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李洪志邪乎伎俩面面观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李洪志为达到一已政治私欲,公然长期与中国政府对抗。纵观李洪志近年来导演的种种反共反华反人类的丑陋表演,可窥知这位“宇宙大神”操纵“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邪乎艺术”。

    瞒天过海。李洪志在推出其歪理邪说之初,为掩盖其邪教本质,蒙蔽练功者,采取了以“功”掩“法”的卑劣手法。法轮功的“圆满”说已被李洪志鼓吹了十几年,弟子们的忍耐已到了极限,“圆满”仍然是遥遥无期。李洪志为驱使弟子为他卖命,继续骗弟子说:“大家已经知道了,大法弟子走过了圆满的那个过程,而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不是你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才配当大法弟子”。他用“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来暂时转移弟子们升天的迫切愿望,并继续鼓吹“修出三界,我还要叫你们修到不同层次,直到极高的王、主”,以此盅惑弟子们替他卖命。

    趁火打劫。2003年,正值全国人民齐心抗击SARS病毒之时,李洪志借机发难对中国政府进行污蔑和诋毁,把“非典”说成是由于政府迫害“大法弟子”造成的,是神在“警示”人,并恶毒地诅咒中国政府:“看着吧,今年是一个很热闹的年哪,有很多事情要发生的”,“非典”已经传入了中南海,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倒下几个,“马上上海的萨斯病就全面起来了。”每每中国遭遇洪水旱灾、沙尘暴等自然灾害时,李洪志从不会错过打劫良机,都会指使法轮功媒体有针对性地作一番渲染报道,看看这些报道的标题可知:“镇压法轮功:阳江招致大洪水;上天的警示:黄河山东段农业用水停了;恶行激天怒,雷暴惊羊城;严重蝗灾拉开新疆遭恶报的序幕;神在怒吼--大暴雨袭击湖北等等。为达到所谓“证实法”的目的,李洪志一伙幸灾乐祸地利用这些中国广大民众遭受苦难的事件大做文章,只能说他们对人民的苦难没有同情心,根本就没有什么“真善忍”可言。

    无中生有。李洪志的法轮歪嘴口出白沫,从不闭上乌鸦嘴,什么“酷刑”、“虐杀”、“上级指示”、“死亡多人”、“各大医院不许走漏半点风声”……说的有鼻子有眼。“中共退党多少人”、“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某某因迫害法轮功患癌”等等,无中生有的言词不一而足,目的无非误导人们的视听,引起对国家的敌视,达到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诳也,非诳也,实其所诳也,少阴,太阴,太阳。”意思是说,诳骗,并不是长期的诳骗,而是在虚假诳骗之后,把真相推出。但是李大师只会诳骗,但是敢说出真相吗?撒谎有术,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谎言只能骗人于一时,吹牛总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暗渡陈仓。毋庸讳言,在我们个别党员干部内部,确实存在着是非不辨、方向不明、受人蛊惑的现象,不信马列信鬼神,既有“信教、信命、信风水”的“三信”党员,又有个别腐败干部。李洪志十分清楚自己肚子里有几滴墨水,只靠一批老头老太实现不了他的政治图谋,他需要物色一批政治“高参”和“精英”,就钻到共产党队伍、国家公务员队伍里找一些局长、处长、科长等,到高校、科研单位里找一些教授、博士等,充当“高参”和“精英”,为他进行理论包装和出谋划策。李洪志并通过他在党政机关的“弟子”,千方百计刺探和窃取重要情报,研究同党和政府作斗争的策略,并通过互联网广为传播他们窃取的政府机密文件,试图在政治较量中占取先机,争取主动。

    隔岸观火。李洪志以歪门邪道蛊惑人心,先后致使1700多人“以身殉法”、“走向圆满”,使无数愚昧之人做着魔鬼做的事。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自焚惨案时,李洪志自己却隔岸观火,一边在国外过着舒适豪华的生活,一边遥控法轮功痴迷者一而再、再而三地与中国政府对抗、与社会和人民对抗。李洪志的人性在哪里?法轮功的“真、善、忍”又在哪里呢?他在经文中说“放下生死”、“走向圆满”,他自己为什么不去自焚?

