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研究专家谈邪教在中国
2016年08月1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Centers For Apologetics Research (CFAR)护教学研究中心(护教学:基督神学的一部分,研究教条的辩证)是一个致力于邪教研究的国际网络和服务于东欧、前苏联、拉丁美洲及非洲的教育机构。1999年该网站发表此文,简述了中国存在的冷水教、法轮功等各种邪教,认为邪教已经发展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精神疾病。作者保罗·卡登(Paul Carden) 现任护教学研究中心的执行董事,30年来一直致力于邪教相关的研究,1980年加入基督教研究所(CRI)担任基督教研究杂志的编辑部主任。

    邪教是一种病——一种精神疾病,它绝对是众多疾病中鲜少能得到正确诊断和充分治疗的一种。

    正如营养不良和不讲卫生会致病一样,邪教是在缺乏真相和希望的温床里成长壮大的。

    没有哪个国家会像中国一样,精神绝望会如此显著。整个中国的老百姓都在努力重新定义成功和失败,对与错,正义与邪恶。在当今中国,寻求信仰已经变得极为普遍,且深入人心,成为各自人生的共同特征之一。

    中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王蒙,前不久曾悲叹:“道德虽然已经沦丧,但人人都需要信仰。”大批假使徒(《哥林多后书》11:13)滥许承诺,用各种谎言诱骗信徒。正如《华盛顿日报》驻外办7月23日报道:“大批穷困潦倒的人在对体制极度不满的公职人员、诡计多端的艺术家和自封的空想家带领下组成各种宗教组织,突然出现在每个城市,每个乡镇,遍布中国。”他们的残酷和野蛮是惊人的。例如,10月17日的《女性日报》曾说,中国西南贫困省贵州的一个穷苦农民吴吉发(音译),带着致富的梦想于1997年加入了邪教。

    报道称,这个邪教的领导者是一名龙姓男子,他声称如果人们能赤身裸体站在公路上,把自己的身份证明扔在地上,杀死第一个翻看证件的人,就会远离世间一切烦恼。

    报道称,1998年6月29日黄昏时分,一名吴姓男子和妻子龙在华及堂哥吴秋菊和他两个侄子到马路边脱掉衣服,把证件放在地上。他们抓住了路过的第一个农民,在强迫他看了那些证件之后,用石头砸死了他。

    《纽约时报》报道了另一个自称是当世救星的刘家国的悲剧故事。而刘以一种愤世嫉俗的方式曲解《圣经》,这一点显然没有在报道中体现。美联社称:“至高无上的神”和他的同伙告诉女信徒必须把身体奉献给神。如果不跟他们发生性行为,她们的家人非死即病。刘和其他人将《圣经》断章取义,诱骗这些女孩,自称在前世就被上帝选定为“圣灵”,“圣灵”能消她们的业。假冒的基督徒在中国迅速繁殖:去年,Open Doors曝光了一个“陈弟兄”,他利用《圣经》,用歪理邪说残忍洗劫湖北省的家庭教会成员,这些人本已入不敷出,也没有多少《圣经》知识,这样的骗局让他们一贫如洗。

    9月,美联社报道:“中国南方广东,警察为了打击新兴邪教‘冷水教’拘捕31人,捣毁教堂3座。”

    据说这个邪教由一个已故农村妇女建立,声称冷水是“天阿爸”“万能的血”。近几年来,尽管当地政府已经关闭了他们的教堂,冷水教的信徒还是增加了几百人。其追随者多是一些文盲和半文盲的农村妇女、老人和残疾人,认为喝冷水可以治愈一切疾病...(报道还说)官方称冷水教致死五人,其中包括两名年轻女性,因信奉冷水教有病不治而亡。一些家庭也因为信徒用冷水代替肥料和农药造成粮食失收而破产。(译注1)

    随着北京方面取缔法轮功及其他非知名灵性组织。保守估计法轮功的信徒已经达到1000万。《华盛顿日报》报道中国官方数据是“自1996年,仅在湖南省,就捣毁了10000个邪教窝点,拘捕了至少10000个头目”。邪教的规模在以一个无法理解的速度扩张。为中国祈祷!

    中国似乎很偏远,对吗?很不幸,鲜有地方是邪教触角难以延伸到的。在乌干达共和国,当局正在努力阻止“世界最后信息警告教会”胡作非为,该末日邪教的成员被控猥亵未成年少女、强奸、盗窃、绑架和非法监禁他人。据美联社报道,教主Wilson Bushara今年开始在偏远地区如布隆迪共和国、坦桑尼亚共和国、刚果共和国等地招揽信徒,劝诱信徒变卖财产,到天堂购置房产。本月警方在该教教址的浅坟里发现了至少24具尸体。科摩罗群岛(非洲东海岸的一个伊斯兰教国家,严厉到禁看耶稣影片)仅在两年间就增加了100名耶和华见证者的信徒。

    这种疾病极易扩散——甚至连虔诚的基督教徒也因为没有打过“邪教预防针”而不能幸免。国际神学院教授Alan Scholes最近刚结束在中亚穆斯林占绝大多数的地区对长老的集中培训。他提到一个“学园传道会”的工作人员(译注:学园传道会是一个国际性不分宗派的基督徒运动,致力在这时代协助完成主耶稣颁布的大使命),此人在前苏联负责监督所有耶稣电影项目福音派组织:

    他很担心一个朋友,故来找我,我且称他这位朋友作Alexe(不是真名)。Alexe是国内最成功的耶稣电影团队的头儿。但是几年前他开始参加一个家庭教会,在那学了一些奇怪的教义。最后他鼓励团队中的其他成员也参加。当我听说了对这个团体的描述之后,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基地设在美国否定“三位一体”的邪教。

    我们另外一个朋友,刚在尼泊尔完成了一个短期任务,说发现他的东道主——一个帮助很多家庭摆脱世代为奴命运的勇敢牧师——在佛教国家帮助新基督徒抵制波士顿运动和耶和华见证人这些臭名昭著的组织的各种招数,让他着实震惊。最近几周,印度的一位信徒和埃塞俄比亚的一位基督徒也与我们联系寻求帮助,分别抵抗“地方教会”和“一位论”五旬节派。

    无论这种疾病侵蚀到哪里,明辨始终是识破谎言的灵药!无论什么样的文化,明辨都取决于信息——上帝的真言和熟知邪教的各种手段和信息,邪教专门针对那些迷失自我、困惑不堪的脆弱信徒,他们渴望得到归属感。这就是我为什么致力于护教学研究中心,为什么希望你们和我们一起努力,武装欧亚大陆、拉丁美洲等全世界各地的信徒的原因。

    译注1:冷水教,1988年由广东和平县热水镇70岁巫婆黄焕听建立的非法邪教组织。“冷水教”信徒并不承认自己信奉的“教”是“冷水教”,他们宣扬冷水是“天阿爸”的血,人生病无需打针吃药,饮冷水即可痊愈,地里的农作物遭虫害也无需喷施农药,喷冷水就可灭虫。冷水可解决世上的一切问题,群众依据他们鼓吹的 “冷水万能论”称之为“冷水教”。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