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千奇百怪的法轮功新变种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十分害怕法轮功出现内乱、分裂。他在经文《金刚》里讲到:“其实对于大法的干扰,多来自我们内部,外来的因素只能乱个别人,不可能使法改变。无论现在和将来,乱我们法的,那只能是内部弟子,千万注意!”《转法轮》中,李洪志说:“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东西,你就跟他去了。”《定论》中,李洪志说:“大法弟子们切记,将来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以任何借口把大法分成部、派、门、宗等类似行为都是乱法。”《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要求》中,李洪志说:“一切用自己的感受讲道者视为严重乱法行为,讲我说的话时一定要加上李洪志师父说……等等。”基于李洪志这种教导,法轮功将其分裂、变种以及不符合李洪志“经文”等行为都称为“乱法”。

    李洪志十分肯定地说,只要他活着,法轮功就乱不了、分裂不了。《金刚》中李洪志说:“我们的法是金刚不动的。”《北美巡回讲法》中,李洪志宣称:“有师在,法乱不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李洪志说:“它乱法是乱不了的,乱新的宇宙是不可能的”,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李洪志又说:“常人乱不了法。”

    然而,从邪教法轮功中分裂出来的变种实在太多了,比如香港“真身师父”彭珊珊、“大乘华严佛法”、“法轮圣王”、“长春新立佛”、“男女双修”、“传销”、“金法”以及“全法”(所谓《转法轮》第十讲)等邪教变种。这些依附于法轮功邪教教义而生灭的新兴变种,无一例外也是大肆编造邪说、欺骗民众、蛊惑人心、荒涎淫秽、危害社会的邪教,不仅严重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破坏社会安定,还败坏社会伦理道德、损害练习者的生命、财产、人身安全,是文明社会的毒瘤,理应引起我们关注和重视。

    法轮功的变种都源于法轮功的组织和理论,与法轮功一脉相承,荒涎不经、愚昧迷信,但是它们又各有独特的表现方式及特征:

    一、慈悲功

    “慈悲功”是武汉人肖郧创立的。肖郧原是工人,随妻子练过法轮功,1997年“出山”,次年模仿法轮功建立“慈悲功”辅导总站,逐渐形成严密组织,其学员达900余人,扩展至湖北、湖南、江西等地。案发后,肖向警方交待了创立“慈悲功”的动机:“教授功法有利可图,还可以借传功与女人发生性关系。”

    据查,从1998年6月起,肖郧涉嫌借练功之名,先后奸污的女学员至少有4名。肖郧包装自己的行径为“明慧双修”,称与他“双修”可“转化业力”“长功”。肖自称“圣王”,给与之发生性关系的女子命名为“明慧母”。胡说她们“从高层次空间掉下来”,为他护法,助他“度人”。4名受害女学员,有的家庭离散,有的身心受到重创。

    由于“慈悲功”蛊惑人心,聚敛钱财,奸淫妇女,严重危害社会。1999年底,武汉警方查清其犯罪事实,认定其为邪教组织,逮捕了其头目肖郧。肖勋依法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二、法轮圣王

    “法轮圣王”始于2001年,2004年发展成型。源于吉林省长春市,其创始人是长春市的一位中年妇女,名叫庞丽华。其活动已由东北发展遍及全国,信众主要从原法轮功练习者中发展而来。

    教主:法轮圣王(由原法轮功学员“开悟”而来)。信众不再称呼李洪志为师父,称为“李老师”。

    教义可以概括为:“三种人,三件事”。三种人:即法轮功的劳教解教、刑满释放人员及其他人(从中找出八万四千个王让其回到佛位);三件事:宇宙的运转规律、各类人的来源、生命的存在形式。

    基本理论简述为:法轮圣王传播者声称,“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也就是说李洪志只是假传,而法轮圣王传的是“口传心授”的正道,劝法轮功弟子应尽早脱离法轮功;认为“法轮圣王是所有大法弟子的师父,也是李洪志的师父;李洪志出山十年主要是带领大家消业还债,现在修炼到了新的阶段,那就是出世间修炼。”他们认为真正的法轮圣王不是李洪志,李洪志也只不过是奉命出山,他只是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大师兄,李洪志只有一个目的:让所有的师弟妹们吃苦消业。消完业的师弟妹们才有机会认识真正的师父“法轮圣王”。师父即法轮圣王才是真正的师父,只有你认了‘真正的师父’后,才会传给你。并且在认师后的两年至两年半的时间内回到佛位。师父要招八万四千个徒弟,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寻找到这八万四千个弟子。

    表现为:不再练功,也基本不看法轮功的书,主要凭借重新解释大脑中残留的法轮功内容来为“法轮圣王”的新教义服务。为了早日帮师父找到那八万四千个王,所以三种人纷纷到处串连。

