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邪教受害者在认识和脱离邪教之后的常见问题
2016年08月0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我们说,加入邪教组织是由于人生中的痛苦,但是,离开邪教也是一种痛苦,甚至从短期看来,离开邪教是一种更甚于前者的痛苦。

    意识到自己加入了邪教组织,或者仅仅动一动这方面的念头对自己就是一种震撼。承认自己被骗、被控制是一个难咽的苦果。承认这个事实会伤害个人的尊严,伤害对自己的智力、价值感的判断,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而邪教的渐进式的精神控制正好伤害了邪教成员的勇气,使他们产生了极大的罪恶感和内在的焦虑,对邪教组织产生了很强的依赖性。所以,好多邪教成员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采用鸵鸟政策,使自己继续呆在邪教里,避免睁眼看到可怕的现实。接受这个事实,承认这个事实,勇敢地面对自己加入了邪教组织这个事实,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在这个过程中间,邪教信徒会遭受到巨大的痛苦。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精神控制也不能100%把信徒完全控制住。在任何邪教组织中,总是会有人由于种种机缘(自己的经历,社会及家人的帮助,等等)睁开了眼睛,承认了现实,鼓起勇气离开了邪教组织,但是这并非一劳永逸,因为睁开眼睛、认清事实、鼓起勇气、离开邪教本身可能会给邪教成员带来新的创伤。这些创伤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认识和思维及情感与人格两方面。

    1 认识与思维方面的问题:

    1.1 丧失决断力

    长期的欺骗和依赖是邪教成员丧失了把握自己生活的能力,在邪教中的生活是明确的,一切都有教主、教义或组织的安排。现在自己离开这个安排一切的组织,自己独立承担起了生活的责任。“为了明天,为了将来,自己在今天要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对于很多邪教成员来说成了不可解答的问题。

    1.2 语言障碍

    邪教中有一些特殊的术语和用法,由于邪教成员经常使用,已经在头脑中根深蒂固了,一看到、听到这些术语或说法,就能引起情绪反应,或者引起对过去的强烈的回忆。如“法轮功”中的“真”、“善”、“忍”、“业力”、“清净心”等等。虽然这些成员已经脱离了“法轮功”,但在与人的对话中,在看书的过程中,一旦这些词语出现在眼前,或者飘入耳中,马上会引起不同的心理反应:有人觉得痛苦,有人觉得受到讽刺,有人开始缅怀过去与功友一起念书、练功、谈心的生活。

    1.3 强迫性思维

    邪教成员在离开邪教之后,往往带着强烈的自我怀疑和失落。他们经常执著地思考自己为什么加入邪教、邪教的威胁是否会兑现、自己离开邪教是否正确或值得等等问题,常常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更加进一步思绪萦绕,严重的甚至部分丧失行动能力。

    1.4 不能适应灰色区域。

    长期生活在邪教严格、教条、不是天使就是魔鬼、不是正确就是错误的思想氛围中,邪教信徒已经形成了简单的“非黑即白”的思考方式。即使在脱离邪教后,他们仍然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中的复杂现象,不能正确对待一些模糊的灰色的现象,容易引起人际冲突和个人挫折。

    1.5 漂浮感

    与现实世界隔膜、疏远,不能集中注意,有时似乎生活在别处,耳边甚至出现了教主的声音,眼前似乎出现某种过去的画面,所有这些因素混合在一起,就造成了前邪教成员的一种漂浮感,让人感觉内心空虚、绝望,没有依靠,对周围的一切、对自己都没有把握。

    2 情感与个性方面的问题:

    2.1 悲伤、迷茫与懊悔

    在邪教组织中,信徒感到了秩序、目标和归属感,他们的生活在按照教主设定的路线向着美好的目标(尽管是永远都不可能达到)前进,所以虽然有疑惑,有痛苦,但是感觉很充实。在离开邪教之后,前信徒只身面对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依靠。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是一种群居动物,在丧失了“志同道合”的同伴后,尽管这种“志”和“道”是虚幻的,总会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和悲伤情绪。

