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罗永浩:锤子手机M1 一个情怀主义者的重生
2016年08月12日
来源: 商界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从代表工匠精神的锤子T,到代表配置额度的M,对比背后销量的数字可以看出,锤子手机最大的突破,是适应了市场生存法则。人们需要情怀,也需要理想主义,但那只是精神层面的高屋建瓴,难以与商业挂钩,而且并非所有人都能企及;而真正好用的手机,才是每个人都渴求、需要的。

  人生本身没有什么错。它是我们在其中泅渡的大海,我们要么适应它,要么沉入海底。

  ——亨利·米勒

  文/杨大侠

  一

  题记,是亨利·米勒恪守一生的言论,也是罗永浩做锤子科技四年来的写照。

  从坚称“T1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的谶言,到T2的“手机难产”,2015年巨亏4.6亿,再到今年“公司卖身”的传言四起,罗永浩的情怀之路可谓举步维艰、无一胜绩。

  18号,老罗终于妥协了:M1/M1L不再有T1、T2的独属颜值,高配置占据了手机主板;手机的外表,则有浓浓的山寨意味。老罗说,原因很简单,人们喜欢高配置,我们就弄高配置;人们喜欢“街机”,我们就模仿苹果的风格。

  他的情怀与匠心,在人生大海的中途,终究败给了无法泅渡的滔天巨浪。在浪潮之中,他开始适应繁复交迭的商业社会,他开始变为另一个人。

  他开始重生。

  二

  早在几个月前,锤子科技就将10月18号定为T3发布会;而M1/M1L在当天出现后,即便罗永浩说“并未放弃T3”,很多“锤粉”还是没反应过来。产品总监朱萧木说:M代表“满”,配置都顶到头。

  罗永浩说:过去因为我们配置低,我在这里向你们说声抱歉,这样的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由M系列可以预测:以后的T系列,锤子手机也将以配置为主,颜值次之。

  而代表好兆头的“M”也确实给锤子科技开了好利市:发售渠道一经公开,M1在各大平台均已售罄,数据称,销量已高达50万台。在锤子的主流机中,这是罗永浩第一次扬眉吐气。

  从代表工匠精神的锤子T,到代表配置额度的M,对比背后销量的数字可以看出,锤子手机最大的突破,是适应了市场生存法则。人们需要情怀,也需要理想主义,但那只是精神层面的高屋建瓴,难以与商业挂钩,而且并非所有人都能企及;而真正好用的手机,才是每个人都渴求、需要的。做手机的,就应该好好做手机,情怀可以有,但那只是主食后的甜品。如果情怀成为主食,它在消费者的眼中,只能沦为毫无性价比可言的骗钱行为。

  三

  在金庸笔下,最惨的主角,莫过于《连城诀》中的狄云。出生低贱,被师伯诬陷、师父误会,砍掉五指、锁穿琵琶骨,头发胡子全拔光,大腿被马踩断……从头彻尾,除了纯情的水笙、获取绝世武功、以及温情的结局,阴谋、黑暗贯彻整个故事。

  荀子说,人性本恶。社会与江湖,本是滋生恶的土壤,若无提防之心,不被人陷害本就属不易,更别提单纯、有尊严地活着。只可惜,标列出来的经验,并不如亲身体会来得彻底,否则,罗永浩也不会有这一路的一意孤行,也不会遭遇被言传5次倒闭、5次收购、1次用户起诉到法庭等负面波折。

  但这未尝不是好事,至少,这些带血的阵痛,洗却了罗永浩的种种昨非。

  四

  再次出现在锤子“春晚”,罗永浩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曾经那个口无遮拦、好勇斗狠、张嘴闭嘴就是情怀的孤胆英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谦逊、谨慎、合群的产品经理人。他将主要精力用在M1的配置介绍、对跑分的首肯、对消费心理的分析等话题之上。

  他不再大放厥词、以M1的价格底线做赌注;也不再炮轰台下的唏嘘、媒体的质问,而是谨慎而耐心地解答;他学会克制,懂得为未来担忧,PPT上的“如果我们这次还不成功”,有着不太自信的忧伤意味,也有着走向成熟的深思熟虑。

