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将滚向何方?
2016年08月1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伊里涅义信息咨询中心”网站是由俄罗斯宗教与邪教研究专家德沃尔金·亚·列教授在莫斯科大主教、全俄大牧首阿历克塞二世的支持下于1993年创建的专业反邪教网站。该网站与各国家机构及媒体都有紧密的联系,是一个宗教问题研究中心,主要研究新兴宗教运动、邪教及膜拜方面的问题。阿列克谢·潘克拉托夫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哲学系,在莫斯科大学亚非国家研究院中国哲学部学习过。2001年该网站刊发了阿列克谢的文章,该文章通过对《法轮大法》一书诸多内容的分析和点评,揭示了法轮功组织邪教本质及李洪志的无知,认为李洪志所谓的学说就是恶魔学说。

    1999年秋,作为与中国有联系的我收到了一封别人转寄给我的不长的信,这封信是有人寄给莫斯科的一家杂志社的。写信人署名孟子,与中国古代哲学家孟子同名,信末这样写道:

    “我寄给您一本《法轮大法》的书。法轮也以万字符号表示,但它代表的却完全是别的意思。这是一本很好的书。如果您能够不带任何偏见地把这本书读完,那么您就会真切地感觉到什么是法轮。祝您成功!”

    随信转给我的,还有一本很厚的、蓝色封皮的书——《法轮大法》(俄语版)。我把有这位孟同志地址的信封扔了,看了一眼这本书,便把它放在了书架上——这一放就是两年。

    两年后我想起这本书,是因为有一位不知名的中国人打电话到我家里,并给了我一封让·苏因(女画家)在记者之家举办的画展的邀请信。我刚一进展厅,就有几位俄罗斯姑娘塞给我一些法轮功组织的广告传单和一些宣传该组织及其成员在中国受到迫害以及法轮功能治愈练功者所有一切疾病、让练功者永葆青春的小册子。

    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力度确实是很大,但是这些传单里的很多东西让我并不舒服。请人来是为了看美丽的画的,而给我们的却又是别的宣传单。他们在这些宣传单上不断地强调法轮功不是邪教组织,不是商业组织,也不是政治组织;但是中国政府还是不能接受法轮功的存在,对其信徒进行迫害。他们不停地强调法轮功成员都是善良的人,“停止镇压法轮功活动”、“全世界都在支持法轮功”、“法轮功是强身健体的”、“法轮功大大改善人的健康”等等……

    它说镇压他们的人都是野兽,都是反对自由的人;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它的信徒就是生活在天堂的人一样。不过,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法轮功所说的这些都不是真实可信的。

    无风不起浪。中国政府一向都是以其实用主义的态度受人称赞的,如果被捕的法轮功成员有数千名,其挑头者被判的刑期很长的话,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已感觉到,法轮功组织的存在已严重威胁到国家安全和社会健康。如果说只因人们练习气功(既不干涉政治,也不参加什么宗教活动),就要对他们进行压制,并以此挑起国际事端,这样做是很荒唐的,完全不合情理。况且,气功是政府认可的中国民族财富,在学校里可以开设气功课,而佛教(按照法轮功创始人的说法,与法轮功学说有联系)是官方认可的五大国教之一,改革开放以来从来就没有对它们进行过任何迫害……

    为信仰坐牢当然不好。但是,法轮功的结论根本站不住脚:就算认同法轮功的说法,迫害法轮功的都是充满兽性的信仰自由的反对者,而法轮功信徒都是天堂的公民,这种不能自圆其说的证明本身就是荒唐的,无论出自哪里都不能容许。

    法轮功实际上是不甘政治寂寞的。2000年,法轮功信徒在天安门示威游行,企图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的像挂到著名的天安门,并遮住毛泽东的巨幅画像(南中国早报2000年1月30日报导)。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的反应就可以理解了。

