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观傅熹年古书画鉴定方法的两大特点
2016年07月31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观傅熹年古书画鉴定方法的特点。一是运用考古学中的类型学,建立可供鉴定参考的比较系列。

  首先列出传世作品中公认的各个时代的作品,以时代风格、画派、画家为三个层次的内容,建立一个“标准品”系列,作为鉴定工作中比较分析的标准。其次对于元、明、清以后传世作品较多的,这个标准系列的内容还可以再细分。比如重要书画家可以分人编年,以五年或一个阶段为间隔选择标准品,对作品的题材、风格、笔法;署名和钤印的阶段性特点等,结合其生平进行考察,得出一个较为可靠的标准可供鉴定时参考。

  正如他自己所说:“建立这个供比较用的系列是很细致的工作,要注意到各种细节,以期更为准确。它多少有点近似于考古学中的类型学。在做这项细致工作的同时,由于反复、大量地接触书画,熟能生巧,又自然而然地会逐渐形成一个源于具体例证又脱离具体例证的对时代、流派、风格的综合概念。这比通过浏览所得的初步的印象又深入了一步,是建立在逐项细致分析研究基础上的,更为可信。有意识地把综合概念与细致的比较分析结合起来,可以使鉴定水平大大提高一步……” (傅熹年《浅谈做书画鉴定工作的体会》,见《傅熹年书画鉴定集》,第9页)

  考古学中类型学的方法,是建立一个参考比对系列,也就是把鉴定家平时脑子里积累的经验分类型量化、具体化、数据化,把原本感性的、模糊的感觉和直觉的东西清晰化。这与后来主张以高科技介入书画鉴定的研究者提出的利用电脑做成书画鉴定的数据库是同一个道理,傅熹年提出的建立一个可供比较的系列,就相当于为这个电脑数据库提供细致的项目框架。这个参照系列的有效性证明了书画鉴定并非人们想象的如此玄奥和遥不可及,同时,有了这个参照系列,也可以检验书画鉴定家的经验判断是否万无一失,它的科学性格不言而喻。

  二是引入建筑史研究中的比较分析方法,并运用古代建筑图像和器物、服饰图像的比较分析作为书画鉴定的依据。

  傅熹年曾说:“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建筑历史,这在西方属美术史范围,并有一二百年以上的历史,有一套比较科学的严格的研究方法,在利用比较分析方法作断代研究上颇为成熟。在这方面我又有幸分别在梁思成教授、刘敦桢教授这几位中国建筑史学的开拓者指导下工作过,他们在利用比较分析和文献考证研究中国古代建筑方面,取得极高的成就,也在运用比较分析方法上给我很多教诲。所以我在研究古代书画史时是有目的地引入了在建筑史研究中使用的比较分析方法的。”(《谈谈做书画鉴定工作的体会》,傅熹年著《傅熹年书画鉴定集》,河南美术出版社,1999年4月)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2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