    他们很注重传法的“方式、方法”,善于讲故事,打比方,制造悬念,步步引诱,引起听众的兴趣,调起听众的胃口,所以极具欺骗性。

    三、定位成佛

    据说,“定位成佛”派最早由哈尔滨市一王姓母女俩开始传播。后来扩散到牡丹江、齐齐哈尔、佳木斯、大庆及东北一些地方,由东北再扩散到全国。

    定位成佛派专门在原法轮功练习者中发展。所谓的“定位”即“定层次”,该教派认为修炼者只要“定位”了,以后修不修果位已经在那里了。其传播者称:“法轮大法是低层次的法,现在我们不再那样走,需要定位,定位后就是真佛了,不用学,不用炼了,愿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们称自己已经圆满了、大自在了,不要在法轮功一门里修了,要到佛教里去皈依,要改变一下修炼形式,并且让原法轮功人员对着墙或者站在山上、高处等大声喊:“我是佛,我是佛,我是佛。”这样就“定位”了。还故弄玄虚说能不能“定位”,得由有功能的人提前看了之后才能决定,故意欺骗说有些人还达不到层次,不能“定位”。跟随者喊三声“我是佛了”之后,就已经成佛了,以后只要成天念《地藏经》就行了。

    定位成佛派目前也已扩散到许多地方,吸收了众多的原法轮功练习者。

    四、出世成佛派

    出世成佛派源于山东胜利油田,2004年9月创立,其头目是孤岛社区内退教师孙玉花(女),自封法号为“木头”,2005年初发展成型。

    出世成佛派的特点:

    主要在本地区原法轮功练习者中发展,骨干自设办公地点和联络人员,活动具有半公开性,并声称“一次传道一次成佛”,具有很强的诱惑力。

    据说2004年3月22日中央电视台有则新闻报道,天文学家发现了一个新的星系。这帮原法轮功练习者据此编造了一个“新的宇宙已形成”的邪说,到了9月中旬又编造出“旧的宇宙已解体”的邪说。以一个“旧的宇宙已解体”和一个“新宇宙已形成”的邪说为根据,逐渐演变出“冲出旧宇宙到新宇宙成佛”的法轮功新变种。

    出世成佛派认为:原来李洪志讲的都是旧三界的“法理”,这些已经过时,只能相当于小学的课本,因此练法轮功不能飞出三界成佛。到新宇宙中去成佛要有新的“法理”才行。所以必须有新的理论,有新的师傅,才能带领弟子们走到新的宇宙去成佛。但是,要冲出三界到新宇宙中去,中间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条鸿沟中有魔、佛、道、神等,会阻挡你越过鸿沟成佛,必须要靠师父带着你才能闯过鸿沟,所以要先拜师。拜师后,师父就能带你闯关冲出旧三界(即出世),到新的宇宙中成佛。故此派别得名为:出世成佛派。

    出世成佛派认为:原来的“定位”只是声音到了,心没到。现在的“出世”就是主元神要冲出“三界”,到属于自己的天国世界的位置去,但“出世”靠自己是冲不出去的,只有“师父”亲自带着往外冲。孙玉花自称“师父法身”附体,将孤岛社区黄素梅家作为自己的办公室,每周一、周五下午组织讲法,自诩山东省只有她一人能将原法轮功信徒带入“天国”世界。

    具体做法是,想“出世”的人必须先认可孙玉花为“师父”;拜师时,孙玉花双手合十,要求“出世”者给她磕9个响头;最后“闯关”时,孙玉花在前头,黄素梅在后头,中间是闯关者;闯关者一出门就说“见佛逐佛,见魔逐魔”,在公路上必须走中间两条黄线,见到汽车便停下念咒,并发意念让车撞死,然后选定一个人多的地方为“目的地”继续向前走,到达后一起高喊3声“我是佛”,然后按原路返回,念的口诀是“冲、冲、冲,冲出一条通天大道,冲向天国世界”。回到家再给“师父”磕3个响头,并将原有的法轮功资料烧掉,念的口诀是:“师父(这个“师父”指的是李洪志),把书还给你,我修成了”。从此与法轮功决裂,开始往自己世界里“度人”。

    从出世成佛派的言行看,他们那一套仍然属于法轮功,崇拜的还是李洪志,对李洪志的“经文”看完后马上毁掉,从表面形式上好像已与法轮功决裂,但他们从李洪志的“经文”中寻找歪理邪说,加上自己“悟”出来的东西,相对“法轮功”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表现出来的形式也更加极端。

    五、性命双修派

    性命双修派由山东省庆云县林业局退休教师刘某及妻子黄某某于2004年底开始传播,至今尚未完全形成规模。主要在山东庆云一带,山东博山、淄博、东营,及河北省、天津市的部分地区缓慢发展。

    性命双修派的特点:

