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农村电商发展现状:有梦想更多焦虑 遭遇物流之痛
2016年08月11日
来源: CCTV7
【字号: 】【打印

文章导读:在一些地方,电商已经成为草根创业、脱贫致富的重要方向。但农村电商能否成为农村经济发展新引擎?怎样构建良好的农村电商生态?记者近期在全国多地农村调研发现,这已经是电商圈普遍思考的问题。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农家的院墙“淘宝”忙。从京东、淘宝进村刷墙,到各大电商下乡开店,过去几年间,电商企业掀起新一轮“上山下乡”热潮,农村电商遍地开花。

  电商正在深度改变农村生产生活方式,在激活内需,促进城乡协调发展方面的作用也不断显现。

  电商能否成为农村经济发展新引擎?怎样构建良好的农村电商生态?记者近期在全国多地农村调研发现,这已经是电商圈普遍思考的问题。

  搅活农村市场 开启创富新天地

  这几天,宁夏贺兰县京星农牧场的村淘服务站里,“村小二”黎伟一边帮乡亲们网购商品,一边为网销农场大米想办法。一旁等待购物的村民徐卫辉告诉记者,他从网上买过压面机、豆芽机和小型碾米机,网上下单,三四天就能到货。还有乡亲趁网上促销时买了汽车,比4S店里便宜7万多元。

  物美价廉、方便快捷、品类丰富的购物体验,激活了农村市场的网购需求。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530亿元,同比增长96%。今年上半年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3120亿元,预计全年将达6475亿元。

  过去两年间,城市网购渗透率已近饱和的情况下,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企业纷纷把抢滩农村市场作为新战略。截至2015年底,全国1000个县里,已经建成25万个电商村级服务点。

  根据阿里研究院和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6)》,截至今年8月底,全国淘宝村达1311个,创造直接就业机会超过84万个。

  在一些地方,电商已经成为草根创业、脱贫致富的重要方向。在山东曹县大集镇丁楼村电商创业带头人任庆生的带动下,村里306户家庭,9成多在家开网店卖演出服饰,吸引了大量青年返乡创业。2015年该村电商销售额保守估计一亿元,净利润高达30%。

  电商在丁楼村创造的财富效应,对周边村庄产生影响。2016年,曹县网商开通网店2万余个,电商销售额近25亿元,直接带动4000多名贫困人口脱贫。

  随着电商快速向农村渗透,传统产业也焕发了新生机。以箱包制造出名的河北白沟借传统产业基地发展电商,迅速成为当地支柱产业之一,2015年电商交易额达70亿元,网上店铺1.5万家,日均发货超过15万单,成为闻名全国的淘宝镇。

  挖潜空间巨大 仍存“先天不足”

  各大电商纷纷下乡“跑马圈地”,看中的是巨大、仍待开发的市场。截至今年6月,我国有1.91亿农村网民,互联网普及率仅为31.7%,远低于城镇67.2%的普及率。分析人士认为,未来10年内,会有大量农民入网,网购规模会保持增长势头。

  然而,伴随农村电商热度的有增无减,一些问题和挑战也逐渐显现。

  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仍是短板。记者采访发现,目前除一些大型电商平台的自有物流体系以外,适合乡村特点的二级物流网络还未形成,总体表现为物流成本高,冷链物流发展滞后。

  “今年新鲜枸杞上市后,杞农想让我们帮忙在网上卖。一斤鲜枸杞收购价才10元,可一次快递费就得80元。鲜枸杞必须三天内送达,只有顺丰敢接这个单。”宁夏永宁县县域电商服务中心负责人郭静说,一些农村电商示范县正在搭建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但多数靠补贴支撑。

  买易卖难,农产品上行“雷声大雨点小”。吉林云飞鹤舞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莫问剑坦言,大多数农产品不具备成为“网货”的基本条件。缺乏品牌、没有品控、缺少售后,“上行”不易。

  从全国来看,普遍存在农产品种类繁多,标准化程度低,多处于粗加工阶段;拥有质量认证的农产品企业较少,“三品一标”农产品更是鱼目混珠,溯源手段推广应用也不足。

  业内人士认为,农产品上行需要集品控、物流和设计研发、营销推广等为一体的服务体系,目前尚未形成。

  “千网一面”,同质化竞争严重。“农村电商已经由‘蓝海’变成‘运动型的红海’。电商趋同投资、重复建设,造成人财物资源浪费。”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说,这必将导致同质化竞争严重,亏损经营,建店与关店并存。

