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新莽铜丈权衡标准器的发现与流传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中国文物网
【字号: 】【打印

   在中国计量史上,新莽时期的度量衡标准器格外引人注目。这是因为,当时在王莽复古改制的大旗之下,刘歆组织一 批学者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考订音律和度量衡标准的活动,并根据考订结果,铸造了一批度量衡标准器,颁发全国各地使用。通过这场活动,刘歆形成了自己系统的 关于钟律和度量衡的理论。他的理论成为后世朝代制定度量衡标准所信奉的圭臬,人们在考订度量衡制度时,不但要从他的理论中寻找依据,而且还要从他遗留的实 物中寻找当时尺度标准,这就使得新莽时期的度量衡标准器遗物在后世被人们奉为国宝,格外珍惜。

  虽然历朝历代对新莽时期的度量衡标准器都很重视,但毕竟时事变迁、岁月无情,到了民国时期,存世的新莽度量衡器物已经十分罕见。这种情况下,二 十世纪二十年代,甘肃两位农民很偶然的发现了八件新莽时期的度量衡器物,这些器物挖掘出土以后又经过了十分曲折的经历,才得以保存。这件事,成了中国计量 史上一件奇事。

  事情始于1925年7、8月间。当时甘肃定西县巉口镇农民秦恭(当年13岁)在放牧时,于今巉口镇铁路大桥东北方向200米处,发现一块露出地 面的金属物。第二天与其兄秦让去挖,挖出了不同形状的八件古铜器。(傅振伦先生《甘肃定西出土的新莽权衡》一文说:1926年夏,甘肃定西县称钩驿〔在兰 州东南一百八十里〕因大雨冲坏山原,发现新莽铜器八件:权五、衡一、钩一、丈一)。当时,本村人不认识这批珍贵文物,秦家把这批稀世珍宝搁置院墙脚。 1929年甘陕大旱。秦家迫于生活,由秦让用手推车将这批文物运到省城求售,兰州古董商马实斋按碎铜价格以六十块大洋收进。后不多久,马实斋又以二百块大 洋转手卖给古董商张寿亭。同年秋,北京古玩商朱柏华得悉后,专程赶到兰州,以一百四十块现洋买走铜衡杆和九斤铜权,其余六件被时任甘肃省建设厅厅长杨慕时 以八百块大洋购得。此后,杨随军东行,因携带不便,交兰州民众教育馆保管。1932年夏天的一个雨夜,陈列在教育馆内的六件文物,除最大的一件石权外,其 余五件全部被盗。该馆馆长张铭青发觉后,立即向省府报告,并四出追踪,但没有结果。

  朱柏华购得的铜衡杆和九斤权,经人鉴定,知是新莽时物。朱以五千一百元的高价卖给北平琉璃厂尊古斋古玩铺。兰州被盗的五件文物,由时任陕西绥靖 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邓宝珊先生出面,电请全国古物保管委员会北平分会主任马衡,代为在平津等地缉访。1933年7月,终于在天津英租界源丰永珠宝店发现。 经多次交涉,该店拒不交出,并要挟古物保管委员会出价三十万大洋赎回。保管委员会以该店盗卖国宝罪,通知天津河北省公安局将其经理翟捷三及原盗窃犯高灿章 逮捕,才追回了这五件文物,保存在北平团城。尊古斋所购铜衡杆和九斤权,由故宫博物院按五千一百元原价赎回。至此,甘肃定西出土的八件稀世珍宝失而复得。 1934年春,中国学术协会在团城举办“西北文物展览”,这批珍贵文物才公之于众。

  故宫博物院旧藏有新莽铜嘉量,为了把新莽度量衡标准器集中保管,遂向国民政府申请将这五件文物拨交故宫博物院陈列,国民政府未答应故宫博物院的 请求,而是把它移交给了中央博物院筹备委员会。新莽铜丈初仅存上半截,1934年又发现下半截,1935年中央博物院以五百元买得。解放前夕国民政府把这 批文物中的铜丈、二钧(60斤)权、六斤权、三斤权、秤钩以及新莽铜嘉量运往台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原在北京的铜衡杆和九斤权和甘肃的石(120斤) 权,1959年送中国历史博物馆陈列,现藏国家博物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