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耶和华见证人前教徒专访:我放弃了邪教
2016年08月1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牙买加The Cleaner网站最近刊登了一则由格勒威利·阿什比博士对耶和华见证人前教徒考特尼·托马斯进行的专访,探讨了耶和华见证人的特点以及给人们所带来的影响。现将专访全文翻译如下。

    考特尼·托马斯

    格勒威利·阿什比博士曾于2015年9月13日发表过一篇题为“回避:耶和华见证人邪教式的宗教活动”的文章,该文章引起了巨大反响。近日,阿什比博士采访了26岁的考特尼·托马斯(曾于2008年到2014年期间参加耶和华见证人教派)。这一次采访将会推进关于这一宗教活动的进程。

    阿什比博士:你是如何加入这个教派的?

    考特尼·托马斯:耶和华见证人的教徒们善于交友,他们非常友好、善解人意。他们成为了我们一家人的朋友,鼓励我们去学习并研究教会,邀请我们参加集会。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非常认真地研究《圣经》。最终,我接受了洗礼,在教会活动中表现非常积极。我担任了教会中的辅助先锋、常任先锋、部长侍从、文学侍从,并且还担任神权部门的学校监督助手。

    阿什比博士:你的亲戚们也是教徒吗?

    考特尼·托马斯:我的母亲和哥哥是教徒,还有个阿姨最近在研究教会文学。

    阿什比博士:教会中有哪些主要教义与你认为可接受或者合理的不相一致呢?

    考特尼·托马斯:我觉得必要的输血就是合理和可接受的。尽管教徒们现在已经被允许接受输血,但已经有数千人因此而死去,这些人坚信输血是不可饶恕的原罪。

    此外,每个人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礼拜是合理的,不能因此被家人抛弃。耶和华见证人教会拥有一段可追溯到起源时期的假先知历史,因此我们可以得出合理的结论,信徒们应该会非常愿意接受假先知的标签。

    期盼明智的人对教会头目提出批判性的问题也是合理的,比如“为什么不告诉教徒们教会以前的出版物,诸如完全不可信的《完成的神秘》”这样的问题。同样的,教徒们也应该可以调查虐待儿童的指控。

    2015年7月,在澳大利亚,一个调查委员会发现超过1000起的猥亵儿童案曾被上报给教会长老,但是全都不了了之。这是教会的体制问题。我们不得不质疑在其他国家的分支又在发生着怎样的事情。

    阿什比博士:你如何区分邪教与宗教?

    考特尼·托马斯:邪教有其隐蔽性。耶和华见证人的长老们有一本秘密手册《牧羊神的群羊》,只有这些长老们才能阅读。另外,要脱离邪教就要面临巨大的压力,你会被逐出教会,并且教徒们会被下令严格杜绝与你接触。

    通常邪教在物质上脱离社会,比如大卫教派和琼斯镇。但是像耶和华见证人这样的邪教,他们更倾向于精神上的隐居而不是物质上的隐居。

    阿什比博士:为什么你认为耶和华见证人是邪教?

    考特尼·托马斯:邪教拥有几个定义性的特征,正如我刚才所解释的,其中一条就是隐蔽性。耶和华见证人这一邪教擅长将涉及猥亵儿童这样的问题保密。在教会中曾有严重错误的预言,而现在的教徒们根本不知情。比如,世界将会在1914年和1975年迎来毁灭。忠诚的亚伯拉罕、约瑟和大卫将会在20世纪20年代复活。同时,将会在圣地亚哥建立起一所房子来安置他们三人。这栋房子叫做贝丝沙林。但这些预言从未发生。

    此外,邪教会对教徒严加控制同时恐吓他们来阻止他们脱教,即使教徒们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其中一种恐惧就是因为回避而失去家人和朋友。任何敢质疑教会权威的人都被视作叛徒或者是有精神疾病。耶和华见证人教育教徒们其他所有教派都是错误的,因此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也必将受到天谴。

    阿什比博士:你在什么时候开始对教会另有想法?

    考特尼·托马斯:当时身边有两个朋友表达出想要脱离的意愿。我迫切想要知道为什么一个从小在教会中长大、另一个13岁就加入了教会的人会有这么激烈的举动。

    跟他们一样,我偶然发现了一些脱教的视频。同时,一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同事给了我一本名为《上帝的真理通道—是守望台吗?》的书,一本非常有趣的书。我从头读到尾。

    阿什比博士:教会对那些有错的教徒执行回避政策。你接受这种做法吗?有些什么反应?

    考特尼·托马斯:2015年1月10日我彻底离开耶和华见证人教会。我立刻就感受到了回避政策的影响:我的同伴马上就在网络信使(WhatsApp一款面向智能手机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序)上屏蔽了我,在脸书(Facebook)上取消了关注。我给身为波特兰区教会长老的长兄打电话他也不接。就连我自己的妈妈都开始不一样地待我。尽管她还是会跟我交谈,但是母子关系不复从前。以前集会上活跃的兄弟姐妹们的孩子们在路上看到我就像看到怪物一样跑开了。耶和华见证人教会中实行的回避政策给许多家庭带来了伤害。孩子们被强迫与脱教的亲戚断绝来往,父母们被要求与成年后的孩子们断绝联系,就连发邮件都不可以。多年来建立起的友谊可以在瞬间消失殆尽。

    阿什比博士:针对研究或阅读教会文学的邀请,人们该如何回应?

    考特尼·托马斯:即使它是一个邪教,我也不鼓励大家对教徒们产生敌意。从内心深处来讲,尽管他们误入歧途,但他们竭尽所能诚恳地为上帝服务。见多识广的居士有助于扭转形势。父母们也应该意识到耶和华见证人教徒的孩子们在利用学校阵地宣讲福音。

    阿什比博士:认识邪教的项目旨在帮助受害者们重返社会,你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那么在牙买加邪教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了吗?如果是,该如何做出应对?

    考特尼·托马斯:社会媒体正是这一问题的核心。我会呼吁牙买加的各个政府部门,比如国家安全部、教育部、青少年与性别事务部,联合起来强调潜伏在网络上的风险。媒体在处理这一问题上的作用同等重要。同时,我们必须培训顾问、建立支援团队来倾听脱离邪教的人们的特殊需要。

    阿什比博士:你还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吗?

    考特尼·托马斯:是的,我依然相信上帝,但对于加入任何教派我现在非常谨慎。我对一切都要质疑。

    阿什比博士:你在耶和华见证人的经历对你的社交生活、个人生活以及精神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考特尼·托马斯:社交方面,我失去了大约75%的朋友。要不是有些家人和友好的社区支持我,我都不知道现在的我精神状态会怎样。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0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