  记者在采访时也发现,一些较早布局农村电商的试点县,很多前期投入的村级服务站效果不理想,存活率较低。合伙人坦言竞争压力大,开店容易守店难。

  趋异避同 不急于求成

  农村电商之路怎么走?基层政府管理者和电商从业者普遍认为,首先得啃下“农产品上行”这块硬骨头。

  “农村电商目前应围绕人才培养、区域公用品牌打造、网货研发与设计、溯源及全程品控体系建设、公共服务平台搭建等下功夫。”莫问剑说,在这些基础上,农产品上行需要实现基地化种养+实地体验+全程无忧的供应链保障+可视化的品控体系+电商化运营+服务保障。

  在日前举办的第四届淘宝村高峰论坛上,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提出,淘宝村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定向培养,不能野蛮生长、同质化竞争。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近日发布的首个《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报告》提出,未来的趋势是,一些涉农电商企业开始从零售商转为分销商,从单纯的渠道商转为品牌商,从原材料采购到设计,寻找生产厂家代工,最后将货品分销给其他小型网商,逐步建立以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为主体的电商纵向产业链层级。

  “农村电商的发展要基于县域产业基础,不能凭空臆想;原有传统产业要借助农村电商的发展浪潮实现信息化转型。”宁夏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邱杰说,实体经济与电商共同发展,会形成两翼齐飞的效果。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农村电商卖家与线下实体销售商合作,拓展销售渠道。一些电商平台帮助实体企业实现电商转型,把产品和服务卖向全国,参与更高层级的市场竞争。

  还有不少业内专家和基层干部提醒,发展农村电商也不能“跑得太快”,要稳步推进,从一个个“小目标”开始营造良好的农村电商生态。比如,现阶段不要着急于县乡村三级“全覆盖”,要注重“存活率”;要发挥返乡创业政策和电商培训的实效,培养更多本土电商人才。

  相关:

  农村电商怎么才能走上台面?

11月10日,在河南省孟州市东韩村农村淘宝服务站,村淘合伙人马婵娟(左一)在帮村民们选购商品。新华社记者 李博/摄

  今年“双11”的最新数据是,全国共有近2万个村淘点,覆盖425个县,网货下行帮助2万个村,500万村民购买了1150万种商品。

  然而,农产品上行售卖方面,农村电商目前仍有不少烦恼。

  杨宁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苗族自治县安陲乡江门村的大学生村官,也是当地土特产电商平台苗村倌的负责人。今年10月中旬,杨宁曾以融水县大学生村官创业联盟负责人的身份找到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农村淘宝在当地的负责人寻求合作,希望能把她带领农户种植并加工的一种土特产——高山粉葛推荐到“双11”的农村淘宝会场,以提高品牌知名度和销售量。

  但对方很明确地拒绝了合作请求。“他们说我们的农产品质量不统一不过关,没有比较统一的标准化生产,而且一般参加‘双11’活动都需要备货,我们的资金也不够。”

  路力也在11月初报名参与淘宝天天特价的活动,希望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服装网店的销售量,实现薄利多销,但淘宝平台也没有通过对他的资格审核。“在以前是报个名大部分活动都能参与,现在必须要有比较高的销量、较好的排名,或者是促销的幅度要足够大。”他分析,可能是因为今年淘宝的管理规则更加严格了。相比于2年多前自己刚回家开始做电商的时候,现在农村电商的进入门槛变高了。

  这次的经历让杨宁反思:农村电商该怎么才能走上台面?“现在的情况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每一家宣传的投入都很大,但效果都不好,很难实现品牌化、标准化,而且分布也比较分散,农村电商要抱团取暖。”为此,杨宁等人筹备成立了融水县农村青年创业协会,希望能撮合几家农村电商合作开展宣传、采购。

  如果说杨宁和路力是想参与活动而未获批准,那么广西融水县牧恩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创始人蒙可畅则是很早就断了这个念想。

