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开业半年陷困境 古玩城普遍生意惨淡
2016年08月15日
来源: 三湘都市报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开业仅半年,这个长沙市最年轻的文玩市场就面临夭折的命运:因经营不善,投资运营高桥文玩珠宝城的公司陷入破产困境,不仅欠下巨额物业费,商户们数十万的保证金也无力退还。

  5月,一场银饰展在长沙某古玩城开展,吸引了收藏爱好者参观。记者 田超 摄

  ■记者 潘显璇 梁兴

  两层楼、130多个商铺,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祭出了一年免租期的优惠条件,进行了大半年的招商,结果却只吸引了20多个商家入驻。即便如此,今年元旦,在一片冷清和唏嘘中,空铺率接近八成的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还是开业了。

  遗憾的是,开业仅半年,这个长沙市最年轻的文玩市场就面临夭折的命运:因经营不善,投资运营高桥文玩珠宝城的公司陷入破产困境,不仅欠下巨额物业费,商户们数十万的保证金也无力退还。

  三湘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长沙目前的古玩市场超过10家,数量远超北京上海,生意惨淡成了通病,长沙的古玩城或将面临再度洗牌。 

  高桥文玩珠宝城

  空铺率近八成

  高桥文玩珠宝城的商户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选择入驻高桥文玩珠宝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时招商政策比较优惠。

  “去年5月份看到高桥文玩珠宝城打出了一则免租一年的巨幅广告,正好我有创业的打算,就去了解情况。”经过多次沟通,长沙市民陈女士于去年11月份签订了租赁合同,交了2万元押金,投入了5万元装修店铺,在高桥文玩珠宝城开了一家名为如工坊的晶石彩宝店。

  “在选择具体的商铺时,高桥文玩珠宝城招商部一再强调大部分商铺都已经租出去了,并要求商户在2016年1月1日统一开业。”陈女士说,“但真实的情况却是,整个文玩珠宝城有两层共130多个商铺,开业时却只有24个商家入驻,冷冷清清。”

  “开业后平均每天来逛文玩珠宝城的人约10个,特别冷清。”文玩珠宝城的商户说,运营方的招商工作毫无进展,直到运营方出现状况,也才仅有27个商家。

  运营方拖欠30多万

  物业费,商户被迫关门

  记者了解到,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的运营方为长沙晶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晶佳投资),租用了华雅国际财富大厦两层楼,面积约4000平方米,晶佳投资再将商铺转租给商户。

  今年4月中旬,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的商户们发现,晶佳投资的运营开始出现问题,先是招商工作停滞,公司老板熊朝阳也不肯正面回应公司的情况,甚至还一度失联。

  6月7日,长沙华雅物业在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入口处贴出了一则告知书,称晶佳投资法人代表熊朝阳拖欠了32万元物业费,将停止对文玩珠宝城供水供电。随后,商户们被迫关门歇业,6月12日,物业暂停了供电。

  “我们商户的物业费和水电费都按时交给了晶佳投资,结果这笔费用却被扣留了。”商户们气愤地告诉记者。

  运营方:

  公司无人接盘将申请破产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长沙高桥文玩珠宝城的商户们有点措手不及。

  “合同没到期,但现在文玩珠宝城却已经没法正常开业了,积压的货物暂且不说,装修费无疑是打水漂了,商户们缴纳的保证金也无法追回。”商户们进行了大致的统计,遭晶佳投资扣留的保证金约40万,装修损失近百万。

  6月12日,记者试图联系熊朝阳,但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随后,记者联系了在帮熊朝阳处理债务纠纷的代理律师廖敦龙。廖敦龙告诉记者,晶佳投资正在寻找接盘的公司和老板,如果无人接盘,公司将申请破产,拍卖公司资产来偿还债务,目前公司的债务有400多万。

  现状调查

  古玩城普遍生意惨淡

  自2011年清水塘古玩市场拆迁改造之后,长沙的收藏格局一直处在变动之中。近年来,长沙古玩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数量超过了10家,并形成了韭菜园和天心阁两大收藏集散地。

  6月12日,记者走访了天心阁古玩城、湖南古玩城、大麓珍宝古玩城和东铭古玩城等多个古玩城,发现生意惨淡成了普遍现象,“生意难做”成了商户们的口头禅。

  位于韭菜园的一家古玩城,入口处摆放了一个显眼的门面招租广告,称该古玩城仅有少量门面招商,每个商铺位租金仅1万元。记者走进这家古玩城,发现这里有30多个铺面,但空置的铺面竟然占了约一半。在此经营的李老板告诉记者,现在长沙的古玩市场很是低迷,无人来逛、一个月没几单生意是常态。同样位于韭菜园附近的另一家古玩城,一楼的多个黄金铺面也已搬空,贴出了招租的公告。

  幕后解读

  经济下行和反腐挤压价格泡沫

  “这两年可以看做是艺术品市场自我净化、重整风气的元年。”省收藏协会副会长卢伯雄说,艺术品遇冷与经济下行和当下反腐有很大的关系。在他看来,送礼之风正在改变,文玩、书画礼品市场一路走低,有助于把“雅贿”形成的泡沫挤掉,使市场回归理性。作为礼品的当代艺术品,早已背离了其真实价值。

  “以书画作品为例,一些投机商、书画家和作品持有者联手炒作,大幅托高价格,已完全游离于市场规律之外。” 协会鉴定专家黄念曾认为,收藏市场表面萎缩,实则是一种理性回归,反腐之风让市场重新成为正常交易链中的重要一环,也让艺术家在创作上不那么急功近利。

  多而不优,面临洗牌

  古玩城生意难以为继,还有更重要的因素是整个收藏市场缺乏特色,摊大饼式的发展。 尽管长沙通过几年形成了天心阁和韭菜园两大收藏市场聚集地,但省收藏协会秘书长林安国认为,市场要合作“抱团”,但古玩城也应找到自身定位,实施错位竞争,做好专业市场。“目前来看,在做优、做专上还亟待提高。”

  据了解,长沙目前的古玩城文化特色不强,大多没有经营经验。规模较大的天心阁古玩城的东家是一家投资公司;白沙古玩城和东铭古玩城的前身是一家茶楼;白沙路的有缘古玩城更是由餐饮店改造而来。

  对于古玩城数量仍在增长的现状,卢伯雄忧心忡忡:“长沙古玩市场空前膨胀,多而不优,势必面临洗牌。”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1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