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沈从文的服饰图像 考证书画鉴定方法
2016年08月01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在书画鉴定中擅长以实物图像考证为主要方法的,还有文学家、文物学家沈从文。与傅熹年注重作品建筑物图像考证不同的是,沈从文更加偏向于对绘画作品中服饰图像的考证。

  新中国成立以后,沈从文从一位优秀的作家转行成为文物研究专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渡过他后半人生。沈从文先是对出土文物中的纸绢、丝织绸缎材料做过精心研究,撰写了《谈金花笺》、《谈染缬》、《江陵楚墓出土的丝织品》等多篇学术论文。通过对丝绸等材料的研究继而研究中国历代服饰的花纹和基本图案,这为服饰图像考证的书画鉴定方法研究提供了基础。

  在书画鉴定中,以历代服饰为着眼点,重实物轻文献的实证方法是沈从文一贯提倡的,他曾提到:“照过去的习惯,我们多以为对汉唐文物已知道的实在还太少。例如在文献上虽常常提及唐代妇女的服饰,但它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并不明确。因为文献只有相对可靠性,不够全面。那么,现在不甚费力就能分辨出初唐、盛唐、晚唐妇女服饰基本上的不同。所以这些研究从大处说,不仅可以充实我们对于中国民族文化史的知识,从小处说,也可以帮助我们纠正对许多有名的画迹、画册在年代上的鉴定。” (沈从文《从新文学转到历史文物》,载自《花花朵朵坛坛罐罐》,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8月)

  运用绘画作品中服饰的考证,沈从文对历来被许多书画鉴定家公认为真迹的名作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最为有名的是传为顾恺之作品的《洛神赋图》:“传世有名的《洛神赋图》,全中国教美术史的、写美术史的,都人云亦云,以为是东晋顾恺之作品,从没有人敢于怀疑。其实若其中有个人肯学学服装,有点历史常识,一看曹植身边侍从穿戴,全是北朝时人制度;两个船夫,也是北朝时劳动人民穿着;二驸马骑士,戴典型北朝漆纱笼冠……从这些物证一加核对,则《洛神赋图》最早不出展子虔等手笔,比顾恺之晚许多年,哪宜举例为顾的代表作?” (沈从文《我为什么始终不离开历史博物馆》,载自《花花朵朵坛坛罐罐》,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8月)从《洛神赋图》的人物着装中,证明其年代应该不早于北朝与隋唐,而绝非顾恺之之作,这是沈从文鉴定书画作品的主要依据。

  此外,在对被认为是隋展子虔作品的《游春图》的鉴定中,沈从文与傅熹年都认为其年代不能早于晚唐,但与傅熹年侧重作品中建筑物图像的考证不同,沈从文的考证依据是服装冠巾与马匹装备的衍变特征,他最后得出的鉴定结论是衣冠似晚唐,马似晚唐,不大可能出自展子虔之手。

  以历代服饰的衍变特征作为最主要的书画鉴定依据,也是属于实物图像考证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鉴定书画的一个独特视点,它同样能够对书画作品的断代问题提出实物图像上的可靠依据,可以作为一种可证明的科学鉴定方法。因此,沈从文亦可被视为实物图像考证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