    一方引用“新华网”的官方消息说法轮功信徒有很多都发生了冲动性精神病,他们把亲人当作魔鬼杀死,或者以极其狂热的方法自杀;法轮功方面则说这是共产党鼓动性的虚假宣传。法轮功反对者指出,有很多法轮功人员只把治病的希望寄托在李洪志宣传的功法上,拒绝接受医治帮助;这往往导致了致命的结果(顺便说一句,法轮功功法的安全性引起了不少医生的怀疑)。法轮功信徒则对此表示否认,他们举出一些医生对法轮功功法的肯定说法及法轮功神奇地治愈了一些不治之症的例子作为回应;不过从官方正式的有关资料来看,法轮功信徒的这些说法还是让人怀疑的。不过以我看来,法轮功成员有两点是很难解释的。这些并不是道听途说的或是没有根据的说辞,而是我们能够感觉到的客观实际。其一,法轮功喋喋不休地说,他们不受任何集权控制,但却一下纠集了上万人举行示威游行反对镇压,还有很多境外来者在指定时间到达了指定地点。高层操控,一目了然。其二,法轮功称其活动是非商业性活动,因为没有任何会费,书籍也是免费传送的。现在我们拿不出他们售书的直接证据,但据当局估计,李洪志销售首版书籍获利550万美元。要知道,不断印书需要花钱,且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印量不小,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把这个暂且放到一边。当这个事情掺入了政治,当其兴趣远离了“身心完善”,当话题谈到了钱,而且还打出了“人权”字句的时候,就很难说谁对谁错了。所以,要想对法轮功及其创建人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唯一的方法就是看清法轮功学说、李洪志的讲话及他写的东西的本质。如果能从这些东西中明白李洪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那么因李洪志及其产物和信徒而起的大部分问题都会自动消失。

    在文化宫我没法了解法轮功学说的本质。所以,一回到家里我就找出《法轮大法》这本书读起来。

    我一直看到深夜,我抬起昏沉的脑袋从书桌前站起,满怀着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信心。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有精力去战胜法轮大法的,因为这需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鉴别家。所以,我希望人们能从我的这篇文章中得到一些有益的东西。希望对那些疲惫地读着李洪志的书、不去想明白他写的究竟是什么,而被永葆青春和保证让人保持清晰头脑的许诺所迷惑、只想着去练功的人能有所帮助。我希望他们能明白,想得到永久的青春是不可能的。

    我稍后再对书的内容作一些分析。我首先想说的是这本书是怎么写的,而不是写的是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两者也是不可分的。在这里,形式和内容得到了完美的配合;你会明白,这样的真理是其他语言无法表述的;用这样的语言描述出来的真理是永远都不会等到什么好结果的。

    语言,这是一个无关痛痒的东西。很多教堂的神父都是精确和华丽地表达自己思想的天才。如果哪位圣人没有这种天赋,那么他的讲话就很简洁明了。东方有关气功的经典著作《黄庭经》,到现在都还是一部很好的作品。庄子的风格至今受人称赞,《法句经》也是一部很不错的诗篇。所以如果有某位老师不安于自己的笨嘴拙舌,要跑出来到处讲课、写些厚厚的书;那么我们就应好好地想一下,他究竟能教给我们什么。

    当然俄语版的《法轮大法》是中国人翻译的,所以这里没有什么特别要问的。但是,当我看了从网上下载下来的中国原版《法轮大法》的时候,我的心情一点也没有轻松起来。我早就知道,如果同样的说辞在一段话里就重复了四次,而下段提出的说法又与前一段自相矛盾,那么你就不能说是翻译的原故了。怪不得李洪志不得不说(这里及接下来的语句都引用自《法轮大法》1999年版):

    “《转法轮》在文章的表面上不华丽,甚至不符合现代语法。但是,我如果用现代的语法来整理这本大法的话,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文章的语言结构规范而漂亮,却不会有更深更高的内涵。因为用现代的规范词汇根本就无法表达大法在更高的不同的层次上的指导和法在每一层的表现,以至带动学员本体与功的演化与提高这种实质的变化。”

    为向读者传达李洪志语言重复啰嗦的风格,最好连续引用3至4页,否则难以置信,不过,请相信我,整个书中内容的重复度之高,以致于我们随便翻开一页就看到:

    “如果采用男女双修的方法训练,如果掌握不好,就会入魔,就成了邪法。在很高层次上密宗要想采用男女双修,必须这个和尚、喇嘛修炼到很高层次中去。那个时候他的师父带着他进行这种修炼,因为它心性很高,他能把握住,不流于邪的东西。而心性很低的人是绝对不能够采用的,采用了就是会入邪。因为心性有限,在常人境界中欲望的心没有去,色心没有去,心性的尺度在那里了,保证一用就邪的。所以我们讲了,随便在低层次上传,那就是传邪法。”

