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2016年07月31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自昔鉴赏家分品有三:曰神,曰妙,曰能,独唐末朱景真撰唐贤画录,三品之外,更增逸品。其后黄休复作《益州名画记》,乃以逸为先而以神妙能次之。景真虽云:“逸格不拘常法,用表贤愚”,然逸之高,岂得附于三品之末?未若休复首推之为当也。至徽宗皇帝专尚法度,乃以神逸妙能为次。

  ——宋·邓椿《画继杂说·论远》

  宋画易辨,其用意构思,段非后人所能及,用笔精微神妙,巨眼自能辨识。即浅言之,绢素或缜密如纸,粗如布,制作精良。纸则白净光洁,著墨有晕不飞,皆难伪作。且宋画必宋墨为之,理易明也。浓处千年如漆,淡处薄如蝉翼,神采焕发。观此数者,真伪迥然各异,不待观画而已可知矣。

  ——清·华翼纶《画说》

  大抵观释教者,尚庄严慈觉,观罗汉者尚四象皈依,观道流者尚孤闲清古,观人物者尚精神体态,观畜兽者尚驯扰犷厉,观花竹者尚艳丽闲冶,观禽鸟者尚毛羽翔举,观山水者尚平远旷荡,观鬼神者尚筋力变异,观屋木者尚壮丽深远。今之人或舍六要弃六长而能致此者,何异缘木求鱼,汲泉得火,未之有也。

  ——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