦伦把这种包装策略“发扬光大”。今年54岁的吴锦伦早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读过一年书,之后转往阿尔伯塔大学主修艺术。上世纪90年代初,他回到香港从事教育及出版工作,1997年与两位合伙人成立补习机构Express Education,即“现代教育”的前身。

创业之初,吴锦伦就懂得包装的重要性,他将自己打造成“星级教师”,在《东Touch》等深受香港年轻人喜爱的娱乐杂志上大做广告,吸引大批学生来投。后来他把这招“成名绝技”套用到旗下教师身上。

近几年香港补习行业竞争加剧,吴锦伦想尽办法搞噱头搏出位,比如安排“补习天后”拍“美女教室”宣传短片,甚是吸睛,令同行纷纷仿效。“现代教育”在他的运作下越做越大,并于2011年7月成功上市,吴锦伦成为身家约1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23亿元)的富豪。

知名补习教师比大公司CEO挣得多

据《东周刊》报道,吴锦伦准确把握家长及学生心理,是“现代教育”快速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他在授课时喜欢说一些年轻人常用的“潮语”,大大拉近了与学生的距离。

他还针对学生及家长急于求成的心理,在补习英语时不教学生语法和写作技巧,而是向他们提供各种范文,让他们熟记。吴锦伦曾说,“几个小时(的上课时间)怎么教得会学生那么多语法?最要紧的是押中题目”。虽然急功近利,但这的确为他带来滚滚财源。据《纽约时报》报道,“现代教育”上市后的第一个财年,实现了32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2634.2万元)的利润。

补习公司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补习课程的规模化销售。香港《信报》称,在“现代教育”的补习学校,学生每小时支付约100港元(约合人民币82.3元),便可与其他100多个学生同班上课。不要小看这个被马克·布雷称为“廉价汉堡包”的价格,“补习天王”和“补习天后”的高收入,主要靠它实现:这些教师与补习公司签订导师承包费合同,计算方法是以老师辅导的学生人数乘以每人的学费,再乘以佣金百分比,并扣除必要的开支。这意味着,教师吸引的学生越多,赚取的承包费越多。

为了解决因学生太多“分身乏术”的问题,“补习天王”和“补习天后”往往开发出授课视频、文件袋和便利贴等衍生产品,供学生课下自习。这些赚钱的“组合拳”打出后,可让他们的收入轻易跑赢高级金领。

以“现代教育”为例,2014财年该公司共为补习教师开出导师承包费7199万港元(约合人民币5926万元),其中,5位“天王天后”级教师的承包费高达4429万港元(约合人民币3946万元),平均每人近千万港元。几年前,香港四大补习公司的明星教师年收入近20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646.4万元),比大公司CEO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为大老板的吴锦伦更是赚得钵满盆满。据台湾《苹果日报》报道,吴平时喜欢开法拉利或保时捷等豪车,还购买了多套豪宅。

也有“重质不重量”的补习教师,在铜锣湾开英文补习班的凯利·杨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的一对一补习课每小时收费超过3000港元(约合人民币2469.6元),堪比律师费。即使如此,仍然供不应求——因报名人数太多,若想让凯利·杨亲自补习,学生至少要排队一两年。

凯利·杨很少大规模做广告,但香港顶尖国际学校的家长都知道她,香港交易所总裁李小加的3个子女便在她那里补习过。

近年来,香港补习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加之学生人数有所下降,补习教师的收入开始呈下跌趋势。不过,刚刚成立了自己的补习中心的特里诺·陈并不担心,他对《金融时报》说:“补习机构肯定是以成绩为导向的。如果家长觉得学校没有实现自己的期望,就会愿意出钱让孩子参加补习,这是香港补习行业总会有钱赚的原因。”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