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德沃尔金:科学教像榨柠檬一样榨干其信徒
2016年08月1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2016年6月22日,俄新社发表了该社记者对俄罗斯著名反邪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的采访报道。德沃尔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科学教像榨柠檬一样将人完榨干;教徒只有在能为科学教出钱、无偿出力的时候,它才对教徒感兴趣;科学教对每个信徒建立黑档案,将人牢牢控制;科学教并不是什么宗教组织,而是一个可怕的分裂性邪教组织。

    俄罗斯著名反邪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  图片来源: 公有领域 /叶夫根尼·穆赫塔罗夫

    去年11年,莫斯科城市法院做出了取缔“莫期科科学教会”宗教组织的裁决。近日,科学教又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从事非法商业活动的刑事违法行为其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办公室遭当局搜查。近日,著名的宗教学家、俄罗斯宗教与教派研究中心联盟总裁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接受了俄新社记者的采访,向记者分享了自己对该组织的一些研究成果。

    “亚历山大·列奥尼多维奇(注:指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我们常能听到科学教说它是宗教组织性质的教会,它是宗教组织性质的教会么?”

    “从俄罗斯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样称呼他们是完全不合法的。因为之前俄罗斯法院早就认定它不是宗教组织,他们也不能把自己叫做‘教会’。另外,实际上所谓的科学教会并没有包含科学教所有的机构。”

    俄新社记者,叶夫根尼·比亚托夫

    (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警方对科学教进行搜查)

    “科学教邪教是一个有很多分支、很多部门和团体等的组织机构。所谓的‘科学教会’也仅仅只是科学教邪教的一个‘宗教’部门。它有很多分支——‘那可拿’、‘可明纳’、哈伯德人道主义中心、‘戴尼提’中心、‘公民人权委员会’中心、‘青年人权’中心等。如比,公民人权委员会主要的任务就是对抗精神病学,因为哈伯德把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看作是他们的竞争对手。”

    “因此,当我们在俄罗斯拒绝承认科学教会是宗教及宗教组织时,我们试图禁止的仅仅是科学教的一个分支,也就是宗教分支。”

    “科学教整个金字塔的顶端是‘宗教技术中心’,与其总部一起在洛杉矶 ,它管理、操控着科学教所有的机构,使之成为严格组织、极其集中的体系。科学教创始人哈伯德在明白宗教地位对其有利的时候,立即吩咐信徒一定要取得宗教地位;所以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地把自己说成是宗教。”

    “您手头有没有什么关于科学教在俄罗斯非活活动的资料?”

    “我个人的研究观察结果是:科学教里的人要么丧失钱财,要么丧失心理健康,往往人财两空的时候才能醒悟——。你只有在能为科学教出钱,为它无偿出力的时候,它才对你感兴趣。当你没有钱了,他们就会建议你为他们干活,而只支付象征性的一点工资,或者让你上一些培训课来抵工资,要么就干脆对你说‘再见’。”

    “科学教有一个专门残忍压榨钱财的单位。这个部门专门调查新成员的收入情况、信贷能力;最后迫使信徒陷入借贷,用银行贷款支付各种层出不穷的培训费用……他们就像榨柠檬一样将人完完全全榨干。我们也知道,在世界上不同的国家都发生过这样的自杀事件——人们被压榨到了绝望的地步,最后自杀而亡。”

    “很多受害人都与我联系,他们的亲人也到精神病医院找医生求助。如果科学教教徒到精神病医院去找专业医生,科学教马上就会将他隔离起来。因为对科学教来说,精神病专家就是他们最主要的敌人,他们绝对禁止找精神病专家看病。还有很多在科学教里损失了大量钱财、自感归还无望的人来找我们求助。”

    “这个组织是靠什么吸引那些人进去的?”

    “像任何一个邪教一样,科学教也是通过谎言,通过对人意识的影响招揽信徒的。同时,他们还有机器侵略性的推销手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的推销手段比很多分裂性邪教组织更具侵略性。”

    “您这里说的‘推销手段’是指什么”

    “科学教推销它臆想出来的各种服务。尽管他们那里也做礼拜——按理说是应该做的,——但与其付费的培训班和训练相比,礼拜极少,也非必需的。实际上科学教的根本就是让你不停地花钱培训、训练。那里没有任何免费的东西,通常都是培训费一次比一次高。”

    “同时,所有科学教的培训都是严格保密的。没有付钱就去去打听培训内容——被认为是最大的罪恶。要通过科学教所有培训课程并到达所谓的最高水平,至少需要耗费15年时间,花掉70万美元。。”

    “科学教还有一个‘审查’系统。这是每一个科学教信徒都要做很多次测试,而且费用极高。作一次平均需要三到四个小时。他们借助一种特殊的仪器——电子心理测试仪(原始的测谎仪),从信徒那里套取所有损害其名誉的信息资料、最隐秘的想法和愿望、所有已做及想做又怕做的违法事情、所有的社会生活情况及社会关系等等,并录音、录像保存。每次测试结束后,这些资料的拷贝一份留在当地,另一份则送到洛杉矶总部。自然,这种败坏人名声的黑材料能很好地将人控制在科学教里,而且让人害怕。这些东西已不止一次达到恐吓信徒及其它类似的目的。”

    “最近一两年来,总的大约有多少受害者或受害者亲属向你们中心求助过?几个或几十个?”

    法新社 2016/ 加埃唐·包利华

    (专家认为:莫斯科科学教不是宗教组织)

    “问题在于,大部分落入科学教的人都很消沉,他们通常谁都不想求助,要么呆在医院里,要么保持沉默,极力掩藏自己。一些科学教前信徒说,该组织手伸得很长。”

    “近两年约有20来人找过我们,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该组织在俄罗斯有多少追随者和信徒,有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科学教自己说,他们在俄罗斯有约90万人。但是,这也许是他们把那些路过他们办公室门口、随便看一眼的人也算进去了。他们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在我国活动。我认为,现在实际上最多有3到4千人。不过,还需要把那些曾经受到科学教精神和心理摧残、现在已脱离出来的人也算进去,加上这些人,科学教在此期间在我国总共有1万5千或2万人左右。”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