  据锤子科技内部高管透露,如今的老罗,身边的业内朋友越来越多;同时,罗永浩说,如果预算充足,锤子也将请明星代言。他开始明白如何在一个特定时代里用合适的营销手段。

  懂得成长,学会经营,这两点,应该是这四年来罗永浩最大的收获。身为企业掌舵人,偏执与易怒,是最大的两个短板,这会直接导致他们走入行业的孤岛。或许他们是为了心中的坚守,但这份坚守,同行、媒体、消费者不一定理解,也不一定买账;掌舵人的忿忿不平,终将成为局外人的八卦笑话。

  而产品盈利,也绝非情怀与诉苦所能实现的,商业社会没有同情和眼泪。消费者只会同情、敬仰这个人,但这个人代表不了产品。无论时代的商业社会如何混乱、残酷、耻与为伍,但它是时代下的特色和规则,身居时代下的每个人,没有谁能躲得过。

  五

  前段时间,大量媒体报道锤子科技岌岌可危、老罗频频打脸,分析的依据主要来自于锤子的资金问题。资金多少能否代表一个企业的成败?能,但它只是片面性的,也是暂时性的。世上并无完美的人,也没有永恒的财富帝国。对于荒唐的过去,我们可以付之一笑;更重要的是,我们活在现在,我们应该更立体地看待一个企业、一个企业家,看他们以后的生命延展。

  至少,像老罗这样,在四年之后,能将自身及产品完全打倒重来,放下习惯多年的高调姿态,以涅磐重生的形式重回手机市场,是值得敬重的。

  从来兴衰由天定,世事如棋局局新。锤子手机未来会怎样,我们无从知道;但可以确定,重生后的罗永浩,用这把崭新的“锤子”敲出的声响,会少一些杂乱,多几分谐律。

  以下为罗永浩采访实录:

  Q:这次发布会最后选在上海的原因是什么?

  罗永浩: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大型场馆基本都是供给不足的,我们订在国家会议中心基本都要提前半年,订在上海也要提前3个月、6个月。但是我们研发上有时候会延迟、有时候会改期,会出现各种变故,所以有的时候提前半年订的又没法儿改,改的话又碰不上合适的档期。

  去年是我们首次离开北京开发布会,但发现效果很好。比如以坚果为例,江浙地区在我们的销售里是戏剧性地上升的。原因是我们一直在北京开,覆盖不到江浙地区的媒体,但在上海开就可以。所以我们以后可能会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处跑着开。总体来讲,这里面有一部分是我们想这样做,另一部分是场馆供给的原因。

  Q:现在供应产能的情况如何?

  罗永浩:这个请我们研发和供应的合伙人吴德周来谈谈吧。

  吴德周:一般新发布的时候供应链的产能都会比较紧张。但是我们这一次准备还是相对比较充分,比如一开完发布会立马就可以销售,而且发布之后几个主要销售渠道都卖完了。这一块的话一定加大产能,尽快满足大家的需求。

  Q:这次从T系列变成了M系列,背后是如何考虑的?

  罗永浩:T系列是以比较激进的设计导向的系列,但原来我们不是一定要新开一个系列的。按照T系列继续走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个跟我们品牌的调性都是相吻合的。

  但是作为这款旗舰机,我们内部在做调研的时候,觉得一定要把指纹识别放前面,然而这样做之后发现传统T系列的设计语言和方式就没法儿再继续使用了。所以坦率来讲,你们看到实体键的初期还是三个实体键,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一个时期,比如有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三个圆”的设计,但是真正尝试去开磨具的时候,做成圆润的三个,设计感就会被破坏,做成平的三个玻璃片,又很难保证光泽色都一样,你拿着看的话就会显得低端。

  在这种情况下,一轮轮产品改下来,后来被迫改成“乌纱帽”式的,中间一个“圆”,两边两个“棍”。做了这个之后,开始觉得不舒服,但是某一代工程机天天拿着用,适应了之后觉得还不错,这个时候吴德周刚加盟锤子,觉得“这个太丑了”。于是我们出去给自己一圈朋友看,最后大家普遍觉得很丑,于是内部又继续做了尝试。

  那最后,吴德周就说现在选择之后两个:一个是做成“乌纱帽”式的,但是因为丑被骂,最后卖不动。另一个就是去掉两个“棍”,正面做个圆,但也会被骂,因为你原来是设计驱动型的,但至少还能卖。