    邪教信徒除了顺从权威、牺牲金钱、奉献自己外,别的几乎什么都没有得到。但是,为此,信徒花费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在此过程中,外部世界在发展,其他人的社会地位、知识技能在增加,人际关系在加深,而自己则好像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生活了许多年,与现实世界的距离拉大了许多。所以,当信徒意识到自己所参加的组织是个邪教组织后,他们的懊悔与痛苦是不可言表的。

    2.2 孤独感

    对于邪教信徒来说,他们认为家人和朋友是不可能理解他们的,是堕落的,甚至是邪恶的,他们只跟邪教成员谈心、交流、沟通情感,家庭和社会只是他们最终要抛弃的一个旅店,甚至是一个垃圾场。对于离开了邪教的前信徒而言,他们不仅丧失了家人和朋友,现在又丧失邪教中的信徒,他们成了最孤独的人。

    2.3 自卑,丧失尊严

    邪教让其信徒相信人类是堕落的、丑陋的,而信徒自己则是特殊的,是精英,最终会得到圆满的结局,并拯救世界。在邪教的活动及仪式中,信徒觉得自己得到了升华,觉得自己成了不可撼动的伟人。正像有的“法轮功”信徒讲:“谁也动不了我,我就是整个世界,我高于整个世界”。但是,离开了邪教,这一切神圣感、尊严感都被抽空了,人变得象被榨干了汁的橘子,像被抽走了脊髓和筋骨,似乎再也没有勇气和力量站起来重新生活。

    另外,邪教组织的一个特点就是启发信徒的罪恶感,把信徒所有的不幸和失败都做自我归因,都认为是信徒的责任,而所有的好处都在邪教的教主自己。如“法轮功”邪教经常说“练在自己,功在师傅”,经常在这种思维之下,邪教成员已经养成了自责的习惯。在脱离邪教后,他们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更苛刻地责备自己。

    2.4 罪恶感及羞耻感

    邪教信徒抛弃了原来的价值观,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向了邪教组织。在这个过程中,邪教信徒自然会做出下面的事项:

    伤害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的情感,使他们失望、焦虑、愤怒。

    利用自己的热情或耐心,把自己周围的人招募为邪教组织的信徒。

    在邪教组织的教导或暗示下,辱骂或攻击其他宗教团体或相关人士。

    在邪教组织的教导或暗示下,对抗地方或国家级政府组织。

    在邪教信徒脱离邪教之后,上述行为又成了这些信徒罪恶感及羞耻感的来源。所谓罪恶感,就是当人从自己的内心审视自己的行动并觉得是错的时候产生的一种负性情感;所谓羞耻感,就是当人从自己周围人的眼光审视自己的行动并觉得是错的时候的一种负性情感。罪恶感和羞耻感对于脱离邪教的邪教信徒来说是很常见的两种情感。

    2.5 抑郁

    悲伤、失败、自责、罪恶感、羞耻等负性情绪混合在一起,通常会产生一种难以克服的抑郁情绪,使人丧失活力,不愿与人交往,不愿进行生活所必须的行动,整日无精打采,甚至失去生活的意志和意愿。

    2.6恐惧

    邪教精神控制的核心就是调动信徒的恐惧:让信徒恐惧外部那个丑陋、堕落、邪恶的世界,害怕失去最后的拯救机会,害怕得不到其他信徒的认可,害怕被邪教组织指责等等。习惯了恐惧的邪教信徒在脱离邪教之后也有下面巨大的恐惧:

    1) 万一邪教教主说的是对的,万一教主真有那样的神力,我不就是失去了唯一的得救的机会了吗?

    2) 邪教教义上说的那些背叛者的可悲命运是否会落到我的头上?

    3) 邪教组织是否会跟踪我、骚扰我、并真的伤害我?