    人们说,重复是枝节小事,只要思想清晰就好——我对此说法不敢苟同。该讲原则就要讲原则,岂容随便打折扣!在什么情况下会入邪法,在什么情况下不会入邪法,这几句话翻来覆去说,从头至尾令我很难搞懂也很难记住内容,这就暴露出作者的很多问题。往最好里说,说他不能简明扼要地表述自己的思想;也可以说他是白痴,因为他怀疑我不能一下明白其义,也就是他把我当成了白痴;最后说不好听的,也可以说他在玩弄洗脑技巧,故意把我绕糊涂,企图把我变成白痴,而我还没有到白痴的这地步。重复对李洪志来说似乎是其惯用手法之一。不难发现,重复构成语义节点的重点语汇,其目的就是要把你绕糊涂,让你被动接受,如:“因为心性有限,在常人境界中欲望的心没有去,色心没有去,心性的尺度在那里了”;“在很高层次上密宗要想采用男女双修,必须这个和尚、喇嘛修炼到很高层次中去”,如此重复饶舌,就像说“窗户的玻璃是透明的是因为窗户的玻璃是透明的”一样。

    好像,我也要犯这样的错误了。还要玷污多少人啊?因为有几百万的人都很郑重地把这本书看作是智慧之所。所以,我认为应该要好好地深思。众所周知,跟医生讲话不得不要用医生的语言。这个李洪志我是永远都忘不了了。实际上我是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李洪志的文笔是有感染力的。我收到的宣传单里有一栏是“法轮功信徒是如何谈法轮功的”。上面有一位来自雷宾斯克市(译者注:俄罗斯城市)的名叫维亚切斯拉夫写的自白。如果上面不是写着他的名字,我倒是宁愿相信自白是李洪志写的。因为所有的都是李洪志的风格,完全就是中文的句法,语法很不正确;缠磨人的重复,大量的演说式的提问,破碎的语句,大量的比拟等等。我倒是乐意在这里把自白的每个词都分析一遍,找出相应的中文语法结构并与《法轮大法》里的句子进行对比;不过,这也许对他的打击太大了。维亚切斯拉夫这个小伙子真是可怜!不过,也许并没有那么可怕,这个东西并不是他写的……

    《法轮大法》里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书的第217页写道:

    “某人说,他三五天可以教会你治病,教你‘抓一下手就把病治好了’。你试着抓住灵魂看看!人是最弱的生物,而有理智的灵魂是非常凶残的。他指挥你的大脑,随意地摆弄你……你说你想抓住它。怎么抓住?你的手是凡人的手。你甚至都不能碰到它。你把手伸到这里、伸到那里,但它看都不看你一眼。也许它还在你头上笑呢。它觉得你在那里挥手是很可笑的。如果你真地接触到了它,它就马上弄伤你的手,你就受到真正的伤害!有一次我看过一个病人。经所有可能的临床检查后,确认他是个健康的人,手也是正常的;但是他就是抬不起自己的手,手就这样吊着。我就是碰到了这样的病人。他的身体是处在另外一个空间,并受伤了的。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残废人了。既然他的身体已经受伤了,他又如何不残废呢?……如果你想抓住理智的灵魂,但又抓不住,那么它就是没有看你。如果你碰到它了,那么它就会弄伤你的手。”

    我们要问了,如果把这上面这一段缩短四倍,那么“大法在更高的不同层次上的指导”又有什么好难受的呢?真的是,好的文学语言和天才姐妹会阉割掉“法在每一层的表现,以至于没法带动学员本体与功的演化”,注定是没法“带动提高这种实质的变化”?够了,我难道也已落入邪法了?

