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我看法轮功的“真善忍”
2016年08月0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二十年前,当我离开中国来到这里,这个地方有人在打太极、练功、晨练,有人在下棋玩扑克,天真烂漫的儿童在滑梯、捉迷藏、玩游戏,慈祥的老人在阳光下闭目养神,悠然自得。这就是中国城美丽、悠闲、恬静的花园角。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道与这里祥和气氛格格不入的景象,一些人在这里打坐,放录音,拉横幅,拦截过往行人派传单,劝退党,这就是标榜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本来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谁人做什么只要是在法律范围容许下,无可厚非,所以偶有坊间民众和法轮功学员争论,谩骂虽煞风景,却无伤大雅,至於谁是谁非则难下判断。

    但最近一段时间却愈演愈烈,更引发打斗行为,对中国城产生了一定影响,所以我就本人所见所闻以及亲身经历评论一下法轮功的“真、善、忍”。

    我离开中国大陆时,法轮功还未成立,所以对这个组织一丁点儿都不了解。后来从报章上略知一二,始知是一个练气功组织,据说能医病,但受到中国政府打压。

    为了详细了解法轮功的来龙去脉,我上维基百科网查找资料,相信这个网站应该立场公允吧!

    法轮功成立于1992年,最初中国政府是承认和支持的,并被接纳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直属功派,是中国气功研究会的分会。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报发表评论“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由(法轮功)一书引出的话题”,公开批评法轮功,引起900名法轮功学员写信抗议,1998年5月23日,北京电视台釆访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麻,何在节目中称有博士生练功走火入魔,而导致法轮功学员不满。5月底,6月初,上千学员到北京电视台示威讨说法。1999年4月11日,何祚麻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发表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被法轮功学员认为是攻击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引发6300修炼者在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学院示威,在示威过程中,受到天津市公安局防暴警察驱赶,并抓了三十多人(编者按:此为法轮功的说法)。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到中南海举行一整天的静坐请愿活动。这就是“围攻中南海”事件,随后中国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邪教组织,给予取缔。

    从以上资料看出,中国政府开始是承认法轮功是一个合法的团体,并支持其开展相关活动。问题是一篇文章,一个科学院士的看法,竟然使成千上万的修炼者所修炼的道行一朝尽丧,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动不动就人多势众去请愿示威,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们的“善”修炼到哪个“层次”了呢?根据你们的教义,“善”是宇宙间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你们这样的做法,我这个未修炼过的人也觉得有违本性。

    那只不过是一家之言,一报之文,为何反应那麼强烈呢?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还是忍字未修炼到家,你们的教义指出: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若果没有气恨,没有委屈,清者自清,为何要去中南海静坐呢?你们是忍无可忍吗?

    2000年我跟旅行团到欧洲旅游,每到一个大城市的观光点,都见到法轮功的退党点,每次旅游巴士一停,法轮功学员就一涌而上,向我们陈述中国政府的暴政,劝我们退党退团,派传单给我们。其中有些团友和他们辩论,他们就人多势眾围上来辩论,吓得导游把我们叫回车,并叮嘱不要和他们搭话。看见人们避瘟疫似的避法轮功,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将“真、善、忍”和法轮功联系在一起。

    我是在三藩市酒店做工,有时会接触到外卅来的法轮功学员,当他们知道我是大陆来时,就马上问是不是党员团员,最后少先队都不放过,要我豋报退队,若果不划清界线就会得不到寛恕云云。所以我对法轮功豋记退党退团人数一直存疑,若是法轮功名单是真的,共产党早就跨台了,这又何来“真”呢?

    一个在日晒雨淋中举牌站立了二十三年的七十二岁老人,一直以来只是自说自话,为何今天会动手打一个“真、善、忍”修炼者呢?其中没有内情吗?6月10号我也刚好在对面茶餐厅走出来见到,我见到的是几个法轮功学员围住他,企图阻挡人们视线打那老人,我冲过去拉开他们。而最近老人站立了二十三年的位置,经常有法轮功学员去占位置放牌,这就是冲突的真相。虽说那是公众地方,但习惯上他已站立了二十三年,法轮功既然占据了花园角,又何必挑衅老人的地盘,还有「大纪元时报」说他受中共背后支持,稍有常识的人都嗤之以鼻,老人生于台湾,留学美国,他在湾区定居时,中美还没有建交,若果肯为中共站台决不是为了钱,而是一种认同,你们这样泼脏水,就是修炼的“真”吗?不可以拿出顾虑心之“忍”吗?

    一个为了糊口在餐馆门口派广告的弱质女流,若果不是正义心驱驶,怎会在自己上班的地方冒风险开罪别人,不要当中国城的人都是暴徒恶人,可能他们已经忍无可忍,更不要上纲上线,挥棍子打人,说什么背后有人支持策划。更不要用陈,李,张,王,何来增加支持度和同情度。其实百分之九十九的移民很守本份,好不容易来到美国,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但为生计拼搏,只想稳定,所以对政治没有兴趣。

    若果法轮功不是背后有人要求和支持你们必须这样做,纯发自内心的"真",那麼你们可以隔岸观火,任由中共自生自灭吧。

    若果法轮功是有“善”心,请用你们的资源多帮助华人适应这个社会,不要谈什么政治,你们既然已经自由了,就多修炼一下“忍”吧。

    我不想探究那个小“法轮”在你们的胸腹运转的科学性,我也不想探究是谁有这麼大能量支持你们在世界各地活动,我只想说,若果这是一个自发的群众组织,靠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就能拥有自己的电视台、电台、报刊和舞蹈团,这个世界就没有人穷了。

    说湾区的报纸受中国政府直接间接控制,这是对新闻从业员的侮辱。反观《大纪元时报》不知受谁控制,打架的新闻也可以发《号外》,那就再回传理系读新闻吧。

    我没有任何信仰,也没有受人钱财,我是一个普通市民,我有真,我有善,我无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5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