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乌克兰专家:法轮功制造谣言抹黑中国
2016年08月1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在关于“器官活摘”的《调查报告》出炉10周年之际,法轮功写手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及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见译注)成员伊森·葛特曼又以“独立维权人士”之名抛出《新报告》,称中国杀戮150万人。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对此撰文,揭露“独立维权人士”及法轮功制造谣言的行径,并分析指出谣言广泛传播的原因及面影响。

    《独立维权人士的更新报告》发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称中国摘取信仰囚犯的器官,杀戮150万人。此报告在俄文网上已挂了一个月,这个消息被广泛传播。遗憾的是,在此期间,没有一个汉学专家对此信息发表评论,不知是学术界鄙视此类可疑信息呢,还是在黑色器官移植这个专业领域没有权威的汉学家?而医务工作者和律师对遥远中国的情况又不了解。

    有关背景资料

    十年以来,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一直编造称,在中国秘密死亡集中营里摘取信仰囚犯的器官,主要是摘取法轮功信徒的器官。今年,伊森·葛特曼(“捍卫人权基金会”成员)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尽管法轮功宣扬“做好人”、“不参与政治”,中国已把它定性为邪教并予以取缔,在俄罗斯其系列资料(包括上述提到的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已被认定为极端主义宣传品,在摩尔多瓦和吉尔吉斯法轮功组织丧失了通过法律程序登记注册的资格。

    10年前的2006年,两个大卫的第一个报告炮制出炉。尽管法轮功媒体对其大肆渲染,但其专业性受到种种质疑。澳大利亚难民庭在2007年1月17日的CHN31249号回函中称:“该报告缺乏论据”,“没有一个权威专家支持其关于杀戮、摘取法轮功信徒器官的结论,报告中的说法至今未得到证实和支持”。

    新西兰国会的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对新西兰法轮功协会递交的请愿书进行了审理,并于2013年11月21日回复称,经与美国等国家、非政府组织等询问和咨询,委员会成员“未找到任何支持法轮功关于‘强行摘取器官’的指控”,没有任何理由提请议会对此问题关注。

    即使在加拿大国内对2个大卫的《报告》也持十分怀疑的态度。2007年8月9日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写道:“美国国会议员称,驻沈阳领事馆代表及驻北京大使馆代表先后两次到苏家屯考察,仅发现一家普通医院,而所谓的‘焚尸炉’其实是一个普通锅炉”。

    美国国会研究分析中心的报告结论指出,“报告大部分缺乏新的独立来源证据,在相当程度上依赖逻辑推理”,对所提供证据的可信度持有疑问。最终,法轮功组织发起了所谓“种族灭绝”、“大规模器官活摘”的诬告滥诉,全世界很多法院要么拒绝受理,要么维持原判,至今只有西班牙法院是唯一的例外。

    《报告》还收集一系列评论。正如《渥太华公民报》指出的那样,《报告》提供的指控指证取决于读者是否愿意相信。

    得不到学术界和法学界的认可,两个大卫开始走旁门左道,转向政治界,并取得突破。2013年12月欧洲议会依据《报告》通过了P7_TA(2013)0603号决议,谴责中国非法摘取信仰囚犯的器官。当然,决议是在相当激烈的争论中通过的。欧洲议会网上的发表的意见褒贬不一,反响相当强烈,以致欧委会主席不得不关掉情绪激烈者的麦克风。议案反对者不希望在没有足够证据和未了解信息真实来源的情况下进行过于严厉的指责,而另一方则认为,对于严厉指控在任何情况下都应予以反应。比利时议员维罗尼克·德·凯瑟直接问决议起草人,那个信息从何而来?议员亚罗斯洛夫·帕什卡如实回答:“信息来源于同法轮功交好的同事……”

    体制斗争

    令人奇怪的是,为什么要强调《报告》的作者是“独立维权人士”?通过维基百科足以了解他们的简历,即使是表面的,“独立维权人士”的真实性着实可疑。

    不妨自我评判一下:加拿大政客、前议员大卫·乔高是美其名曰为“自由越南国际委员会”、“西藏友好议员”等组织的头领,经常发表类似“中国威胁论”的文章。

    美国人伊森·葛特曼,曾经是联邦财政预算局的雇员和“捍卫民主基金会”成员,经常在亲新保守派杂志《标准周刊》发表“中国观察”或“北京观察”类反华文章。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职业,不同于汉学研究,可以任意发表“那里统统不好统统不对”的偏见。葛特曼所谓的“研究成果”,如《大屠杀:大规模杀戮、器官活摘以及中国对异见者问题的秘密决定》,《民族性格:中国网络攻击》都是自说自话的偏见。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喜恶,其客观立场往往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在作者群体中混杂着一些“体制斗士”和“民主促进人士”,链接他们的文章要特别谨慎,最好要搜一下信息的不同来源并向权威专家咨询,尤其是在收到那些非权威机构发布的、或是不太了解的“独立社会人士”和政客发布的重罪指控信息,要进行验证。然而,关于杀戮150万囚犯的信息被原文复制并在网上传播,没有数百次也有数十次。在此由学术问题转向媒体问题,是接下来要讨论的另一层面的问题了。

    媒体陷阱

    问题是,在当今的电子媒体时代,对信息材料的处理不是编辑,也不是记者,而是现代媒体空间庞大的复制机器,对它来说,需要的不是质量,而是数量。各种网络媒体每天复制新闻10至20条。其中很多是有偿新闻,付费可以逃避严格的新闻检查、享有特殊待遇。

    当然,还存在着其他一些小问题,首先是信息来源问题。《报告》公布的信息的确是权威独立的吗?《报告》中提到一句“北京矢口否认”,众所周知,“否认”的含义是不接受,而需要举证的一方看起来总是很被动。

    其次是多数网络用户层面造成的问题。凭经验,那些配有耸人听闻标题和吸人眼球图片的黄色新闻,比起那些同一问题的分析文章,那些提供专家评论、各种观点和枯燥数据的文章,前者的点击率要高得多。而点击率则是网络复制媒体和网络媒体编辑的饭碗。

    “反迫害”斗士

    “非政治”组织法轮功采用极其卑劣的黑色宣传和妖魔化宣传手段进行反华信息战。对《报告》中最后一句话要有清醒的理解:(法轮功)信徒相信,“共产主义不是意识形态,而是邪恶”,而同“邪恶”的神圣斗争包括替死去的亲人写退党申明。使命是谴责“为器官移植灭绝种族的杀戮”……这个指控未被世界上任何一个法院、任何一个国家证实,但在国际社会看来,它会对政府带来足够的动荡因素,如果在不涉及核大国的情况下,后果会更严重,不妨回忆一下那段难忘的“萨达姆化学武器”历史。

    眼下,法轮功信徒正在积极宣传新出炉的《乔高、麦塔斯和葛特曼的报告》。在不少国家,包括独联体国家,法轮功信徒积极向政府机关、媒体、高校等寄发谴责中国的信呼吁及“报告”全文。当然,州、市以及区级机关在收到“帮助制止中国迫害”的呼吁信时,只是莫名其妙地耸耸肩而已。似乎法轮功发信的唯一目的就是对各级机关人员、执法人员以及记者施加宣传影响,让他们形成对中国的负面印象。

    注: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初,主要靠美国政府拨款,以“非政府组织”名义活动,向全世界渗透,在世界很多地方扮演过特殊的政治角色,可以数出来的有: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伊朗等西亚国家、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它们都受到其颠覆活动或推动“颜色革命”的影响。该组织还频频资助“民运”、“藏独”、“东突”、法轮功等各种反华势力,直接干涉中国内政。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