    该派主要在亲朋好友中传功发展,通过亲友介绍发展成员,经反复了解认为可靠后才开始交流。但交流比较慎重,非常秘密,唯恐暴露身份,基本是靠单线联系进行。他们认为是“先天大道修炼,是宇宙中最高的修炼方式,这一法门既修性、又修命,可带肉身白日飞升”,因而是“性命双修”。

    该派别认为自己在1999年“7.20”以前就已悟“道”成佛了。现在修炼正是佛体修练,白日飞升是阶段性修炼的结果而已。李洪志曾经到过庆云县石佛寺,并让其中的两位弟子把这一片带好,所以他们认为庆云这个地方有七彩祥云,在三界以上。他们有责任要把庆云这一地区的学员带好,让他们都归位。

    性命双修派认为法轮功修炼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2—2002年)。这第一阶段修炼只能解决留下来做人不被销毁的问题,从而进入下一期新人类;

    第二阶段(2002—2004年)能解决不带肉身圆满的问题,能在第二阶段突破出来的,才能进入第三阶段的修炼,其标准是修成大根器之人。这一阶段内需修得没有了敌人,好心坏心都没有了才行;

    第三阶段(2005年以后)主要是性命双修,传“先天大道”。挑徒弟很严格,多少年才挑一个,挑不着宁可不传。此阶段修炼的依据是电话传法。他们自称李洪志将电话直接打到黄素梅(胜利油田一名家属)姐姐家(山东庆云县)。其内容如下:一个心法、两个标准、三件事。

    一个心法是:对常人要讲法轮功是邪的,但真善忍是好的,接着问别人一句:“你说真善忍”好吗?对方如果说“好”,这人就得度了。认为对现在修炼的人来说,什么形式都不需要了,什么形式也来不及了,时间太紧迫了。要往自己心里使劲,洗清自己就行了。

    两个标准:(1)要求保密,不能泄露天机,讲法的时候声音要小,不要让周围的神听到,一旦泄露,前二阶段全都炸盘。(2)要求人修得境界很高,修得没有了敌人,但还想往高处修。

    要做好三件事:(1)要把这个心法告诉去过石佛寺(山东庆云)练过法轮功的人。(2)陈玉贞(已被政府劳教)已经跳出来了,王桂荣不行了,出不来了(因为她还想做定位的事)。(3)让他们两个人(黄素梅的姐姐、姐夫)把这个传给应成大根之器的弟子们(因为当时接电话时是他们两个人接的,所以找人就两个两个的找)。

    性命双修派的理论根据。他们认为庆云就是七彩祥云,在三界以上。最大天机是:356720,“3”是从2005年到2008年,这是成大根器之人。三年的时间就能带着本体白日飞升,人不相信就让人看到;“5”是指到2010年,第二批不带肉身的圆满;“6”是指到2011年,第三批留下来做人。“7”是指到2012年,这件事正好结束,“20”是正好20年(从1992年到2012年)。这个天机对自己的亲人也不能说,泄露天机罪大如山、如天,将永不翻身。

    六、男女双修

    男女双修最早由山东庆云石佛寺法轮功练习者仁莲(即邹木莲)等人传出,后来扩散到临近的河南、河北、北京等地,进而在全国原法轮功练习者中秘密传播。

    李洪志在《转法轮》及其讲法中,多次论述了“男女双修”,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因为人身自有阴阳存在,在阴阳的相互作用下,自身就能达到阴阳平衡,也就能够产生出许许多多的生命体。”“我们发现现在男的女元神特别多,女的男元神特别多,正好符合现在道家所说这种阴阳反背、阴盛阳衰的天象”。《大圆满法》中,李洪志说:“结印时,男的左手在上,女的右手在上。为什么这样呢?因为男的是纯阳之体,女的是纯阴之体。男的要抑制你的阳,发挥你的阴;女的要抑制你的阴,发挥你的阳,达到阴阳平衡”。《转法轮》中李洪志还说过,佛是没有观念的,佛都是一丝不挂的。基于李洪志这些“男女双修”可以“滋阴补阳,阴阳平衡”等歪理邪说影响,许多法轮功练习者逐步走上了“男女双修”邪路。“男女双修”就是发生性行为,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性行为产生生命体,新的生命体就是元婴,代表师父李洪志的法身显现了,是李洪志在指定转世灵童。

    这些男女双修派法轮功人员不分男女,三个一伙、十个一群,共同修炼,群奸群宿。男学员和女学员轮流发生性关系,淫秽不堪!