    我还很想引用更多的话,不过我们就到此为止。最好是解释一下,为什么随便翻开《法轮大法》,我们就碰到了这种异国情调的东西。书里讲的是佛法和气功的个人修练?只不过李认为,为了声誉团结,他应该把他知道的有关东方神秘修练的东西讲出来。法轮功没有采用臭名昭著的密宗仪式的双修。但书里有一整个章节都在讲双修。如果把这个章节里水份的东西都拿掉,那么我们捕捉到的、还算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一句话:“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不过,这里还有一句更有价值的话:“这种方法不是地球上产生的,它起源于外星球。”任何关于密宗的、有陈腐味的小册子都还能告诉我们,什么是阴和阳(我们提请大家注意的是,李洪志的书是讲气功的书,整整有338页,根本就没有对这些作出解释),男女是通过什么具体途径进行阴阳交换,密宗瑜伽在技术技巧上与通常的淫秽东西有什么不同;如果信徒光追求短暂的快感,对他们有什么具体的危害(“精子的流失”)。但关于这些,李洪志的书一句话都没有提。如果他不打算讲述自己的理论,那么他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禁止那些还没有得到提升的学员进行修练,告诉他们每个人的体内都存在阴阳,所以练习这些功法完全就是多余的。那么到时这位首脑会讲些什么呢?我不知道,不过,我怀疑会更糟糕——李洪志想向人们显示他的视野有多开阔,但他的学识又不够。

    李洪志在书的前言里把他的那套系统称作“佛法”,想以佛教的威望来支撑其系统。当然,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悠久佛教传统历史的国家,这样的作法可以让他吸引更多的信徒。不过,实际上可以把李对佛教的态度简要明确如下:使用后,就扔掉了。他刚宣称完自己的学说是佛教学说,马上就说,佛教给我们的一切及传统佛教学校教给我们的一切都可以忘掉了。更确切地说,如果相信李,佛传给我们的只是少量的真理。而所有的真理是藏在释迦牟尼说的84000个佛教流派里的。我们从佛教流派历史所知的禅、净土、天台、华严(这些都只是中国的,还没有讲到印度的)等,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我这里只是把我所理解的,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出来,要理解他说的真是非常不容易,因为李洪志说的要神秘多了:“释迦牟尼说有84000个佛学派……但是,佛教里就只有十来个”,“佛教的法没有包含所有的佛法”,“佛学里所包含的法不可能包罗所有的佛法,它只是佛法里一个小小的部分”。

    这就产生了一些问题。这几千个学派是谁建的?什么时候建的?是释迦牟尼佛么?因为按李洪志的说法,释迦牟尼并没有讲述出所有的真理(“释迦牟尼没有说出他知道的所有佛法”——《法轮大法》第18页),而那84000个佛学派恰恰就包含了所有的法。那么说他就不是佛了。

    如果他不是创始者,那是谁?为什么那时这些学派叫佛学派?因为“佛教”可是从“佛”这个词来的。既然释迦牟尼都知道所有的真理了,为什么他还要传那些不全的真理(因为既然他提到有84000个佛学派,那么在他生活的时代就已经有这些学派了)?不过,李洪志又说:“释迦牟尼于2500年前在印度创立了佛教。”(第77页)

    “原始佛教只把释迦牟尼作为祖尊来供奉的,可现在的佛教出现了众多的佛和大菩萨等,而且是多佛的信仰。出现了对很多的如来佛的信仰,成了一种多佛的佛教。如阿弥陀佛、药师佛、大日如来等等,也出现了许多大菩萨。这样一来整个的佛教就和当初释迦牟尼创立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第79页)

    李洪志一边信口雌黄,一边把自己称作老师(而且还是大写的):让他去号召和平和友爱,让他去治病,让他在天上飞并到处扔法轮吧——这只是表明,是应该给他洒点圣水了……

    顺便提一句,关于可能存在于“不同空间”和处于“不同层次”的各种佛教学说,李也企图想告诉我们点什么:

    “可能有的人看了,说上天了,到了天国之后,发现上面的《金刚经》和下面的《金刚经》每一个字都不一样,意义都不一样。这个《金刚经》怎么和人间那个《金刚经》不一样了呢?还有的人说:极乐世界的经书和下面的简直面目皆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不但字不一样,涵义、意义全都不一样了,发生变化了。”(第17页)

    你可以宣传你的学说,但是你不能硬把自己不是佛法的东西说成是“佛法”。为什么李洪志的不是佛法呢。我这里解释一下。因为佛法就是佛陀佛教人的东西,人们把他叫作佛陀。李洪志现在教的东西并不是佛陀佛以前教的;所以,李洪志的学说就不是佛法。

    希望我已找到了一点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可以跟李洪志在各种层面和问题上争论一下……

    那么李洪志到底教的是什么?

