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之妖魔化和政治化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从1992年李洪志创办法轮功至今,历经十五、六年,前七年在国内蔓延,鼎盛时练功人数达200余万;法轮功总部迁往美国后,又经过了八、九年,在西方反华势力和台独分裂势力的支持下,势力一度大增,活动范围扩张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法轮功的发展轨迹看,有一个从妖魔化到政治化的演变过程。

    小时读《西游记》,领略到神魔世界的多姿多彩。唐僧带领三个弟子上西天取经,经历多少风雨、多少坎坷、多少磨难!在吴承恩笔下,花草虫鱼皆可化妖,飞禽走兽均能成精。据说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唐僧所到之处,不是山妖河怪兴风作浪,便是白骨蜘蛛化作美女,设下圈套,想要活捉唐僧、大快朵颐。但见妖雾弥漫,杀机四伏,令人忄栗忄栗生畏。好在弟子都是降妖伏魔的高手,任你妖精变化多端,也逃不过齐天大圣孙悟空在老君八卦炉中炼出的火眼金睛;即令魔怪神通广大,也敌不过唐僧弟子和众多天神联手织成的天网恢恢。故有“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赞叹,快哉快哉!

    吾观法轮功久矣。老夫虽然未到老君炉中锤炼过,也历经磨炼、独具慧眼,早就识破法轮功玄机。开始是在公园里散步,见有人在教练法轮功,便驻足观赏。较之人们为强身健体而习练的太极拳、拉丁舞、健美操,法轮功不免给人一种独树一帜、异军突起的另类感。后来接触到一些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耳闻目睹法轮功走火入魔、自焚自杀的惨案,感到平添了一些妖气。近几年又不时从网上或法轮功印发的一些资料中看到李洪志的新经文,联想到境内外法轮功种种异常表现,感到妖气日甚。于是有了一种“逢人便说斯教邪,窃喜不是练功者”的感慨和自慰。

    李洪志是法轮功的创始人,也是法轮功妖魔化的始作俑者。且不说李洪志创建《法轮大法研究会》之初,就吹嘘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的精彩“童话”,也不说在《转法轮》中讲述的学员有法轮保护就能逢凶化吉,遇险呈祥的动人故事,单表李洪志“斗蛇精”就足以令听从佩服得五体投地。李洪志在贵州传功时,一个山洞中的蛇精变化为一个老头,老跟他捣乱,他略施小技(化功)就把它下半身化成了水,上半身立即逃跑了……云云。只此一“化”,不但将蛇精化成了“水”,也将自己化成了“妖”。

    李洪志在《转法轮》和境内外多次讲法中,自诩为 “宇宙中最高的神”,有无数法身,无所不能。多次吹嘘能推迟和阻止宇宙爆炸。还鼓吹练功学法、发正念可以治病消灾、戒欲除魔,想啥有啥,随心所欲而且所向披靡。为了印证李洪志的法旨千真万确,“明慧网”刊载了大量胡编乱造的事例。

    喊“法轮大法好”可以平息狂风恶浪。“明慧网”有一篇文章说,有一个船长,在他驾驶的轮船遇到风浪即将沉溺时,他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马上风平浪静,化险为夷。一句简短的口号,比那吒闹海、悟空大闹龙宫的神威毫不逊色也,你能不心生敬畏?。

    练法轮功可以不孕变有孕。2007年9月9日,明慧网上有一篇题为《没想到神奇的事居然也发生在我的身上》的署名文章,作者自称是一位已婚妇女, 2003年被医生检查出一侧输卵管是先天性闭塞,不能怀孕,2004年练了法轮功后竟然怀上了身孕,自然喜不自胜。

    练法轮功可以治绝症。2007年11月25日,明慧网上有一篇《我的血癌全好了,请家里人放心吧》的文章,说是一个叫周娃的人,1996年开始炼习“法轮功“,练了功不但身体很好,而且生意顺利。法轮功被取缔后他就不练了,身体就一天天差起来。到2004年不幸患上血癌,复又炼功,一个月后病就不治而愈。你道奇也不奇?

    练法轮功可以疗伤。最近,明慧网上有一篇《见证大法的神奇 亲朋得法修炼》的文章,讲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一位68岁的大法学员,一次做油炸烧饼,不小心把半锅油倒在了火里,把她整个脸都烧黑了,脱了皮,眼睛也看不见东西了,她努力炼动功,并向内找自己心性上哪里有漏,伤就慢慢好起来,不到半月就恢复正常,没有一点烧过的痕迹,脸色反而比以前更鲜嫩、更好看。练法轮功不但可以疗伤,还能返老还童,妙哉妙哉!

    反对法轮功不得好死。凡是反对法轮功的人都是“恶人”,恶人自有恶报,而且必报不爽。明慧网有关“现世现报”的报道屡见不鲜:某某校长、公安干警、派出所长、乡村干部因迫害大法弟子遭天打雷劈,或遭遇车祸或暴病而亡。就在2007年12月7日,还有《河北定州市罗家庄村邪党支书遭恶报死亡》等几篇文章可作例证。

    此类文章无异于痴人说梦。有人将其形容为“群体狂人日记”,称明慧网为“法轮功练习者的心理垃圾站”,诚哉!斯言。明慧网不仅是法轮功痴迷者变态心理的垃圾站,也是法轮功“妖魔化”的一面镜子、群魔乱舞的表演舞台。魔头唱主角,小妖来应和,好戏连台,好不叫座。

    至于法轮功的政治化,比妖魔化似乎稍晚一些。窃以为,李洪志创办法轮功的初衷,未必有明显的政治企图,不过是想混口饭吃,骗取钱财而已。当法轮功坐大成势以后,就有了政治要求;随着法轮功势力的进一步扩大,政治野心也不断膨胀,这与我国历史上的秘密教门和国外邪教没有什么两样。正如清史专家萧一山在《清代通史》中所言,“中国秘密结社,其渊源盖甚远。……其活动初无一定目的,其组织初无一定规程。其始也,不过假经咒以敛财,及声势渐大,乃蓄异志。”