    法轮功组织的“男女双修”就象一幅幅丑恶的“群丑淫乱图”。参与者既有年过七旬的老妪、老翁,也有正值青春年华的俊男靓女,人员身份涉及多个行业共计几十人之多,既有学有所成的大学研究员,也有目不识丁的农民。其“双修”行为有“男双修”(男子同性恋)、“女双修”(女子同性恋)。此外,还涉及“母女双修”、“兄妹双修”、“姐妹双修”(乱伦);还有“口修”(口交)、“手修”(手淫),其花样繁多,污秽不堪。“双修”时人员或双人,或三五成群,甚至数十人“群修”(群奸群宿)。有的法轮功人员认为自己层次不够,于是鼓励自己配偶和其他异性法轮功“双修”。

    法轮功组织的“男女双修”比美国的“上帝之子”、“大卫教派”和“人民圣殿教”邪教组织以及刚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列为美国十大通缉犯之一的“摩门教末世圣教徒会”的掌门人制造的男女淫乱、危害社会、危害家庭的犯罪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暴露无遗。

    七、“全法”

    该法轮功邪教支派的出炉时间在1999年前,传出来的就是所谓的《转法轮》第十讲,或者称为《全法》的东西,据称是比“法轮功”“旧法”还高的新的“大法”。至于这份所谓的《第十讲》到底是谁编造的,是不是李洪志自己亲自编造的,至今仍然扑朔迷离、说法不一,其说法与版本很多。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是出自山东庆云石佛寺法轮功练习者仁莲(邹木莲)等人。“明慧网”于2004年8月28日发布的一篇《揭穿“庆云基地”背后的谎言走正大法弟子的路》的文章中称:“(仁莲)对于庙里的清静,挖空心思的想办法,到处搜集师父以前没有公开发表的讲法录音、录像、私自整理的讲法稿等。到处打电话邀请他人。各地的邪悟者、自心生魔者、动物附体者,也开始了粉墨登场,它们炮制了各种各样的破坏大法的东西、及所谓的“经文”,如:什么《全法》、《第十讲》、《男女双修》……等等,被附体控制着打的所谓“大手印”,经过石佛寺,流向全国。据笔者所知,像天津、北京、沈阳、哈尔滨、山东庆云、陵县、德州、河北衡水、景县、江西等一些省市区县。不同程度的受到严重的干扰。”“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发布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仁莲的变化所看到的》一文中也说:“早在打压前……,还胡说什么和她(仁莲)结婚的和尚比她来头还要大。庆云石佛寺已经成为魔性大发的地方,传出什么《全法》、《第十讲》、《男女双修》等乱法烂鬼的小册子。”

    二是长春人刘庆等人所编。“明慧网”2005年7月5日《大陆综合消息》中又提出一种版本,“(长春的)刘庆等人:篡改大法,写出所谓‘第十讲’”;

    三是四川省营山县人民医院退休老中医陈仲海所编。“明慧网”2005年8月13日又刊发《炮制所谓“第十讲”的乱法者恶报死亡》一文,提出一种全新版本,文中说:“四川省营山县人民医院退休老中医陈仲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显示心的作用下自心生魔,写出了一本乱法小册子,自称是补充《转法轮》九讲的不足,谓称第十讲,并印制两百多本在学员中散发,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仍不思悔改,现已患肠癌死去”。

    四是李洪志本人所编。“明慧网”2005年2月4日发布《“特殊学员”与乱法鬼》一文中说:“据辽宁的大法弟子反映,当地学员中,在两、三年前就秘密流传着一本叫所谓《全法》的小册子,但没有大范围流传开来。最近这本小册子流传的却越来越广泛。传这本小册子的人自称这本小册子的内容是师父在2000年某月某日在美国的‘三藩市’给多少名‘法轮弟子’讲的,并散布说师父安排他们下去找那些师父要找的真修弟子,说这才是真正的师父找徒弟。”

    《全法》传播者称:《全法》是打开《转法轮》的一把钥匙,不学《全法》就悟不到《转法轮》中真正的法理。因此“传《全法》找真修弟子是他们的使命”,所以他们看到修得“比较精進”的法轮功人员就去拉他们进来,如果遭到拒绝,就被认为“层次未到或机缘未到”。他们说服学员接受的理由是:李洪志讲过释迦牟尼还有上部座和下部座弟子呢。道家传功教一大批徒弟,其中只有一个是真传的。意思是李洪志这次传法也有“真传和不真传的”,他们秘密找的这些学员才是师父的“真传弟子”,将来师父带这些人走。

    《全法》中还有打坐时间和方位的说明;打坐另有三套手印;打坐时设一个假我和一个假法身;要求修炼者自修自练,等等。

    另外,江西宜春法轮功人员黄利安自创了“圆融法”、辽宁铁岭法轮功人员王宇自创了“雷锋教”。此外,境内还传出了“阿弥陀佛功”、“高德大法”等法轮功变种。这些法轮功组织的变种,无一例外师承法轮功,竭力隐藏邪教本质,欺骗群众,蛊惑人心,聚敛钱财,戗害信众。理由引起政府有关部门和有识之士的警惕,加以揭露和批判,防止它们蔓延,重走法轮功的老路。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