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现象的理性思考
2016年08月0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只有初中文化的李洪志凭着东拼西凑、文理不通的“法轮大法”居然在短短几年内,煽起数以百万计人的迷信狂潮,不仅危害人的生命,而且险些酿成严重的政治灾难,这不能不令人震惊,也不能不令人深思:“法轮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凭什么骗了那么多人?受骗者何以上当,又缘何心醉神迷?弄清如上问题,找准“法轮功”成势的原因并采取相应的对策,这是防范抵御邪教的根本。

    一、“法轮功”是个什么东西,它凭什么骗了那么多人

    “法轮功”是指由李洪志之流创立的披着宗教的外衣,打着气功的幌子,干着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勾当的邪教组织。和其他邪教组织一样,“法轮功”也以冒用宗教名义、神话现实中的个人、牢牢控制信众、残害人的生命为基本特征。“法轮功”是集邪教与恐怖主义于一身的反动组织,与其他邪教相比,“法轮功”的恐怖主义倾向更为突出,与恐怖组织相比,它的理论色彩更浓。这主要表现在:

    (一)宣扬“末世论”说,恐怖造神

    李洪志的造神运动就从制造恐怖气氛开始的。李洪志宣称,地球即将毁灭,人类随之“形神全灭”,只有他才是唯一的救世主,跟他习练“法轮功”,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二)教唆信众,恐怖造势

    当“法轮功”在中国大地呈蔓延趋势时,李洪志政治野心迅速膨胀,为了显示能量,他公开或隐蔽地教唆信众制造一起起恐怖事件,诸如发难报社、电台、集会请愿、护法、围攻中南海、导演天安门前自焚闹剧等。

    (三)残害生命,恐怖造孽

    2001年,“法轮功”信徒曾企图颠覆京长线的列车,因发现及时而未得逞;2003年6月,“法轮功”信徒在浙江省苍南县制造了杀死17人的投毒惨案。在“法轮功”的信徒中骨肉相残、夫妻相残的惨案也时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03年因听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有病拒医拒药而致死、致残的“法轮功”习练者已达1500多人。

    “法轮功”的邪教性质和恐怖主义倾向如此明显,那么它凭什么还骗了那么多人呢?关键在于它有一套眩人耳目、诱人上当的理论和骗术。这些理论和骗术的最大特点是:从满足人们的需要出发,针对人性弱点,特别是迷信易感群体的心理特点,在人们普遍关心的有关人生、道德、健康等热点问题上大做文章,布下诱饵,设置陷阱捕获受骗者。1、以健身祛病为诱饵,使一些欲求身心健康者误上贼船。2、以做好人,追求“真、善、忍”作招牌,使一些心地善良的人误入歧途。3、运用心理学手段,诱导“法轮功”习练者“就范”。例如,利用人所固有的接受暗示的特点,运用恶性暗示诱导习练者丧失主见,偏信“法轮功”。又如,利用“从众心理”,“名人效应”做“托儿”招徕信众。4、以“上层次”、“求圆满”为麻醉剂,对信众实施精神控制。这大体经过以下几个步骤:洗脑——淘空一切自我的意识;学法——灌输歪理邪说;弘法——传销“法轮功”;“上层次”、“求圆满”——为信徒套上紧箍咒。

    二、“法轮功”修炼者何以受骗,又缘何心醉魂迷

    (一)科学知识匮乏,导致迷信“法轮功”

    调查显示,法轮功痴迷者的群体中有近80%的人属于文盲和半文盲。这部分人由于科学知识贫乏,在日常生活中,只能靠经验和常识来认识和理解外来的信息。当原有的常识系统无法解释眼前遇到的现象时,就必然产生向外寻求答案的求解欲,这种求解欲越强烈,就越饥不择食,盲目吸纳外来思想的可能性就越大。李洪志利用这部分人的双重无知,即对法轮功反动本质和骗术的无知以及对有关人生、道德、健康等问题的无知而行骗的。例如追求健康,向往长寿,这是人的天性。但怎样追求,不同知识结构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选择。健康知识无知或少知者,在省力最小原则的支配下往往不信医生信法轮功。因为看医生,打针、吃药又花钱,还不承诺健康长寿,不足取。练法轮功省钱、省事,祛病健身,又承诺死后上天堂,自然首选。于是由无知而中邪。

    (二)畸形心理失调,容易接受迷信,痴迷“法轮功”