  “今年‘双11’天猫和淘宝的促销活动都没敢去参加,因为买流量太贵了。今年我了解的情况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展示位置和营销效果,一些商家要去买流量,用户每点击一次卖家的页面,卖家就要给平台不少流量费。”蒙可畅说,昂贵的流量费,农村电商难以承受。

  物流之痛

  回到家乡从事农村电商已经两年多,让路力耿耿于怀的是大山里面的物流成本。

  “如果在外面(东南沿海)做电商,一个快递3元左右就能送到,但我们这种小地方谈价格很难,因为快递公司比较少,我们的货又多,价钱一般是4~5元一个快递。”路力表示,在所有成本中,仅物流运输成本就占了20%~30%。

  由于当地快递公司较少,而且大多是加盟连锁性质的快递公司,因此定价权往往都掌握在当地的快递公司手中。“快递都有一个内部的群,他们会相互谈好价格,甚至还会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比如这家公司只能由A来做,那家公司只能由B来做。”

  从事养殖业的蒙可畅一直很担心今年“双11”快递服务站会不会爆仓。在去年“双11”期间,蒙可畅卖出了平时好几倍数量的融水香鸭(当地一种特产),但投诉率也从1%上升到了10%,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快递货物太多,导致平时1天即可送达的货物花了三四天才送到,等用户收到时,早已过了保质期。

  事实上,快递物流成本高企、价格不透明一直困扰着农村电商的发展。由于不仅要链接为农民服务的商家,还要嫁接农户和农产品,工业产品下行和农业产品上行双向的物流配送能力都令人担忧。

  前瞻产业研究院《2016-2021年中国快递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快递网点的乡镇覆盖率为48%,还有近一半的乡镇不通快递。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莫岱青分析称,对许多民营物流企业来说,村镇快递布点成本过高,出于利润考虑大部分物流和快递公司都不愿意涉足村镇快递网点建设。而乡村物流又多以收发农产品为主,一些季节性较强的生鲜产品往往对物流配送有更为严苛的要求,这进一步加大了物流的难度。

  该怎么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难题?电商企业纷纷使出了自己的招数。

  最近,菜鸟网络农村物流宣布搭起了一张覆盖460多个县、2.1万个村的农村物流网络。而京东集团也计划在今年底使其物流覆盖40万至45万个村,并试点用无人机在农村地区配送快递。

  最缺美工、营销人才

  虽然已经有不少年轻人接着农村电商的契机回乡创业,但大多都还是单打独斗,优秀的电商人才十分缺乏。

  路力电商公司的全部员工只有3个,特别忙的时候,路力的母亲也会帮忙发货。创业至今,路力前后招募过十几个“合伙人”,但几乎没有一个能长期留下来。“他们很多是来尝尝鲜的”。

  从今年6月至今,由于缺少美工设计、网络营销的人才,杨宁已经流失了20多个大客户的订单。“我们一直在招人,但招不到。这类人才一般是高校毕业的,不愿意到农村来工作。”

  事实上,人才短缺也不仅是广西的问题。今年8月,国家统计局山西长治市调查队调查发现,有5个因素制约着当地农村电商发展,其中人才短缺尤为令人担心:农产品种植、养殖等环节,普遍存在从业人员年龄老化、素质不高,他们对互联网这样的新科技手段应用起来不能得心应手。农村电子商务从业人员普遍没有受过职业培训,对网络店铺管理、信息采集和发布、市场行情分析和反馈等营销手段缺乏系统认识。

  阿里研究院与淘宝商学院联合发布的《县域电子商务人才研究微报告》预测,未来两年全国县域网商对电商人才的需求达200万。其中最缺推广、美工设计和数据分析三类人才。在《新三农与电子商务》一书中,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和阿里研究院高级顾问梁晓春统计发现,在农村20%的人缺少开店知识,14%的人反映不会设计网店,31%的人认为当前最大的困难是经营管理和发展问题。

  如今地方政府和电商巨头,已将培养农村电商人才作为重要发力点之一。以融水所在的柳州市为例,近年来,柳州共青团举办贫困村青年电商创业培训班50期,培训青年3500人次形成指导村民开展种养殖到农产品电商平台销售一条龙的帮扶体系,覆盖青年350人,共实现销售额约560万元,蒙可畅等人也成了当地农村电商的带头人。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