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2016就业难和用工荒危机并存 就业形势分析哪些行业好就业?
2016年08月17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一方面是企业难以招到合适的员工,另一方面是求职者面临空前的就业压力,这种矛盾的现象正在北上广等省市区出现。

  一方面是企业难以招到合适的员工,另一方面是求职者面临空前的就业压力,这种矛盾的现象正在北上广等省市区出现。

  首先是就业难。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2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达到765万人,比去年增加16万人,再创新高,而且中职毕业生和初高中毕业以后不再继续升学的学生大约也是这个数量,青年的就业群体加在一起大约有1500万左右。人社部相关官员表示,“这个就业压力是非常大的。”

  与此同时,中新网财经频道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到,年后,物流、家政、餐饮、建筑等行业薪资水涨船高,然而仍面临用工荒的问题。有招聘网站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外来务工大省广东省用工缺口为46%,其中仓储物流、家政保洁等行业人才缺口最大。

北京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北京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2016年“就业难”和“用工荒”并存

  年后,不少地区出现了“用工荒”的现象,国内某品牌连锁金店负责人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年后应聘金店销售的人不少,但是期望薪资都比较高,优秀的人才也不容易找到。”

  河北一品牌火锅连锁店负责人对中新网财经频道表示,“以我们店为例,服务员现在薪资不到三千,相比去年涨幅不大,但也有一二百元,上班9个小时,都是小年轻,要么嫌工资少要么就是不能吃苦,流动性较大,所以要持续招工。”

  分类信息网站58同城3月1日向中新网财经频道提供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北京用工缺口达到52%,上海求职者缺口为44%,广州求职者缺口为28%,成都求职者缺口为7%。

  用工荒出现的同时,就业难也存在。据人社部2016年2月29日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是765万人,比去年增加16万人,而且中职毕业生和初高中毕业以后不再继续升学的学生大约也是这个数量,青年的就业群体加在一起大约有1500万左右。“这个压力也是非常大的。”人社部相关官员说道。

  人社部还指出,除此之外,化解过剩产能造成的职工下岗问题和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部分企业用工不足也对就业难产生了压力。

上海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上海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专家:矛盾出现和产业转型升级慢有关

  对于2016年国内的就业形势,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日前表示,“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很复杂,所以2016年的就业形势也是比较复杂的,而且任务非常艰巨。供需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

  经济学家马光远认为,“用工荒”反映出一些产业转型升级的速度没有跟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你升级慢,给不了大家那么高的工资,当大家有别的选择时,自然不会去你那上班。”

  另外,“就业难”和“用工荒”的出现或和年轻人就业观发生改变有关系。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的大三学生李睿(化名)今年开始盘算起了就业问题,他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只要不过分挑剔,找个工作问题不大。但如果感觉不合适,我会选择继续深造学业。”“选择工作时我主要要看学习和能力的培养,薪资是第二个才考虑的因素。”李睿说道。

广州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广州薪资增长较多的职位 数据来源: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

  哪些行业人才最紧俏呢?

  那在供需不匹配的矛盾下,哪些行业人才最紧俏呢?有报告显示,物流家政等行业的蓝领人才缺口较大。

  以山东省为例,58同城的上述报告显示,该省用工缺口达到56%,其中物流/仓储、家政/保洁/安保、餐饮、淘宝职位等职位的缺口较大,缺口比例均超过70%。

  外来务工大省广东省用工缺口为46%,其中家政/保洁、房产中介、物流/仓储等职位的缺口均较大,比例都超过50%。

  另一方面,从薪酬涨幅上或也可以窥探行业紧缺人才状况,因为薪水上升幅度较大的行业一个主要因素就是供不应求。赶集网2月底发布报告称,随着电商及O2O的蓬勃发展,目前,快递员的平均薪资已达到7000元左右,但尴尬的是,快递员同时也是全国最紧缺的蓝领工种。

  58同城的数据显示,在广东省中,制药/生物工程、高级管理、物业管理等职位薪资较2015年同期增长3000元左右,其他职位如法律、酒店/旅游、建筑、餐饮等行业的薪资也有一定增长。

  上述数据还显示,2016年北京地区较2015年相比,薪资增长幅度最大的三个行业分别为高级管理、法律、医院/医疗;上海地区为高级管理、物业管理和建筑、广州为建筑、编辑/出版和销售。

  调查:肯定不跳槽的员工比例仅占5.1%

  综合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大部分紧缺人才集中在物流、家政、建筑等行业,如快递员,再如上海和广州薪资增长幅度较大的建筑人才。这些都属于蓝领人才,那白领人才市场如何呢?