    李洪志曾经公开宣称“不搞政治、不反政府、不要政权“。1999年,他说“我是修炼中的人,向来与政治权利无缘”。2001年6月,在其《不政治》的经文中又说:“大法弟子在正法运动中决不能参与人的政治,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于正法当中”。2004年11月在《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他又表白:“我们并没有参与政治。人类的好与坏,中国人民选择什么样的制度,那是人的事,我与大法弟子从来都没有说过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生活”。到了2007年2月21日,他又炮制了一篇《再论政治》的“新经文”,一反常态地说什么“政治不是为迫害者所准备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要“堂堂正正的利用这政治”。似乎是说:搞政治就搞政治,承认了又怎么样?很有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法轮功涉足政治并非今日始。如果说在国内静坐示威、冲击新闻媒体和围攻党政机关还是“小试锋芒”,那么到了国外,他们针对中国政府所做的一切,包括讲真相、发正念、法正人间、解体中共、诬告滥诉等,就不能不说是“大展宏图”。由于法轮功的野心不断膨胀,近几年已经不满足于小打小闹地参与政治,而是大张旗鼓、肆无忌禅地进行宣传渗透,明目张胆地同中国政府对着干,公然提出要“解体中共”,夺取政权。

    法轮功是如何参与政治的呢?

    其一是攻击谩骂,矛头直指中共。法轮功先后设立了“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和“博大出版社”、“神州电影制片厂”等舆论工具,在50多个国家建立了庞大的网站体系,形成了全球性反动宣传体系,开展反动宣传,攻击中国政府。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李洪志咒骂中国政府是“邪恶的政权……剥夺人的信仰,剥夺人的思想自由”。同年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又诬蔑我国香港、澳门的回归,说“这是因为共产党不好,社会主义不好,否则不应该一国两制”。

    2004年11月,境外法轮功抛出了“九评共产党”系列反动文章,公开亮出了反华反共的旗帜,完全撕下了他们“不搞政治、不反政府”的伪装。法轮功先后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组织召开“九评”研讨会。大肆攻击中国共产党。大搞起诉、反华议案等闹剧。他们利用国内社会矛盾,不断插手国内的群体性事件,以“维权”为幌子,诬告滥诉中共和中国高层领导人。他们还与“民运分子”勾联,共同开展“反腐维权”活动。仅2007年就有120余名“民运”分子受邀成为“法轮功”“大纪元”的专栏作家。他们公然支持“台独”,甘当民族败类。2005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台独”势力在台湾组织反对《反分裂国家法》的所谓“百万人大游行”,“法轮功”积极参与并充当了重要角色。

    其二是造谣惑众,大肆捣乱破坏。李洪志恶毒咒骂中国共产党为“邪党”“恶党”,胡说“中国人有一半被共产党迫害过”,光是法轮功就“有一亿人被中共邪党推到了对立面去要打击”。迫害之悲惨、手段之残酷,比之法西斯迫害犹太人、日本军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君不闻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用掳获的中国人作细菌实验么?那是一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的恶行。而法轮功编造的沈阳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也同样令人发指、耸人听闻。他们宣称这个集中营关押了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已有2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器官被“活摘”,遗体被焚毁。后经美国驻华使领馆专门派人调查,日本一家媒体和“凤凰卫视”派人到苏家屯实地考察,证明“苏家屯集中营”子虚乌有。法轮功编造弥天大谎,无非是想丑化中国政府形象,煽动仇华反共。先把中共和中国政府搞臭,再把你搞垮,搞臭是搞垮的舆论准备,搞垮是搞臭的目的所在。要搞垮,不仅要造谣惑众,还要拼命捣乱破坏。凡是涉及中共和中国政府的事,诸如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共召开十七大,中共最高首脑到访美国,海峡两岸统一大业等,法轮功都要不遗余力地出来阻挠、捣乱、破坏。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法轮功也是极力反对,大肆叫嚣要“移师巴黎”。

    其三是解体中共,企图取而代之。李洪志在对澳洲弟子讲法时说:“我们一再给机会,给过中共邪党过机会,给过大魔头机会,而且在破坏很严重的情况下,我们一直都在给,在善心的讲真相。”“救不了你也不能让你们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实在不行就解体你,这就是九评出来的目的,最好的办法就要把中共邪党解体,我们做到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我们确实把他解体了。”法轮功以“中共的天敌和头号敌人”自居,加紧与各种敌对势力合流,结成反华反共联盟。极力煽动“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勾结60多个敌对团体发起所谓“告别中共”活动;组织开展“声援两千万人退党”的游行、聚会等活动。2007年12月5日,法轮功纠合民运分子,在《未来中国论坛》上公开宣称,要“成立中国过渡政府”,“以解体中共为己任”。企图推翻中共政权、取而代之的野心昭然若揭。

    由是观之,妖魔化使法轮功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政治化又使其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动政治组织。李洪志试图通过自我吹嘘、自我神化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吸引更多的信徒,也想以此迷惑世人,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盲目崇拜和追棒。但是“妖魔化”之后,使更多的人看穿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邪恶本质。一些人练功走火入魔,一些人学法痴迷不悟,一些人信奉“升天圆满”、“法正人间”的歪理邪说而自焚自杀甚至杀人,这无疑都给世人敲响了警钟。政治化使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卖身求荣,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走卒,沦为背叛、分裂祖国的民族败类。

    呜呼!法轮功之妖魔化和政治化,无异于自掘坟墓,“化”得越快,亡得也越快。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