  所以你现在是走到中途的时候,只有这么两个选择。后来我们只剩一个“圆”的时候给公司里200多个人看,大家都说非常好看。那又问像不像iPhone?回答说“像”。那怎么办?继续看有没有大厂做过,发现也有做过圆的。

  但是作为一家设计驱动的公司,最后弄出来像iPhone还是挺尴尬的,不过最后讨论来讨论去,就觉得要么就废掉心血投入很多的项目。要么就继续做,但做好因为像iPhone而挨骂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件事滑稽的一面是:如果你做成椭圆的就像三星,就像现在国内主流都是椭圆,大家做多了就觉得相安无事,至少没有像iPhone。这是一个很怪的逻辑。

  Q:那吴德周加入后自己感觉如何?

  吴德周:现在最大的感受是很兴奋,我这是第一次现场参加发布会,之前都是被内部安排学习在线观看的。所以这次发布会的心情很兴奋。另外,现在我们已经在做明年的项目,罗老师之前拿出个几个ID设计让我眼前一亮,确实很不一样。所以现在产品做出来,big bang也好,one step也好,确实是革命性的交互。从我产品经理的角度,一般是两个屏幕切换,所以最大的感受是每天都会有新的惊喜。

  Q:加入锤子科技后有什么变化?

  吴德周:锤子以前是项目驱动型,但是现在我们有了产品线,有了产品经营的概念,所以整个产品团队在为产品负责。另一个是现在硬件团队已经从50人扩展到了120人,所以现在平行开发两款产品是完全没有问题。

  第三是供应链的问题,在供应商的选择上,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在M1的供应产能上,也会越来越好,但也需要一点点时间。

  Q:挖了吴德周多长时间?怎么打动的吴德周?

  罗永浩:差不多挖了7个月吧。德周因为家在上海,又刚生了第二个孩子,所以他基本是不考虑的,但是我老来找他磨叽、找他谈心,有时候也假装路过上海,害怕他有压力不敢见。

  所以聊了比较多时候共识还是比较多,因为德周经历了华为15年,也就是华为手机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所以经历也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现在是华为手机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以他本来是不考虑动的,但是我们聊多了之后呢,德周对于产品也很有追求,在硬件工程上也会挑战一些更具挑战的东西,这种东西在求稳的企业里不是总有机会去做,所以我发现了以后就拿着我们的一些工业设计的东西去诱惑他,后来陆陆续续谈了6、7个月的“恋爱”,就把他骗回了北京。

  而且他非常辛苦,因为华为现在什么都不缺,他已经很久没在工作中遭遇缺钱、缺人和缺资源的情况了。到这儿来要经历很痛苦的适应吧,比如账期,现在就是先给钱也要求着别人,这在华为是不可能出现的。

  德周的另一个特点是心态特别好,永远笑着,有感染力,所以大家特别疲惫的时候,只要他在,就有感染力。

  所以我们虽然经历了研发高管团队的交接,但整体还是非常稳定吧。非常短的时间扩了一倍的规模,现在可以说在生产研发上,我们走在很好很好的一个状态上。以前我们偏弱的也是这方面。

  以前的团队多半来自MOTO,是一个高度成熟分工非常细致的大企业,所以知识上有些地方不可避免地有盲区。但华为团队经历了手机从无到有的过程,知识上基本也没有什么盲区,所以控制得比较好。

  Q:那吴德周您本人怎么看加入锤子这件事?

  吴德周:我是5月份加入的,如果现在让我再做一次选择,我还是会一样选择锤子,因为锤子的差异化一直做得很成功。硬件的差异会越来越小,软件和品牌调性将是锤子与生俱来的。另外在ID和UI上,罗老师真的是一个天才的产品经理,所以在整个机制上,我们是比较互补的。

  罗永浩:德周加盟也是让手机圈里很多人很吃惊,不太理解为什么加入这么一个各种困难的公司,但是我们确实共识比较多,这也是一个基础吧。他来了以后也为我们带来了一大批老部下,而且都是之前已经离职华为的,他把他们挨个召集起来,所以当他还没入职的时候,已经为我们召集了30多个人的团队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9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