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为何要攻击进化论
2016年07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1859年11月,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问世,在知识界立即引起了强烈反响。围绕着宇宙起源、宇宙与地球的年龄、生命起源、生物进化、人类起源等问题,进化论与创世论进行了激烈争论。在科学发展史上,没有任何一位科学家能够受到比达尔文更多的关注,也没有任何一个科学理论能够像进化论那样对社会公众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然而,法轮功竟借用进化论与创世论之间的争论,以“科学”的名义攻击中国共产党宣传进化论。法轮功组织在其抛出的“解体党文化”中特别指出,“中共自从1949年以后就一直在持续地压制和迫害各种宗教信仰的同时,强制性地灌输‘进化论’,以至于许多国人不仅自己把‘进化论’奉为金科玉律,而且当然地认为普世皆然。”

    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仇恨中国共产党不足为怪,可是如此“关注”和攻击进化论到底是何居心呢?在文中法轮功是这样写的,“中共向民众灌输进化论,一方面是出于维护自己的集权统治的目的,因为这样就可以为强行灌输无神论铺平道路,以便于把自己打扮成至高无上的人间救主;另一方面是因为进化论可以为其‘阶级斗争’的理论提供支持。”这段文字虽然极尽谩骂、歪曲、攻击之能事,但也暴露了法轮功攻击进化论的险恶用心。进化论让法轮功这样的邪教组织没有存身之地,让李洪志这样的邪教教主“光环尽失”,自然成为法轮功组织的眼中钉、肉中刺。按照法轮功组织的“理想”和此文的“逻辑”,法轮功才应该统治中国,李洪志才是人类至高无上的救世主,中国共产党不应该取缔和铲除法轮功这样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组织,这与法轮功先前的歪理邪说可谓如出一辙。

    不过,法轮功自己可能也清楚那老一套的歪理邪说已经没有多少人信了,于是,法轮功摇身一变,用“科学”的名义来为自己涂抹上几丝亮色。在“解体党文化”这篇“大作”里,法轮功为了使人们相信它攻击进化论“有理有据”,特意引了两个“民意调查数据”为自己的谬论撑腰,颇有些“新意”。下面,就让我们用事实来拆穿法轮功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混淆黑白的卑劣手法。

    “创世论与进化论”民意调查的真相

    法轮功在文中是这样写的,“时间在2001年进行的一次关于人类起源和发展的盖洛普民意调查中,1000名美国人被要求选择与自己看法最接近的观点。调查显示,45%的人选择了‘上帝在过去1万左右年创造了今天的人类’,37%的人选择了‘人类从比较原始的形态经过上百万年的演化而来,而上帝主导着这一过程’,12%选择了‘人类从比较原始的形态经过上百万年的演化而来,并且上帝与这一过程无关’,剩下6%的人表示没有观点或无任何倾向。”

    法轮功在文中接着写到,“在另一项由美国裴优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于2005年7月进行的调查表明,63%的美国人愿意接受学校在教授进化论的同时,也教授宗教的创世论,38%的人干脆主张学校只教授创世论,不教进化论。”

    这样的结果自然会让法轮功组织欣喜若狂,也的确如法轮功所说,让“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读者都会对上述调查结果感到非常惊讶。”笔者就是这样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对上述调查结果感到非常惊讶的读者,但可能不是如法轮功所希望的那种类型的感到惊讶的读者,我是对这样的结果表示质疑。民意调查进行的是两项内容:一是上帝是否创造了人类或者决定人类的进化,二是学校应该讲授进化论还是创世论或者两者都应该讲授。首先,我是对第二项调查结果表示质疑,按照法轮功所写的,“63%的美国人愿意接受学校在教授进化论的同时,也教授宗教的创世论,38%的人干脆主张学校只教授创世论,不教进化论。”这两个选项是并列关系,不可能出现交叉,且不说还存在“只教授进化论,不教授创世论”的可能选项,单是前两者相加就已经达到101%,这是调查分析中不应该出现、也不可能出现的结果。

    法轮功混淆黑白的伎俩早已是人们所熟知和不屑一顾的了,但对这两项调查内容,笔者却颇感兴趣,想探究一番,看看调查结果的真相如何,也领教一番法轮功炮制此文的“科学态度”。法轮功在引用这些数据的时候没有注明出处,好在盖洛普调查咨询公司和裴优研究中心在美国也算是大名鼎鼎,功夫不负有心人,费了几番周折之后,终于找到了盖洛普调查咨询公司的“进化论,神创论,智能设计(Evolution, Creationism, Intelligent Design)”和裴优研究中心的“宗教对两党的强势和弱势——生命起源的公众意见分歧(Religion A Strength And Weakness For Both Parties ——Public Divided on Origins of Life)”两份调查报告的原文,仔细研读之后,笔者对法轮功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混淆黑白的“高明手段”倒真是自叹弗如。