    通过对“法轮功”现象的深入研究,我们发现,痴迷“法轮功”除了如上分析的认知原因外,还有更为直接的心理原因——畸形的心理失调。

    1、紧张感

    美国心理学家德克认为,紧张充斥的社会状态有利于迷信的产生。随着改革的深入,我国社会进入了转型期。社会转型时期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人们生活的稳定性变小而或然性增大:贫富转化,旦夕之间;就业失业,随时发生;股市沉浮,变幻莫测;家庭危机,离合频繁。面对剧变的生活人们原有的稳定感减弱或消失,代之而来的是漂浮感、紧张感、为了消除这种紧张感,达到心理平衡,一些对现实无知又无奈的人往往选择迷信,因为迷信可以给人虚幻的心理安慰从而缓解紧张感。从心理学角度说,这种以缓解紧张感为目的的草率接受心理,是一种变态的、畸形的心理。有这种心理的人极有可能因饥不择食而步入“法轮功”的迷宫。

    2、恐惧感、依赖感

    日常生活中人们常有这样的经历:偶受外界事物刺激如雷声惊吓的小孩,会神情紧张地偎缩在妈妈的怀抱中,以此来缓解内心的恐惧。这就是由恐惧导致依赖。这时,如果妈妈对他说,不要怕,这是十分正常的自然现象。这时孩子的恐惧感会逐渐消失;如果妈妈对他说,这是天神雷公发怒,专门惩罚不信神的人;孩子极有可能由惧怕雷公到迷信雷神,产生对雷神的依赖感。调查表明,“法轮功”痴迷者接受“法轮功”的心理历程大体上也是这样。

    列宁说:“恐惧创造神”。对造神者来说,人们的恐惧心理是造神的最好材料。所以造神者总是先以“吓”为手段,制造一个恐怖氛围,让人们产生恐惧感。对迷信者来说,恐惧是信神的温床。调查表明,人们往往在如下几个方面容易产生恐惧感,步入造神者设下的陷阱。

    一是对“不治之病”的恐惧。人吃五谷杂粮,患病纯属正常。就可能来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没有不治之症;就现实来说,科学技术尚有其空白点,有些疾病对医学来说尚无特效药物根治。这种医学现状常使人产生一种“惧癌感”。没有得癌但心理不健康的人,却先得了“恐癌症”,无病先投“医”,借助“神医”“神功”之类的东西,防癌;得了癌症的患者,如理智欠佳、意志衰退,则有病乱投“医”,医学不行找神学,神学不便捷,便找“法轮功”。

    二是对死的恐惧。珍惜生命,人之常情,生老病死,却是客观规律。在这条规律面前,有的坦然,有的恐惧,悲观失望,惶惶不可终日,得了“恐死症”。有这种症状的人,受求生欲(这是人的本能)、“长寿欲”的驱使,往往不信科学,信迷信。因李洪志告诉他,按我的方法修炼,不但可以健身长寿,还可死后上天堂。

    三是对“厄运”的恐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错误在所难免,遭受不幸也是常有的事。问题在于如何认识和对待不幸。这里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既来之,则安之”,尽快抚合心灵创伤,冷静地、现实地查找主客观原因,接受教训,避免再度受挫。一种是紧张,悲观失望,不是从不幸事件本身查找出真实的主客观原因,而是从“神灵”那里找出了虚幻的“因果报应”。调查表明,有相当数量的人诸如肇祸的司机、赔本的商贩、离异的男女、丧子的父母,输光的赌徒等,他们都是因对厄运的恐惧,从而不信自己而信命运或神灵的。而信这些的目的是企望神灵保佑,赐给好运。

    3、虚荣心、失落感

    虚荣心和失落感严重的人,往往干出傻事。据报载,有这样的5位老人,都曾是“法轮功”的骨干分子,都被李洪志之流封了“官”。这5位老人都曾是我们的干部。在位时,他们既有权,又有钱。有的指挥千军万马,有的则可频频发号施令。退休后,一下子由门庭若市变得冷冷清清,正在他们极不习惯,失落感大发的时候,李洪志委以“重任”,任命他们为南京辅导站“五人小组”成员,于是他们由受宠若惊,到心甘情愿地围着李洪志转。醒悟后,他们深感愧疚地说:“是官本位的思想和死要面子,使我们脱离了党的路线”,迷恋上了“法轮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1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