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活摘”闹剧的另类效应
2016年08月01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法轮功的“活摘”闹剧折腾N年了,翻来炒去,了无新意,却越来越像是一艘“破船”,满载着跟“活摘”丑剧有关的各种奇葩与不堪。

  在这艘破船上,除了“船老大”李洪志之外,有贼喊捉贼的法轮功媒体,有做贼心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谓“证人”(如“安妮”、“老军医”)的必要配合,还有甘作帮凶的两个大卫与葛特曼之流推波助澜.....如此丑态百出,早已令世人心生厌倦,却也产生了“另类”的效应。

  效应1:“活摘”为法轮功及其帮凶挖了一个“坑”

  从表面上看,“活摘”谎言有“看点”、有“泪点”,离奇故事刷屏;要无耻有无耻(法轮功媒体炮制的各类相关文章),要狗血有狗血(如所谓“大卫报告”),时而上窜下跳(滥诉),时而悲情演出(弟子到处“讲真相”);但实际上,法轮功一手策划的“活摘”闹剧,在其造谣本性显露无疑的同时,也为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让其中的“牛鬼蛇神”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比如,像大卫和葛特曼之流的身后便有丑闻:美国医生Rambodoc的博客文章揭露法轮功曾向这几名法轮功雇佣的写手或律师付钱。法轮功到处表演“活摘”,而葛特曼或大卫则基于反华立场和赚取“弹药费”这双重“价值”,所谓的报告自然是一篇比一篇危言耸听。而这,也是“大卫报告”与葛特曼《新报告》先后推出的真实背景之一。事实上,作为法轮功的帮凶,他们已跟“活摘”谣言形成了利益捆绑关系,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在法轮功及其“活摘”遭遇杯葛的地方,那些帮凶碰钉子也就不足为奇了。比如2012年,俄罗斯就明令禁止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其法轮功信徒器官活摘报告一起入境——帮凶随时都可能遭遇“坑爹”,甚至比元凶的下场更惨,这是历史规律!

  效应2:“活摘”在真相和谎言之间划了一条“线”

  确切的说,这也是一条道德与良知的底线。

  一度遭忽悠的美国国务院,在经过驻华使领馆的实地调查后,便承认,“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个场所除作为正常的公共医院发挥作用外被用作其它用途。” 就连同为反华阵营的吴弘达,在发现真相之后也是忍无可忍,直斥“活摘”的荒谬。

  底线的力量,也让“活摘”闹剧日渐声名狼藉。一些公众人物往往小心翼翼以避免误入法轮功的“活摘陷阱”,唯恐触及底线,自毁前程。2014年发生的台湾柯哲文事件,便是此例。与此同时,“活摘”在国际上也逐渐成为故事或笑料的“代名词”。像一些加拿大主流媒体,干脆称其为“苏家屯故事”(2007年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刊载格兰·麦克格雷格文章《中国“焚尸炉”揭秘》)。

  偶尔也有一些政客,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误上了“贼船”。2012年11月7日,多名以色列议员突然向中国道歉,并表示要收回签名。原来他们曾经“稀里糊涂”联名签署了一封调查中国“活摘器官”的“请愿书”。所幸,这些议员很快发现“活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他们也在无形中被法轮功利用,成了攻击、抹黑中国政府的炮灰。在底线面前,“活摘”的闹剧也只能沦为一个臭鸡蛋,令世人唾弃。

  效应3:“活摘”谣言的卑劣下作凸显了一面“旗”

  法轮功的“活摘”闹剧,也意外惊醒了许多原本对法轮功并不了解的人,并看清了其庐山真面目。

  正如一位在Rambodoc的博客上跟帖的西方网友说,“我们已经看透了(注:指“活摘”闹剧与法轮功雇佣大卫之流炒作谎言的丑闻),我长期目睹了这一切”。难怪,当法轮功的《新报告》在俄文网上挂出一个月后,期间竟无一个汉学家进行评论。这很能说明问题——许多社会人士在立场、利益等方面无论存在多大的差异,但在法轮功炮制的“活摘”谎言问题上,却日益表现出惊人的、罕见的一致性。这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做梦也没想到的!

  可以说,从苏家屯医院的真实情况,到许多媒体、机构实地调查的结论,乃至揭露“活摘”不过是“数字游戏”、并以专著揭批法轮功的乌克兰专家格雷戈里·格洛巴,以及发现法轮功“受迫害”图片“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的美国外科医生兰博德克(Rambodoc),等等,这些不仅仅是构成了无可辩驳的证据链,更是一面以事实真相为标杆的大旗—,也是一面谴责“活摘”谎言及法轮功邪教的正义之旗!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10561119455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