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浅析法轮功邪教的欺骗伎俩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邪教之所以有人信,在于其具有邪术,能诱骗人上当。从上当者本身来讲,国内近年来邪教成员,归纳起来这么几种人比较多:一是老年体弱的人比较多;二是女性比较多;三是家庭经济条件差的人比较多;四是身体患有各种各样疾病的人比较多;五是文化层次低的人比较多。总的来看,层次不高,属社会边缘群体。邪教组织对这些人采取的欺骗伎俩也是各式各样的,有“赶鬼治病”、“祷告治病”的方法,有“奉献”、“慈惠”、“生命粮”的方法,甚至还有色相引诱的方法等,如邪教“上帝的儿女”教主伯格不仅在教内乱伦,还提出“钓鱼”的教义,根据这一教义,每个女信徒都应通过与男子发生性关系而使他们皈依基督。一些分析家认为,邪教能使善良的人中毒,主要原因是:第一,寻求人生的意义。如“人民圣殿教”开始一段时间帮助穷人、追求生活的秩序感和亲情感,吸引了一部分人,他们就是从追求人生的意义与方向,抱着追求善的良好愿望加入了这一邪教组织。第二,治疗心灵的创伤。心理分析显示,邪教中的大部分成员在加入邪教前都有情感上的问题,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有心理抑郁症,另外一些人虽然相对正常,但也都有至少有一段绝望、灰暗的情感经历,生活的挫折使他们缺少价值感,他们需要寻求一个心心相印、有类似情感、能够经常聚会的组织。第三,追求超常体验。一些人对世俗生活感到厌倦,追求超常的心理体验,渴望拥有超自然的能力,对有神秘的东西着迷,这类人通常比较年轻,如奥姆真理教的成员平均年龄不到28岁。第四,向往未知领域。科学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解答宇宙中的许多现象之谜,人的认识能力还存在诸多局限,正因此,许多邪教就趁机编造谎言,让人相信,他们能解决科学所解决不了的问题,解答得了任何宇宙之谜。第五,世纪末情结。世纪之交总是宗教复兴浪潮兴起之时,各种邪教也趁势而出,他们大肆散布“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甚至确定某个具体日期,鼓吹在“末日审判”之际只有参加到邪教组织中才能“得救”。这些邪教所共有的一些特征,也同样体现在法轮功邪教组织身上。

    上当受骗的法轮功练习者大致可分为五种人。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成员结构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修炼法轮功的人大体上说,一是身体有病者,他们修炼法轮功,主要是冲着所谓练功能“祛病健身”,他们一方面在李洪志一伙的宣传鼓噪下偏听偏信,另一方面还通过交流、学习,对一些练功者的“体验”深信不疑。同时他们中一些人在心理暗示和每天正常参加集体锻炼的双重前提下,确实也感觉到身体情况有所好转,因此更加坚定了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信心。二是离、退休者,他们在工作时全身心投入,离、退休后,生活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充实,空虚、无聊、寂寞,修炼法轮功使他们得到了一个锻炼身体、调适心理、社会交往的机会,他们积极投入,往往成为其中的骨干。三是思想单纯者,他们社会阅历浅,年纪较轻,既喜欢探求新事物,又缺乏分辨能力,容易在邪教的欺骗中迷失方向,这些人中有不少是学生,尽管有一定科学知识,但缺乏科学精神,因而易入迷途。四是性格有缺陷者,一般来讲,这些人工作中勤勤恳恳,为人也比较老实,但往往认死理,一旦修炼法轮功,就比较痴迷,头脑不容易转弯。五是家庭贫困者,他们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往往缺乏社会的关爱,修炼法轮功,参加这一邪教组织,能够在多方面使他们感到满足。

    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对练功者所施展的骗术也有很多,主要的骗术有:

    一是“祛病健身”。李洪志一伙宣传说,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许多人信以为真。一些练功者在修炼中,有病也不肯治,因为李洪志告诉他们:“真正练功的人他没有病,病是修炼对你的考验”,“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够混同于常人,一旦身体出现那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它不是病,是消业的表现状态”,所以,常人要吃药,练功人不需要。在李洪志看来,“吃药是积攒业力”,最终是彻底毁掉自己”。