  智联招聘向中新网财经频道提供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年春季跳槽季,已经有11.4%的白领开始办理离职或入职手续(来源:www.cyonE.com.cn/);超过一半的白领已经更新了简历,开始行动起来;暂时只有想法,还没有行动的白领占比为29.1%;肯定不会跳槽的比例仅为5.1%。

  在北京某企事业单位上班的张小姐年后选择了跳槽,她接受中新网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下次就业会结合自己兴趣,看重学习潜能,“但不会改变行业。”

  谈起行业的改变,大学生就业会不会首选蓝领职业呢?李睿称,会考虑的,毕竟现在蓝领比白领赚钱也不少,而且做技术工也不错。“但如果未来转行的话,会优先考虑互联网行业。”李睿说道。

  在行业的的选择上,智联招聘上述调查指出,IT/通信/电子/互联网行业白领的事业信心指数远远超过了其他行业;能源/矿产/环保行业白领事业信心指数受挫,跳槽意向较大。

  大学生就业难

  岗位竞争激烈学非所用无奈转行

  去年,智联招聘发布的《2015年应届毕业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从已签约的学生处调研得出,近四成大学毕业生就业并不对口。相比之下,只有工学、医学及管理学等专业,因其知识实用性较高及行业排他性较强,就业对口率均在60%以上。

  “转行”,成了很多学生一出校门就不得不做出的无奈选择。

  毕业于北京某知名高校经济专业的杨婧就有着类似求职经历。两年前,杨婧本科毕业,本以为凭借专业优势可以进入银行工作,但没想到该专业应届毕业生太多,在激烈的竞争中她最终没能找到理想的工作,只好退而求其次,进入一家杂志社做起编辑工作。

  “每天的工作基本都是在编辑校对稿件,和文字打交道,而且大部分的文稿都和经济学不沾边,当年在学校学的专业几乎没用上。”杨婧告诉记者。

  谈到当年入学时的初衷,杨婧感慨说,当时,自己和家人都觉得学经济专业职业发展前景好,但是到大学毕业后才发现,谋一份对口的工作比自己想的难的多。

  课堂与实践脱节“学以致用”同样遇困惑

  一些毕业生与自己的职业理想渐行渐远,但也有不少人在一番坚持后找到了心仪的工作,即便如此,他们同样要面对步入社会后的心理落差与不适。

  28岁的梁晨是北京一家制衣公司的服装设计师。当年考大学时,出于对设计工作的热爱,她报考了北京某高校的服装设计专业,大学毕业后顺利成为了一名设计师。但随后她才发现,工作远非她当初想象的那样。

  “入行以后我发现,设计师的工作十分繁杂,每天除了设计外,还要安排对样衣进行多次修改,此外还要写工艺单、修改意见、款式说明、进行图案开服打样等等,琐碎工作占到日常工作的一半之多。”

  梁晨说,毕业6年后,当年的同班同学中,大约有70%都转了行,自己是为数不多还在坚持的人。

  梁晨的这种心理落差感颇具代表性。去年,麦可思研究院编著的《2015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对2013届、2014届大学毕业生工作与职业期待的吻合度进行了分析。其中,2014届大学毕业生工作与职业期待的吻合度为46%,2013届为43%。“不符合自己的职业发展规划”是不少大学生工作后的感触。

  “一方面,面对琐碎的日常工作让人疲惫,另一方面,知识与实践的脱节也让人难以适应。”

  梁晨回想起自己工作的第一年,有很多基础操作都是从零学起,而当年学校设置的那些高数、品牌策划运营等“高大上”的课程基本没用到,倒是一些基础的工艺课、制版课比较实用。

  “当年学校也很少为我们提供社会实践机会,毕业后才知道设计工作到底是怎样的,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梁晨说。

  择业遇烦恼折射高校定位模糊?