    顺手牵羊。“法轮功”之所以发展成一个招摇过市、为祸社会的邪教组织,其使用的重要手法就是借宗教之力,壮自己之势,利用宗教的外衣包装和抬高自己,他的邪教理论完全寄生于宗教文化之中,为了图谋个人目的,他任意篡改、歪曲宗教理论,修炼、业力、白日飞升等无不是从宗教里剽窃而来,也正基于此,披上了宗教的外衣,蛊惑了很多善良的人们群众。但是,从拉起邪教旗杆的那天起,李洪志还经常在弟子们面前对宗教进行诽谤与贬低,并一再声称“我传这个东西不是宗教(转法轮卷二)。”拿了别人的东西,据为已有,反过来又抵毁别人,可谁也没看到李洪志有脸红的时候。

    借尸还魂。法轮功在宣传封建迷信方面,比巫婆神汉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本质上,它是最反动、落后、黑暗、愚昧的旧社会意识形态的复活,是封建文化糟粕利用伪科学借尸还魂。在《转法轮》中充斥大量动物修炼、狐黄白柳附体之类妄语,更有意思的是书中还讲了李洪志在贵州大战明朝蛇精的事,他说用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功叫化功,把蛇精下半身化成水了,上半身跑进了一个山洞里,眼睛放着绿光,在北京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才把它彻底毁灭了。这种荒诞故事,实为不折不扣地迷信邪说。

    欲擒故纵。练功的人中应该说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人,而且往往正因为善良才受蒙。李洪志不要求你脱离日常工作、改变生活习性,仅仅要求的是去掉对待名、利、情的“执着心”。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实质则是“欲擒故纵”。他首先使你从思想上完全脱离现实社会和现实生活,一旦真的放下了名、利、情,你就会厌恶人生、仇恨社会、醉心于超现实的梦境。达到陷入完全痴迷的状态后,只能接受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信仰转移到神秘的偶像崇拜,一切听李洪志来安排。

    混水摸鱼。李洪志操纵的法轮功组织,曾经策划和制造围攻党政机关和新闻机构的事件达307起。他就是想借此扰乱公共秩序,破坏党群关系,引发社会动荡,以便混水摸鱼。同时,李洪志出于其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到处诋毁国家和政府,宣称“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毋庸讳言,没有十全十美、无所不能的政府,现实社会存在的一些问题,也确实需要通过政府的不断努力才能解决。但是,如果像李洪志所说的这样,那人类文明怎么会演变到今天的形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又从何而来?李洪志把矛头对准一切政府,无非是想把水搅浑,趁机捞取个人好处。

    金蝉脱壳。在我国经济犯罪案件中,很有一些案犯逃到国外挥霍享受,逃避惩罚。在掠取钱财上,李洪志与经济犯罪者的手段“异曲同工”。他从没想过“脱离红尘”去“吃斋把素”过“苦行僧”的生活,而是大肆搜刮钱财:“弘法”蛊惑信众时收钱,传授拼凑的招式时收钱,推销歪理邪说的小册子时收钱,到了贪得无厌的程度。他购买高级住宅,添金纳银。更有心术的是:他将大量钱财转移到国外,存入银行以备享用。对于李洪志来讲,这种金蝉脱壳之法,也应了“走为上”之计,在不利于自己的形势下,李大师可谓“谋略”深远,一走了之,扔下自己的信徒为自己卖命。

    远交近攻。卖身投靠,叛国反华。为了这张“反华牌”,西方一些国家对伪造身份的李洪志不仅不驱逐,反而豢养起来,并不断拨款支持其反华活动。李洪志之流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政治支持和经济帮助下,沆瀣一气、已经堕落成为国际反华势力的“别动队”,而这也可以说是其它邪教所“修炼”不到的“圆满”。而在国内,刚鼓动学员散发非法宣传品、搞电视插播等不法行为,妄图实现全面开花的效果。

    偷梁换柱。法轮功之所以发展成一个招摇过市、为祸社会的邪教组织,其使用的重要手法就是借宗教之力,壮邪教之势,利用宗教的外衣包装和抬高自己。他任意篡改、歪曲宗教理论,如“修炼”、“业力”、“白日飞升”等无不是从宗教经文里剽窃而来,也正基于此,法轮功得以披上宗教外衣进行招摇撞骗,使一些对宗教不了解的人将邪教与宗教混为一谈,将邪教的歪理邪说当成宗教信仰加以接受。李洪志还利用中国民众千百年来对“真、善、美”的追求,编织了一套“真、善、忍”的歪理邪说,利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编造了一套什么“消业”、“圆满”和“上天国”、“当法王”的荒谬论调。以此控制住那些法轮功痴迷者,封闭在李洪志和法轮功设下的精神桎梏之中,难以自拔。