    总的来说,这本书(《法轮大法》)什么都有。比如,有讲动物的,说黄鼠狼和狐狸通过自我完善获得力量,并变成了魔鬼(见“鬼魂附体”章节)。这是李洪志从中国民间创作中拿来的。还有章节讲到2亿6千万年前人类文明的毁灭(第24页:“我仔细地查了一查,发现有81次人类完全毁灭了”)。书里还有很多这样内容,但这种材料的堆积、这些个常见的书都并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去掉任何一个章节都对整个书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关于李著名的功法,就不值得多讲了。你读到书末的功法,就会明白,它不可能有任何神奇的治病效果的。我没有在山里跟着神秘的长老学过,但我好歹也学过几年气功。所以,我可以确切地说:李洪志宣传的并不是气功。这是一些最初级的粗浅的功法,而且还去掉了气功练习中关键的东西——进行呼吸练习。扔掉了气功中的呼吸练习——这还真是无以相比……这都能成的话,都不用教歌剧演员正确的呼吸方法,就直接可以把他们培训出来了。

    这样,这本书里也许就只有三个相互缠绕在一起的根本点(可以把它们叫作《法轮大法》的核心),这就是:“法轮”、李洪志本人及恶魔学说。

    “法轮”,这是从佛教借用过来的。“法轮”最初的意思里并不是说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或者说是一个哲学术语,而是一种诗歌上的隐喻。“转法轮”的意思是“信奉学说”。

    “法轮”在李的学说里,是他“给习练者下在小腹部的”、具有高能量的、肉眼看不见的圆形实体。法轮下给学员后,它会自动不停旋转,从宇宙中吸取能量,并能够演化能量,帮助学员练功。(第38—39页)

    李洪志称“法轮”都是由他亲自造出来的,至于由什么造出来的却不说。“法轮”唯一的定义是,“法轮是不停旋转的、具有灵性的高能量物质体”(第288页)。总之,这是个唯一已知的具有灵性的生命体……“法轮”究竟是人还是神?李洪志对此只字不提。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践结论。练功唯一的安全保障是“法轮”,而成功的唯一途径是得到李老师的认可;能够下“法轮”的只有他一个,其他功法没有“法轮”。(第38—42页)

    莫斯科赫尔辛基集团(保护并从事邪教活动的组织——译注)成员在关于法轮功修炼问题的科学法律咨询中指出:法轮功不能算作宗教组织,因为法轮功没有宗教仪式(换句话说,没有供奉、没有神秘仪式、没有清规戒律)。但是得到“法轮”就意味着进行了宗教仪式。在人的体内放置了毫无思想的东西,却告知他这东西具有神奇力量,可以帮他消除灾祸、避免犯错,如果这还不能称为宗教仪式的话,那该称作什么呢?法轮功显然具备了古老萨满教(用巫术祛邪治病的一种古老宗教——译注)的所有特征。如果这样的仪式还不够地道的话,还需要什么呢?李洪志经常夸口自己可以和全世界任何一个学员保持无形的联系(第109—110页);称只要心诚并多看他的练功录像带就可以获得“法轮”,看李洪志原汁原味录像带的效果可一点也不比卡斯塔涅达(注一)麻醉之旅的效果差。

    李洪志承诺其“法轮”有以下两大功能:一是获得神奇的效果;二是以最小的力气和时间达到这种效果。这样的许诺恰恰是一些金融传销组织或一些下三烂组织的典型特征。他许诺,下在人身上的“法轮”会保护你不出偏差,不知不觉中就发展了你的心智,最重要的是让你以最少的练习达到最好的效果。你吃饭、睡觉、上班,“法轮”都在功的演化当中,“法轮是有灵性的东西,它自己知道做这些事情”(第41页)。

    换句话说,人被植入别人的意志,某种“知道做这些事情”的“灵性的东西”。当一个名不符实、有明显严重心理问题的人给你植入了某种有思想的东西,难道不可怕吗?但愿这种有思想的东西不要像李洪志那样清楚地思考问题……

    《法轮大法》的作者和“法轮”是两个不可分割的东西。只要一讲到“法轮”,马上就自动扯出以下这个东西——“李洪志同志的个人膜拜”。

    李所擅长的就是:他就是法轮的主人。

    他无所不在,他一直在无形中看护着自己的弟子:“我们的练功场比其他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的法身从一圈,练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在罩上面看场。”(第110页)