  其实,每到毕业季,大学生就业、择业压力都会成为舆论焦点。“学非所用”究竟是一种正常现象,还是一种资源浪费?大学生择业烦恼背后折射出怎样的问题,引人深思。

  “其实我们所说的专业对口要分两方面看,一些注重培养通识人才、淡化专业界限的高校,其毕业生专业对口率较低是正常的,但以就业为导向的高校则更应该关注对口率的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熊丙奇强调,从世界范围来看,通识人才的需求比例仍然是少数。通常情况,作为少数的一本类院校应该注重通识教育,培养学生的基本素养,而高职高专甚至一些二本院校,要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主,要注重职业化培训和专业对口。

  “遗憾的是,目前中国很多高校的定位是错位的,社会的认知也存在偏差,因此出现了一种现象,本应进行通识教育的学校变得‘职业化’,本应进行职业教育的学校变得‘空心化’。”熊丙奇认为,这种高校定位不清导致了所谓“学非所用”的困惑出现,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不同类别的院校要进一步明确自己的人才培养方向。

  西安晚报新闻评论:

  一边是企业难以招到合适的员工,一边是求职者面临空前的就业压力,这种现象正在北上广等地方出现。(2016年3月3日中国新闻网)

  企业喊“2016用工荒”,劳动者叹“2016就业难”。两种现象并存,其实不奇怪。

  企业赢利不足,税负又不轻,开源节流是必然的——员工工资提不上去,愿意来的自然少。再者,低工资、低消费的生活方式,对如今的年轻打工者来说,显然是不容易接受的。对许多企业来说,依靠低成本劳动力获利的生产方式已走到尽头。通过竞争实现优胜劣汰,在这个过程中完成转型升级,这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主持人:春节过后,不少地区出现了用工荒的现象,有招聘网站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外来务工大省广东省用工缺口为46%。用工荒出现的同时,就业难也存在。据人社部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是765万人,比去年增加16万人,就业压力非常大。

  于静(山东):就业难和用工荒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对称性。比如,存在用工缺口的多是一些服务性行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而相当一部分求职者的职业规划显然没将这些行业考虑在内。这完全可以理解,我们不能要求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放弃专业和梦想,跑到工地上去当泥瓦匠,这不是工作高低贵贱的问题,而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简单道理。

  主持人:一边是用工荒,一边是就业难,这两者的同时出现,的确很尴尬,也很矛盾,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赵勇(江苏):大学毕业生面临的“就业难”,一方面是大学毕业要当白领的传统观念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用工大户服务行业的从业环境太差,让大学毕业生们不愿一脚踏进去。从发展规律来看,服务业将成为用工第一大户也是必然。在提升服务业从业环境的同时,人才培养体系也要大幅改革——高校多培养蓝领人才、职校多培养服务业人才。只有不断提升服务业用工环境,提升从业人员待遇和保障,再加上人才培养跟上了服务业崛起的脚步,大学生面临的“就业难”和服务业面临的“用工荒”才能得到结构性解决。

  主持人:从人才培养的源头来改革,毕竟需要时间,就现实而言,有没有更加实用有效的补充方案?

  吴江(江苏):弥合劳动力市场的供求错位,其实本该有其他更有效的途径。教育体系的人才培养与社会市场需求之间的脱节,无疑值得反思。至于企业,也同样有向求职者提供入职培训的义务,毕竟,随着人口红利的消退,劳动力即将日益紧缺,假如依旧抱着节省培训成本用熟练工的想法,恐怕多少有些过时,如何建立自己企业的吸引力,组织并稳定好自己的员工队伍,倒是更值得企业费些心思,而提供更完善的培训与发展计划,其实正是题中应有之义。基于上述视点,弥合劳动力供求错位,让供需之间匹配起来,无疑是缓解当下“就业难”与“用工荒”并存悖论的务实之策。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1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