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一位雅加达人对法轮功的看法
2016年08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SiaKa-Mou是印尼雅加达著名的评论家和企业家,获哲学学士学位,经营有化学品分销公司,经常在《雅加达邮报》上发表时评文章,内容涉及政治、文化、宗教、与中国的关系等多个领域。2001年5月15日、2001年6月23日和2002年4月10日,他先后在《雅加达邮报》发表了三篇文章,分别对I.Wibowo和Peter Kerr宣扬法轮功的三篇文章进行了反驳,通过引用大量数据和事实,证明法轮功是带有政治色彩的邪教。

    第一篇:《法轮功》(2001年5月15日)

    我要说一下2001年5月8日《雅加达邮报》上的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以及中国研究中心的I.Wibowo博士于2001年3月19日在《Kontan》(印尼的一家报纸)上所写的关于法轮功的内容。

    I.Wibowo博士引用了非官方来源的说法,称法轮功成员已经达到了1亿,超过了5500万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

    为了让他的中国研究中心不致令人误解,并且不被人称为攻击中国或散布错误消息,我建议I.Wibowo博士多读读报纸和书籍。作为一个耶稣教徒,I.Wibowo博士应该多读一些伏尔泰(1694-1778)的书,特别是有关宽容的论述和其它短文,以及他的哲学辞典,他也是一位耶稣教徒。还应读些有关中国对宗教信仰宽容态度、西方教派、不容信仰、迷信和宗教斗争的书。

    《亚洲华尔街日报》2001年3月28日报道说估计练过法轮功的人(不是成员)在200万到顶峰时的几千万之间,但是大多数已经放弃了。

    关于法轮功的练习,ErikEckholm先生于2001年1月31日在《国际前锋论坛报》中写道,法轮功结合了佛教、道教和中国气功的理论,或者宇宙能量之类的元素。在李洪志的演绎中,正确练习法轮功的人激活了腹部一个无形的法轮,这个法轮会吸入好的能量,排除不好的气,以此增进健康和幸福。练功级别高的人会达到超自然的效果,比如飞行或者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读到这里,我们可以发现佛教和道教最重要的元素在这里并不存在,比如觉悟和太极阴阳理论,也没有任何律条涉及到气功,它不是正常的操练运动。

    这不禁让人推测,它可能在引导人们走向一个会造成很多恶果的邪教。据新加坡《海峡时报》2001年2月28日报道,136名法轮功追随者用自杀的方式来取得“圆满”,这是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取缔前发生的事。另有103人在取缔后自杀以追求涅槃(精神解脱)。

    直到现在,由于拒绝治疗和自杀行为,法轮功已经导致1660名练习者死亡。

    新加坡《联合早报》进一步报道说,因为法轮功,已有651人精神失常,11人定罪为谋杀,还有144人残疾。

    悲哀的是,Peter Kerr先生在《雅加达邮报》上关于法轮功的文章中也引用了一位法轮功练习者的话说,在练习完法轮功后,他们不需要看医生或吃药了。

    至于中国的政治权力和其对宗教的态度,Jacques Gernet在《中国文明史》一书中写道:“……但是从来没有神职人员能成功获得政治权力……我们发现在中国既不是人类秩序从属于神圣秩序,也不是将世界视为源于宗教仪式的产物并由仪式维持着,而这是印度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政治权力,通常被视为约束和命令的力量,而在中国被看作是给予生活和秩序的原则……但是在中国约束总是伴随着道德修正的观念……将道德规范上的坚持仅仅视为一种借口,一种残暴政权的托词,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事实上政治行动特权方式的表达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第二篇:《法轮功现在已成为政治运动》(2001年6月23日)

    Peter Kerr在其第一篇文章(《法轮功谋求生命中的另一维度》,2001年5月8日刊载于《雅加达邮报》)中提到,在雅加达只有约1000名法轮功信徒。我想知道在这1000名教徒中有多少人读了《雅加达邮报》,以及为什么Kerr只给参与法轮功研讨会中讲英语的人提供电话联系信息。

    难道他就不能找到除法轮功之外更有分量的且人们更加迫切要了解的话题吗?Kerr自己是法轮功信徒吗?我也想知道《雅加达邮报》的读者中有多少人是法轮功信徒。

    如《新加坡海峡时报》所述,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最近表示,法轮功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呼吸冥想运动,而是一个分量十足的政治运动。或许也可以说法轮功已经演变成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邪教。

    第三篇:《法轮功和共产主义》(2002年4月10日)

    自称为所谓的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Wibowo在3月14日《罗盘报》(印尼的一家报纸)上题为《印尼,中国和法轮功》的文章中指出,印尼政府和警方不应该应中国的要求禁止2002年3月3日的法轮功活动,因为法轮功是中国的国内事情,他们应该采取同样的行动,即按兵不动,正如其面对李光耀对印尼恐怖分子言论时的做法一样。这是一种荒谬的言论和无说服力的比较。

    Wibowo提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追随者3月3日在Monas广场的聚会,这些人在练习完一些法轮功操后,继续沿着雅加达大道进行示威游行,但是该游行被警方终止了,因为是只允许他们进行运动而不是游行。

    Wibowo应该知道法轮功是中国的国内问题,印尼政府不应该允许其土地和刚刚建立的自由与民主被来自不同国家的、希望进行其反中国政治议程的法轮功追随者胁迫利用。

    他进一步分析,因为中国共产党是在利用破坏手段的地下运动中催生的,因此害怕法轮功会利用同样的战术和策略。这里Wibowo再一次进行了非常荒谬的评论和对比。

    中国共产党并不是作为地下运动产生的,而是在军阀割据和内战时期,于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代表大会中形成的,当时甚至和国民党形成了联盟,但是国民党蒋介石于1927-1928年间在上海残杀了许多共产党员,背叛了该联盟,甚至迫使共产党转移到了江西,成立了苏维埃政府。

    随后,在蒋介石进一步的屠杀行动中,共产党10万人的军队于1934-1935年在史诗般的9600公里长征中撤到了延安,只有2万人幸存下来。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