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雨中尧山 一场水墨画廊的视觉盛宴!
2016年08月08日
来源: 凤凰河南
【字号: 】【打印

入秋后的尧山阴雨霏霏,连日不开,时而张狂时而柔软,丝丝缕缕地缠绵着。有雨就有雾,就有云。为了邂逅那一片云海,早上五点,摄影师们就扛着长枪短炮,直奔尧山玉皇顶。

 

  深秋的尧山没有春天的青翠,也褪去了初秋的艳丽,整个山峦,已经抖落掉花花草草的装饰,但因为有了这一场连绵的秋雨,山色水影依然鲜亮如初。漫天的烟雨,刷新了各种奇石怪峰,迷离的雾霭,涤尽了尘嚣,污浊。 

 

  徜徉于细雨里,扑面的山岚清冽凉爽,黄叶铺展的山路,像踏上了一层毛茸茸的地毯,松散棉软。湿漉漉的风景从栈道两侧渐次呈现。

 

  山民们肩扛手提着满满的收获,从山路上蹒跚而来。

 

  云雾随风飘展,仿佛人在云海漫步,云在脚下缥缈。

  那些云,洁白似棉,厚重如絮,海一般壮阔,把远处的山林缠绕得越来越虚幻。一会儿,那些云雾,就弥漫了山脊,铺满了沟壑,直到所有的山林隐没不见,白茫茫大地,如混沌初开的干净。

 

  一会儿,又仿佛千军万马似的奔腾起来。眨眼间,这些马儿安静下来,累了倦了,停下来歇息。

  而山风却突然间呼啸起来,左一声右一声地叫着,此起彼伏,远近呼应……把团团的云雾搅动着,引领着,向山顶伸展。

 

  在云絮的缭绕里,青龙背上的松柏,陡然幻化出奇形怪状的肆意,竞秀峰的峰峦越发挺拔青翠,而远处红枫谷里的红枫想必已经染红了溪水?

  黄栌的叶片虽已经过了九月盛花期,那种耀眼的明黄,嵌在山涧里,却也分外明媚。

 

  此时的尧山,是安闲的一卷宁静,被云雾镀上明亮的辉煌,在雨水的浸淫下生动而华丽。

 

  山岩的灰和秋叶的黄,被雨水彻底擦亮,灰暗的调子上被白色的云雾笼上明朗的光。那些灰,像千年老墙上残着的一抹旧时光,看似不经意,却写照着淋淋漓漓的山水明媚。那些黄,雍容华丽,似琉璃瓦上的那层釉面,光洁玉润。

  尧山的秋啊,被一场雨装饰得琳琅满目!

 

  站在玉皇顶上,天宽地阔,远山如黛,雾霭迷朦,群峦绰约。一棵棵千年古柏,老干沧桑,新枝隽秀。枝杈从峭壁上穿石而出,怆然而立。

  群山环抱里,玉峰,群峦,或气势磅礴,或小巧玲珑,皆是素白的一袭缟素,如清水出芙蓉。山光云影,尽入佳境。

 

  这一场黑与白的交织,像是这个深秋用整个季节,舒展画笔沟勒描摩出的一幅巨型画卷。苍劲的岩石,是虬劲的笔触,伸展的松枝是氤氲的墨晕,在飘散的云影山型上,恣意挥毫,悠然泼墨。

 

  这水墨画廊的盛宴,让尧山的深秋一下子生机勃勃,跳跃欲出,既充实,又丰满。一次次被摄影师们收进画卷。

  在神奇奥妙的大自然面前,我们处处愕然,只有扼腕惊叹。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4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