    正像美国邪教问题研究专家Steve Hassan所说:“当今的邪教组织知道如何有效地把强烈的负性情绪植入信徒的潜意识中,使信徒都根本不可能意识到外边的世界可能是愉快的、成功的……信徒们被公开或悄悄地灌输这样的信念:如果他们离开组织,他们会死的非常惨,死于车祸,死于空难,或者使自己所爱的人死于非命。”

    2.7 担心发疯

    加入并离开邪教是人生的一次重大创伤事件,正如我们上面分析的,可以引起邪教信徒的悲哀、抑郁、愤怒、恐惧等消极情绪,引发强迫性思维、记忆丧失、注意力集中困难,使信徒产生一种游离感、漂浮感,所有这些现象结合在一起,使邪教信徒觉得自己不正常,觉得自己失去理智,要发疯了。另外,邪教的威胁,如“形神全灭”、“堕落”、“万劫不复”等等,更加重了脱离邪教的前信徒的担心。

    2.8 愤怒

    愤怒是邪教受害者最健康的一种情绪,它是在人受到伤害、遇到挫折之后的一种强烈的通常是带有破坏性的行为方式。尽管愤怒这种情绪很难处理,但是愤怒表明信徒已经承认自己是邪教的受害者,但是接受这个事实非常困难,需要以某种激烈的方式加以表达而已。

    愤怒这种情绪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如果愤怒的情绪指向曾经伤害自己的邪教,指向可以改变的缺点,那么这种愤怒可以使受害者鼓起勇气,克服恐惧、抑郁、悲伤等负性情绪,远离伤害自己的邪教,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另一方面,如果愤怒指向了自己,指向了自己生存的意义,那么愤怒可以使邪教信徒自暴自弃甚至自伤自杀。同时,如果愤怒指向了自己周围的人,对周围的人吹毛求疵,那么可能会进一步损害前邪教信徒的人际关系,妨害其从邪教造成的心理创伤中康复。

    综合上述认识与思维、情感与个性等方面的问题,西方邪教问题研究专家认为,邪教信徒在脱离邪教的初期,可能会出现下列29个方面的问题:

    1 无目的感。在邪教中,他们非常投入,非常有追求。但是离开邪教之后他们感觉无所适从。

    2 抑郁。

    3 为其他邪教成员担心,或悲哀。

    4 罪恶感。为自己在参加邪教时所做的事感到羞耻或有罪。

    5 愤怒。他们受到了教主的愚弄和伤害,对自己感到愤怒。

    6 隔漠或疏远。与朋友、家人、亲戚疏远了。

    7 孤立、无知:缺乏信息,不理解社会,与社会脱离。

    8 不信任:害怕被操纵。

    9 害怕:害怕发疯,害怕邪教的威胁实现。

    10 非黑即白的思维倾向。

    11 理想化、精神化:不能接受世俗的世界;容易陷入空虚。

    12 决断力丧失:不敢做决定,不敢冒险。

    13 缺乏自尊和自信,产生一种心理上或智力上被强奸的感觉。

    14 尴尬:提到邪教的经历、过去的疯狂言行及邪教中经常提到的术语或名词,就会感到尴尬,甚至羞愧或愤怒。

    15 职业问题。

    16 漂浮感或虚幻感:生存的虚妄,周围世界的虚妄,流动。不踏实。

    17 噩梦。

    18 性生活问题。

    19 家庭或婚姻生活问题

    20 不能集中注意,短时记忆出现问题。

    21 急躁,急于摆脱邪教的困扰。

    22 双重人格

    23 非典型性的精神分裂症状

    24 伴随有记忆问题的焦虑

    25 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冲动(自虐、虐待他人、自杀、杀人、酗酒等)

    26 反应性神经症

    27 创伤后应激症

    28 哮喘

    29 亢奋

    总之,加入邪教会给人带来伤害,使人成为傀儡,丧失自我,而离开邪教,或者认识到自己加入的组织是个邪教组织,也同样会给人带来伤害,所以,帮助邪教受害者是一个复杂、细致的问题,需要耐心、细致的态度及科学的方法。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9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