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警惕“新时代”邪教
2016年08月1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澳洲著名杂志《Australian Rationalist》1999年第51期曾刊登Vera Butler博士的一篇文章,文章通过列举世界各国臭名昭著的各类邪教,对全球化影响下的“新时代”的邪教进行了透彻的分析。本文选译了这篇文章的部分段落,作者Vera Butler在文中指出,包括法轮功在内的邪教打着“宗教自由”的幌子,聚敛大量的财富,给追随者们造成的极大的心理和肉体上的伤害,但是却没有对信徒、对整个社会负责,亟需各国政府提高对其危害性的认识,与其斗争,否则我们民主的根基将遭到破坏。

    各种各样的邪教在全球铺天盖地地展开,其速度之快令人忧心,这些邪教吸引了众多的追随者,搜刮了大量的财富,这一现状亟需引起各方重视。自封的“新时代”的教主隐藏其真正目的,更没有承担起因为他们给信徒带来的精神和肉体上的伤害的责任,一味绞尽脑汁以期控制民众大脑和钱包。这些所谓“运动”的共同点就是其组织缺乏透明度。这种新的领袖族群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要求信徒绝对推崇其独裁。他们既不对信徒负责也不对整个社会负责。因此为了公众的利益,我们要更加密切关注他们的活动。

    面对一些疯狂的操控者过激的行为,很多政府试图对这些邪教活动加以一定程度的控制。但这些努力总是遭遇到大哭大闹的反对运动,指责政府侵犯宗教自由。

    在澳洲,官方对不断激增的邪教越来越担忧,因而在联邦、各省及地方成立了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会建议宗教团体造成的“巨大的情感伤害”应该被归类为刑事犯罪。他们认为:

    “宗教自由不是自由,比如诈骗,没有人有自由去给他人造成巨大的心理或者精神上的伤害。”(《澳大利亚人报》1998年10月14日)

    这种担忧随后被证明是有道理的。一名澳大利亚妇女维里蒂·林(Verity Linn)受到自称是“大师”的女子Ellen Greve(亦名Jasmuheen)的鼓动去苏格兰尝试辟谷(即不吃五谷,而是食气,吸收自然能量——译注),于1999年9月活活饿死。Greve鼓吹一种难懂的“依靠光生活”的理念,她的绝食理念诱使追随者们只依靠空气和水生活。

    在美国已经有几个反对利用思想控制手段的组织的胜诉案。在法国,据《快报》报道,因被起诉对民众实行极端的精神虐待,科学教派正在接受调查。德国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取缔邪教。在澳洲,因为自封的科学教派经营着很多国家出资的私立学校,所以政府一直遭受到反对“宗教自由”的声讨。

    在中国,法轮功邪教是一个所谓的研究团体法轮大法的衍生物,于1992年由李洪志创立。李洪志自称佛主转世,天赋异能,能够救死扶伤。李洪志在中国建立了39个修炼中心,还通过发行书籍、磁带、光盘发了大财。中国政府称很多法轮功信徒因为拒医拒药,信奉他们的“大师”,身体上、精神上都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调查显示,李洪志聚敛了可观的财富。他出生于中国,现在和妻女居住在美国。中国政府已经取缔了法轮功,并签发了拘捕令。而这个邪教则发动了大批信徒聚集在天安门公开挑衅中国政府作为回应。这是预谋的政治挑衅还是真正的信仰?——法轮功信徒信奉的到底是什么?

    中国佛教协会和道教协会指出,法轮功大量剽窃了大量佛教和道教术语,歪曲了他们的理念。

    日本的创价学会运动及其控制的政党新公明党已经和执政党自民党组成联合政权。在日本民间,这个号称拥有1200万信徒的公明党一直以来受到反对,指责其政教不分。

    国际创价学会会员分布于全球128个国家.该组织声称信奉13世纪的佛教圣人日莲的佛学理论,推崇和平、文化和教育三大宗旨——这很难算得上有开拓创新的意义,只是求得共识的最低标准罢了。

    宗教狂热最极端的例子之一就是1995年奥姆真理教(Aum Supreme Truth)教主麻原彰晃地铁投毒事件,其他的信徒也因非法囚禁一名试图离开邪教的妇女于1999年9月被捕。

    在美国,这些原教旨主义传教兄弟会丑闻缠身,经媒体披露后令世界哗然:性、毒品、伪宗教和金钱。

    很多名字早已臭名昭著,如俄克拉荷马州的Oral Roberts“牧师”(美国最老牌最有名的牧师,因经费不足公开说谎,说他跟上帝谈判,倘若三月底前,筹不到这笔钱,上帝就要取他的命。他呼吁大家快些捐款,救他的老命——译注)、路易斯安那州的Marvin Gorman(涉及道德堕落事件)、五旬节派的Jimmy Swaggart和他主持的Jimand Tammy电视节目(Jimmy为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美国人所皆知,主持一个非常有影响的电视秀Jimand Tammy,并且在政治上非常活跃,以推动强硬的反色情法律而闻名,当被揭露经常光顾妓院后,他彻底“道德破产”——译注),都有自己的“崇拜中心”,里面有着成千上万的忠实信徒,还开设圣经学院,设立拥有神学博士学位的大学,有自己的电视台和电台,利润极高的出版业,传播福音的录音产业——这些也是李洪志一直要在中国开办的牟利行业。

    这些伪宗教面临的真正的道德方面的考验是,他们的领导人缺乏基督教的慈善之心,他们都曾经诽谤甚至把竞争者告上法院,以图占有对手的教堂和教区居民。

    这些所谓的新时代“哲人”利用各种各样的理念、理论和信仰炖出一锅大杂烩,向信徒传递他们自己特别的世界观,他们承诺的“内在的平和”诱惑着那些为社会和经济压力困扰的人们。

    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先驱推崇的“另类生活方式”只是在迷惑人们,使人们失去方向,而不是在告知和教育民众。他们的目的是要追随者们对他们产生依赖感,以自由的名义把这些亟需人生向导的人变成绝对顺从的木偶。这是全世界都要面对的可怕的新极权主义。

    正如Louise Samways在她的书中所说:“怪异的组织现在处心积虑地插足商业、政治、公共服务和教育。除非我们认识到他们的危害性和潜在的危险,与其斗争,否则我们民主的根基将遭到破坏。”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