    恶毒诽谤。西方一些国家对伪造身份的邪教头子李洪志不仅不驱逐,反而豢养起来,并不断拨款支持其反华活动。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一直以来李洪志之流忠心耿耿地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别动队”,极尽造谣诬蔑诋毁中共、中国政府之能事。近年来,从法轮歪嘴中急速喷射出林林种种骇人听闻的奇闻:什么“酷刑”、“虐杀”、“迫害”、“冤死”、“中共退党大潮”、“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某某因迫害法轮功患癌遭恶报”等等,无中生有的恶毒诽谤言词在法轮功机关报“大纪元时报”中比比皆是,目的无非是误导国际舆论导向,引起世界对中国的敌视。

    过河拆桥。翻检李洪志“弘法”的“道具”,随处都可以发现他对某些宗教的盗用。“法轮大法”的名称取自佛经,已是不争的事实;谎称自己得过“全觉”、“八极真人”、“真道子”等真佛、真人的真传,则是尽人皆知的笑谈……他所以冒用宗教的概念,无非是为了欺世盗名,以售其奸。一旦阴谋得逞,便开始过河拆桥。“禅宗开始就是极端的”,“道教是不应该存在的”,诸如此类的肆意贬损,就是他对宗教的“回报”。李洪志的根本目的就是想用“法轮大法”来统一世界,充当统治整个宇宙的“通天教主”。因此,当他冒用气功名义完成发展组织、聚敛钱财的目的后,便过河拆桥,宣称“法轮功”不是气功。再看看李洪志如何对等“弟子”的,一向标榜“真、善、忍”的李洪志,在自己忠实的弟子病死异乡时,竟然指使法轮功组织干出弃尸、毁尸这一泯灭人性的恶行。四川农民刘仁芳痴迷法轮功,有病不看,有药不吃,千里迢迢跑到北京“护法”,为李洪志卖命,结果客死他乡,断送了宝贵的生命。然而,为了推卸责任,远在美国的李洪志却授意弟子:“一旦让公安部门知道了,决不能承认此事与法轮功有关”,指使弟子毁灭罪证。于是,刘仁芳的那些所谓的“功友”们,竟然抛弃了人起码的善心和良心,将其尸体抛弃到了冰冷的河水里。发生在北京市通州区的这起“法轮功”抛尸灭迹案,彻底暴露了法轮功这一邪教毒瘤对生命的践踏,对人性的摧残!只是可怜了为李洪志“圆满”说所诱上当受骗的刘仁芳,白白充当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工具和牺牲品。

    假途伐虢。“法轮功”本身在国外已经成为强驽之末,但李洪志负隅玩抗,积极寻求各方支持,最终与“台独”、“民运”、“藏独”势力、民族分裂分子在内的“毒瘤”沆瀣一气,相互串通,妄图“数毒合流”,组成所谓“反共联合阵线”,与我对抗。正因如此,“法轮功”在台湾恶性膨胀,鑫诺卫星多次遭到“法轮功”非法电视信号的攻击就是铁证。台独势力也积极为“法轮功”呐喊助威,“民运”组织及民族分裂势力声称要研究和借鉴“法轮功”蒙骗和煽动大批群众的“经验”,在国内打好群众基础,壮大实力,伺机与政府较量,达赖集团也对“法轮功”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些情况无疑助长了李洪志邪教组织的反对气焰。

    釜底抽薪。“不敌其力,而消其势,兑下乾上之象。”反邪斗士屈汕讲过,“法轮功”就是釜底抽薪,让人们丧失责任感,你什么也不干就整天练“法轮功”,你说这个日子怎么过?天上也不掉馅饼,李洪志也不给你开工资,你说你听他的有好处吗?李洪志用一种精神控制的方式为信徒强行洗脑,用所谓的“修去名利情”、“修得执著无一漏”,把信徒的兴趣、爱好、人情味全都修到爪哇国去了。

    巧施连环。“将多兵众,不可以敌,使其自累,以杀其势。在师中去,如天宠也。”为了达到控制痴迷者为其所用的目的,李洪志采取了步步为营的方式,先是使人们“练功”(鼓吹祛病强身、包治百病),再使人们“学法”(相信他的“真、善、忍”),再到最后的“护法”(为了所谓“圆满”和“升天”),因此李洪志了采取精神欺骗的方式,一步步把痴迷者禁锢在“法轮功”的牢狱之中,无形中把正常的人导入邪恶的泥淖。

    以上几种邪乎伎俩,笔者不过粗举大纲,许多的精义,都没有发挥,有志于者可按门径,自行研究。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