    他让弟子手里拿着他的照片进行祈祷(不是佛的像,而是他李洪志的照片——第157页)。李洪志在吹捧一个学员时天真地说道:“有天他开了天目,他看什么都很清楚了。于是他认为:‘也许,我不是个普通人,我的天目看得比所有人都清楚……是的,是的,我不是个普通人’……‘也许,我也是佛’,他说道,‘让我好好看一下自己吧’,他看了一下自己,‘哦,我真的是佛啊!’……他想,我是佛,那么我身上穿的也许是佛衣?于是他马上看过自己穿着佛衣了。这个人高兴得要死。‘也许,我不只是佛,还是个不普通的佛?’他又继续自我问道,于是他就真的看到自己是个伟大的佛了。‘也许,我的地位比李洪志还要高?’他又看了看,真的,他真的比李洪志高……这是魔鬼让他思维一片混乱了,魔鬼还对他耳语道:‘你甚至都高过李洪志了,你比李洪志高多少呢’……从此,他就确信地说:‘我是佛。从此,你们不需要从别人那里学什么了。因为我就是佛,我告诉你们该作什么,该怎么作’,这样他就开始为所欲为了。”(第181页)

    我们不妨想一想,为什么李洪志能教,别人却不能?因为,也许,他们——不是李洪志;他们谁也不敢说自己是佛,而他却捎带地宣称自己高于一切“伟大的”和“非凡的”佛。然后,他对我们说,法轮功不是宗教,它只是保健操……

    李洪志驱赶魔鬼,而魔鬼到处都是,他们装扮成人。李洪志讲了他在贵州战胜蛇妖的故事。过去明朝有个修道的人有蛇附体,被蛇占了他的身体。“他化成了一条大蛇跟我捣乱。我一看,太不像话了,我就把它抓到手里,用了非常强大的一种功,叫做化功,把它下半身化掉了,化成了水,它上半身跑回去了。”(第159页)

    只要与李老师观点相左的书都充满了魔鬼。“我告诉你那书中啥都有,和他练的东西一样,它是蛇,它是狐狸,它是黄鼠狼。你看那些书,这些东西就从字里往外跳。”(第97页)

    各种各样的“魔鬼”成群结队地想方设法干扰任何一个修炼人(这些章节有:“附体”和“练功招魔”),于是李洪志就为所有人提供一个保护罩,作为交换,他只是要求学员无条件地遵循他的学说;至于其他人,就不关李老师的事了,他的保护是不可能罩着不信他的人的(第101—102页)。李差不多在其书的每一页都在为魔鬼担忧,如果真的认真地看待这些的话,那么那些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保证就会精神失常。当然,首当其冲的受害就是孩子。这样的例子在法轮功的网站上就有很多。有一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法轮功份子不是闭口不谈这些个事实,反而是要在网上公布,好像这些东西对他们有益似的?

    一个叫杨杨的小男孩真正地看到了很多魔鬼,并用神秘的咒语打他们:小男孩来到他奶奶(她从法轮功组织里脱离出来了)家里,他看到奶奶身上粘附着很多魔鬼,我们看到书里是这样写的:

    “为把自己的奶奶从这恐怖中救出来,扬扬想了一个办法,并且告诉了妈妈。于是,妈妈帮他做了九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杨杨悄悄地把他们分别贴在了奶奶家中各处。口诀一贴,金光闪闪的大字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护法神,顷刻间,那里的魔消失得无影无踪。奶奶再也不骂大法了。小杨杨还提醒他妈妈说……若对法有一丝不坚定,有半点怀疑,那……邪魔疯狂地占据、控制着,很难再有清醒的机会。那时你们就连唤醒和摆脱魔鬼的机会都没有了。”

    有一个10岁的小女孩(她从3岁开始就在法轮功邪教里生活)经常出现幻觉。“老师喝了很多碗毒药。天上的碗与我们的碗是不一样的,小女孩用手比着碗的大小(就象水桶一样大),说毒药是黑色的,上面雾气腾腾的。如果老师抛弃了那些人,他就不会喝毒药了。还有很多学员很难克服提高心性的障碍,老师也为他们的痛苦感到难受。”当小女孩的妈妈半夜起来去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散发法轮功册子时,小女孩说她就飞在空中跟着妈妈,看见妈妈的自行车后面有一个旋转的“法轮”,“法轮”在推着自行车往前走。李老师在天上也注视着这一切。“女儿还说,从她的眼里发出了两道光照着我,我的后脑勺附近有一个发光球体样的东西,球里还写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0/31/18796.html)

