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画有三病,皆系用笔。所谓三者:一曰板,二曰刻,三曰结。板者腕弱笔痴,全亏取与,状物平扁,不能圆浑也;刻者运笔中疑,心手相戾,勾画之际,妄生圭角也;结者欲行不行,当散不散,似物凝碍,不能流畅也。未穷三病,徒举一隅。画者鲜克留心,观者当烦拭眦。

  ——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论用笔三病》

  夫画家各有传派,不相混淆,如人物其白描有二种:赵松雪出于李龙眠,李龙眠出于顾恺之,此所谓铁线描。马和之、马远则出于吴道子,此所谓兰叶描也。其法固自不同。画山水亦有数家:荆浩、关仝其一家也,董源、僧巨然其一家也,李成、范宽其一家也,至李唐又一家也。此数家笔力神韵兼备,后之作画者,能宗此数家,便是正脉。若南宋马远、夏圭亦是高手,马人物最胜,其树石行笔甚遒劲。夏圭善用焦墨,是画家特出者,然只是院体。

  ——明·何良俊《四友斋画论》

  绘事必以微茫惨淡为妙境,非性灵廓彻者,未易证入,所谓气韵必在生知,正在此虚澹中所含意多耳。其他精刻逼塞,纵极功力,于高流胸次间何关也。王介甫狷急扑啬,以为徒能文耳,然其诗有云:“欲寄荒寒无善画,赖传悲壮有能琴。”以悲壮求琴,殊未浣筝笛耳,而以荒寒索画,不可谓非善鉴者也。

  ——明·李日华《竹懒论画》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