    二是“真、善、忍”。李洪志一伙剽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些伦理概念,赋于其邪教的实质内容。从理论上分析,李洪志所贩卖的伪科学与真正的科学水火不容,他所谓的另外的“空间”,他所谓的“遥视”、“化功”、“搬运”、“定物”、“隐身”、“控制思维”功能,他所谓的“超常人”等,全是一派编造来的胡言乱语;从现实中看,李洪志篡改出生年月,不敢承认幕后策划组织“4.25”事件,出尔反尔的诸多言论,都说明他所谓的“真”,其实是假。李洪志所谓的“善”,在那些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求得一己的“上层次”、“功成圆满佛道神”而不顾妻儿老小、毫无亲情、丧失天良的顽固痴迷者身上何曾见到,李洪志不是善类,法轮功更不是什么好功,是地地道道的歪功邪教。至于法轮功的“忍”,更是一句谎话。李洪志一伙容不得批评,他们可以对社会说三道四,甚至可以编造谎言作为“见证”,却不许别人说法轮功一个不字。依法取缔前,李洪志一伙就煽动法轮功练习者一再闹事;在依法取缔后,李洪志仍不甘心,在境外策划、指挥境内外法轮功练习者继续闹事,这又何曾象其说的那样“忍”。许多不明真象的法轮功练习者以为李洪志的“真、善、忍”是可以让他们做一个好人,并抱着良好的愿望参加到法轮功邪教组织中,积极投身到法轮功邪教活动中,殊不知,李洪志一伙不过是将“真、善、忍”作为一种骗人的手段,诱人上当,成为其达到不可告人险恶政治目的工具而已。

    三是利用不满。世纪之交,社会嬗变;改革开放,新旧交替。这一过程中,不免出现一些断层,产生这样那样一些问题,如腐败问题、就业问题等问题。李洪志一伙利用这些问题,片面地夸大其辞,从而对现存社会进行全面否定。在此基础上提出一套精心设计的邪教理论,蛊惑人心。李洪志说:“人类社会现在大滑坡,有些人无恶不作,到这种状态的时候,人类社会不危险吗。物极必反。现在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和许多其它空间,都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要赶紧逃离,提高层次就可以逃离了。”这种修炼法轮功就可以逃离这个所谓“极其危险”的社会的说法与其它一些邪教鼓吹的信教就可“免遭毁灭”之类有异曲同工之妙。实际上李洪志是下了一个圈套,首先对现实社会的问题任意夸大,制造一个并不存在的人类社会处于十分危险处境的逻辑前提;在此基础上再以一个救世主的面貌出现,向相信其邪说的信众指出一条无可选择的由他指定的路径,以便逃离这个危险的地球,这就是修炼法轮功;他向堕入邪教泥潭的信众信誓旦旦地说,要给他们以虚幻的“功成圆满佛道神”的命运,能够在另一个美好的“法轮世界”获得永生和幸福。所以,这个自圆其说的邪教理论,从逻辑上看起来并无破绽,其实前提的设定就是错的。

    四是威胁利诱。许多邪教都将“世界末日”确定为一个具体的日子,如“太阳圣殿教”90年代为迎接“世界末日”先后有70名教徒集体自杀,他们把自杀看成是一次星际旅行,是返回天狼星获得解脱重生的捷径。又如“奥姆真理教”多次确定“世界末日”的日期,后来又将“世界末日”降临定为2000年,称届时地球上只有10%的人类能免于毁灭。在21世纪将来临时,世界上有许多末日教派纷涌到耶路撒冷,等待“世界末日”降临,结果失望而归。李洪志一伙也不例外,对所谓“圆满”的期限也提出了具体的时间要求,要求法轮功练习者在世纪之交通过进京滋事等方式实现所谓“最后的圆满”,后来又不断将“圆满”日期推延。李洪志一伙将“上层次”、“功成圆满佛道神”作为诱饵,鼓动法轮功练习者运用进京闹事等各种方法“护法”、“正法”,并威胁法轮功练习者如果不照此办理,就是经受不住“考验”,就无法提高“层次”,无缘求得“圆满”,不能成就“佛道神”。这是典型的邪教欺骗手法。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