    这些材料已足以让我们立即无条件地把法轮功列入最阴森、黑暗的极权邪教组织的名单之中(而且它还很好地研究出了一套把人变成僵尸的系统),而李洪志则应被长期监押。

    现在李洪志正在美国喝他那碗毒药呢。

    总之,经历了所有这一切后,法轮功信徒宣称他们不是宗教组织的声明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法轮功邪教组织创始人吸取了文鲜明及其类似组织的反面经验,决定以其最主要的特征——宗教崇拜与这些人和组织区别开来。

    我们还可以谈一下李洪志的科学性,他总是以科学性自命不凡;但他的科学性与“新纪元”系列运动(注二)是一样的,法轮功符合该运动的所有特点。李洪志说,第三只眼比显微镜看得还清楚,法轮功学说高于科学,这显然说得还不够;不然的话,他就可以不用脸不红心不跳地讲述几亿年前人类文明毁灭81次的历史。李洪志还贬低科学方法,在其书中前言部分,自诩保证说会揭示从分子到宇宙的物质构造秘密。如果谁还没有厌烦的话,请看以下揭秘:

    “佛教中讲一切现象都是幻象,都不是真的。为什么它们是幻象呢?这可是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但实际上它们在我们这个空间并不是我们看到的样子。比如……人体……就是由分子构成的。电子绕着核子在转动。整个身体都在动……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可是眼睛却看不见真象,这双眼睛能给人造成一种错觉。”(第44页)

    总之,李在对科学的问题上并不好于其对佛教的态度——只是一个充满诡计的广告手腕,仅此而已。

    说李洪志教人向善,其学说的本质就是“真、善、忍”,其实是谎言。罪恶恐怖的魔鬼、附体的故事充斥其书中,且讲得活灵活现,蒙骗了不少读者。而向善的抽象学说可以在共产主义建设者的道德守则中看到。李洪志的说教毫无新意,孔夫子早就倡导仁,仁即善,但孔夫子绝不是骗子,更不是不学无术之人。

    最后想说的是。在书的衬页印有这样一行大字:“亲爱的读者们!来实现上帝的旨意吧!”不过,李忘记说这个上帝是谁了。真的,我们很想知道,谁又是他的上帝?

    注一:卡洛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出生于南美洲,他的研究重点是“印地安人使用的药用植物”。为了收集人类学资料而于墨西哥遇见了印第安老巫士唐望(Don Juan)。巫术是使人知觉自由与完整的追求,绝不是怪力乱神的迷信。卡斯塔尼达的经历也远较一般怪力乱神更为复杂深奥。卡斯塔尼达本人似乎严格遵守着唐望所阐释的观念,生活十分隐匿与不可捉摸。在印第安巫士的药草与修炼模式的指引下,巫士得以看见人类与自然的界限,看见生命能量的基本形态,并透过巫术,将生命能量转化为巫士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巨大力量,而这就是巫士所拥有的神秘精神力。这是一门玄之又玄的修炼之道。

    注二:“新纪元”运动(New Age Movement),又称新时代运动,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社会现象,起源于1970-1980年西方的社会与宗教运动。新纪元运动所涉及的层面极广,涵盖了灵性、神秘学、替代疗法,并吸收世界各个宗教的元素以及环境保护主义。它对于培养精神层面的事物采取了较为折衷且个人化的途径,排拒主流的的观念。事实上,新纪元运动和各种心灵运动有诸多相同之处。许多心灵运动,例如新异教主义与超个人心理学就和新纪元运动有很大的重叠.对新纪元的批评主要有两个方面:缺乏适当的科学根基与检验;违背或滥用传统宗教、哲学与文化的权威。某些传统宗教的信徒认为新纪元思潮是异端、不道德而且没有任何神圣经典或传教传统,无法提供明确的人生指引。美国作家肯恩·威尔柏认为新纪元陷入了一种迷思,他称之为个人/超个人谬误。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6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