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俄国警方制止邪教群体集会的底气来自哪里?
2016年08月04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根据俄罗斯“生活”网报道,9月24日,俄罗斯内务部及移民局共同制止了约250名法轮功信徒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一度假屋内的聚会,警逮捕了两名参与人员,并对他们处以行政处罚,法轮功组织在海外的闹剧再次受到打击。这一正义的做法受到海内外民众的拍手称赞,可谓大快人心,与西方国家对待邪教暧昧的态度相比,俄国警方对法轮功的处理可谓果断决绝,那么,这种决断的底气来自哪里呢?

    ——来自于法有依

    法律是处理邪教问题最坚强的武器,根据俄罗斯“生活网”的报道,执法人员指出“在这次的突击检查中,我们依据俄联邦‘行政处罚法典’第20.3条关于‘宣传及公开展示纳粹标识或符号’之规定,对活动的组织者处以行政处罚”。同时,法轮功人员的集会活动还违背了俄罗斯联邦行政违法法典第18.条第8款之‘外国公民或无国籍人士违反俄联邦入境法及俄联邦停留法’被处以行政处罚,整个过程可谓有法可依。如果说这两个法律依据对处理邪教的针对性还不够具体的话,那么俄罗斯一些联邦共和国的立法工作的针对性则明确得多。2015年12月,俄罗斯阿尔汉格尔斯克州杜马会议通过了“关于传教活动的法律文件”,建立了对传教者、包括来自国外的传教士的监督机制。俄罗斯国家层面的立法也在迅速推进;2015年12月,俄国家杜马就提出了要对邪教进行法律定义,用以禁止全国范围内异教组织活动。

    ——来自于事有据

    于事有据,指对事件的认识有着充分的依据,确切说是对法轮功本质的认识。俄国警方果断对法轮功组织的活动喊停,首先必须基于对事件本身的判断。在这一点上,俄国警方早已有着深刻的经验。近些年来,法轮功组织渗入到俄罗斯社会,宣扬邪说、盘剥弟子、迫害家庭,给俄罗斯民众带来不小的伤害。对俄罗斯民众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影响力最为典型的案例是法轮功对23岁俄罗斯姑娘奥尔加带来的伤害,据俄罗斯《共青团报》报道,奥尔加本来是一位充满前途的职业模特,但自从练习法轮功以后生活急剧变化,将财务供奉给法轮功组织,不再走上T台,患有慢性肾炎后宁愿卧病不起也不肯张嘴吃药。 她还疏远了与家人的关系,于父母争吵,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她的母亲最终只能无助地求助媒体帮忙。这一案例的曝光引发俄罗斯对法轮功邪教本质的深刻反省,加之其他众多受害者的增多,让俄罗斯警方对法轮功早已有着明确的认定,对其聚集行为果断采取了制止措施。

    ——来自于例有先

    从执法的角度来讲,既有的案例对于法律执行的具体裁度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在处理法轮功邪教问题上,俄罗斯警方早就有着不少可借鉴的案例: 2006年6月,几名法轮功信徒准备在莫斯科中国大使馆前进行“活摘”表演,被当地警拘留,并控以“非法集会活动”;2012年1月,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其法轮功信徒器官活摘报告一起被禁止进入俄罗斯境内;2012年7月,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警方在一家印刷厂拘捕了4名法轮功人员,并没收了《转法轮》书籍及其他传单等违禁品;2013年 5月,罗斯托夫市铁路区铲除了在“女神”俱乐部活动的法轮功分支组织;2015 年 6 月 ,俄 执法部门逮捕了法轮功在乌德穆尔特共和国首府伊热夫斯克市分部的 头目加列耶夫;2016年5月到8月期间,俄罗斯对包括法轮功邪教在内的34邪教组织进行了处理……在充分的案例基础上,俄罗斯警方有着充分的依据对法轮功的行为做出快速、有力的反应。

    ——来自于情有源

    俄罗斯警方的处理还同群众对法轮功的反感和反对态度密切相关。法轮功组织对邪教教义的灌输和对民众构成的滋扰早已引发俄罗斯社会各界的强烈反感。2012年8月3日,圣公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向信徒介绍法轮功的危害及俄罗斯对法轮功的基本态度,并引用乌克兰相关专家的话说明法轮功传播的危害性;2014年11月,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府符拉迪沃斯托网站Vladnews.ru登载了对“第八频道”电视节目的整理文本,并呼吁“第八频道”的观众和网站网友远离法轮功及其成员;2015年6月,俄罗斯知名反邪教网站“伊里涅义信息咨询网”就发表文章,通过对李洪志关于“祛病健身”、“性命双修”等歪理邪说的剖析,揭示法轮功不让信徒吃药看病的危害;2015年,法轮功人员在俄罗斯社交媒体VK上频繁对网友的ID进行骚扰后引发俄罗斯网友的集体反对……民意不可违,民众对法轮功的态度使警方处理法轮功集会的态度显得十分“有情有源”。

    俄国警方处理法轮功邪教的底气从更深层次上讲,来自于正义对邪恶的自信,来自于民众的利益和情感对邪教的反对,在这样坚强的后盾下,所有邪教都将无处可藏。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