    这两份调查报告的调查内容非常类似,也比较全面,对人类进化和学校应该讲授什么都作了调查统计,法轮功只是引用了两份调查报告里合乎其需要的内容。我们先来弄明白法轮功这样选择的缘由。

    裴优研究中心进行的最新的全国性调查显示,在生命的起源和进化问题上存在着严重的宗教和政治分歧,总Overall, about half the public (48%) says that humans and other living things have evolved over time, while 42% say that living things have existed in their present form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总体而言,约有一半市民(48%)认为,人类和其他万物是进化而来的,而42%的人认为,生命形成之后保持不变延续到现在,剩下的10%则说不清楚。

    从法轮功“遗漏”下来的这些调查结果来看,远不是法轮功所宣扬的创世论在美国已经取得了绝对性的压倒优势,由于每份调查报告都有法轮功所不愿意看到的内容,不得已,法轮功也只好再次使出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惯用伎俩,倒也轻车熟路、不留痕迹,真是可以蒙骗一批不明真相的读者了。

    美国是一个宗教势力非常强势,甚至是无孔不入的国家,出现创世论与进化论的争议是不足为奇的,但有一点笔者非常关注,那就是在美国的公立学校到底讲授什么?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它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国民科学素质教育的内容和方向,影响着一个国家未来的科技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毫无疑问,美国是当今世界上科学最发达、最先进的国家,从法轮功的引述来看,“63%的美国人愿意接受学校在教授进化论的同时,也教授宗教的创世论,38%的人干脆主张学校只教授创世论,不教进化论。”似乎不言而喻美国的公立学校就是讲授创世论了,但仔细琢磨法轮功组织的酸葡萄心理,预示着事实恰与法轮功组织的美好“愿景”南辕北辙。那就让我们对上个世纪发生在美国的创世论与进化论的世纪之争作一番详细的考察。

    美国“创世论与进化论”的世纪之争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是在1859年年底到达美国的,美国知识界对进化论的最初反应既谨慎又平和,这是因为美国一批支持进化论的生物学者采取了回避“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这些在当时敏感的词汇,解释《物种起源》讨论的是物种的多样性及其演化,没有破解属于第一因的创世之谜,从而有效缓解了科学家和神学家对进化论的无神论倾向的怀疑,使那些谨慎的博物学家相信变异的信念是合理的。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的公共教育特别是中学教育迅速发展,据统计,1890年美国在校中学生的人数大约是36万,1910年超过110万,1920年又增加到250万,许多来自社会中下层家庭的子女能够进入学校读书。这种情况使更多的人关心中学教科书的内容,在中学生物学教材中讲授进化论让创世论者感到了越来越大的威胁。

    创世论可以划分为古老地球派、年轻地球派、持续创造派和智能设计派。创世论者的共同特征是不接受进化论,主张和赞成超自然力量或上帝的直接创造。在这四种类型的创世论者中,年轻地球派创世论者在神学上最为保守,反对进化论也最坚决、最猛烈。他们坚持《圣经》的字面解释是绝对正确的,试图利用诺亚洪水(或普世洪水)来解释地质学现象和化石记录,反对任何形式的自由主义神学和世俗主义。20世纪20年代的反进化论立法运动中的基要主义者和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科学创世论者都属于这一类型。

    1、“猴子审判”[*]——田纳西“斯科普斯案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基要主义者开始有组织地进行反进化论运动,从捍卫自己的宗教信仰到转向反对进化论教学,并且在20年代达到高潮。他们反对或禁止在公立中学讲授进化论的主要理由是:(1)进化论危害他们子女的宗教信仰;(2)纳税人有权决定公立学校的教学内容。在1921至1929年间,先后有37个州议会收到或提出了反进化论的立法议案,在5个州(俄克拉荷马,1923;田纳西,1925;密西西比,1926;阿肯色,1928;德克萨斯,1929)获得通过成为法律。这一时期最具有象征性的事件是“猴子审判”,又称“斯科普斯案件”。 约翰·斯科普斯(John Scopes)是田纳西戴顿镇的一名生物学教师,愿意“以身试法”在学校讲授进化论来挑战该州通过的反进化论的法律,并得到了“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ACLU)”的积极支持。这个案件引起了美国公众的普遍关注,这次审判直接关系到能否在公立学校继续讲授进化论,关系到谁有权决定教育的内容,以及进化论与宗教信仰等问题,一时间,田纳西的小镇戴顿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地方。

    在审判之前,科学家把握机会通过演讲和给报刊写文章向公众宣传进化论,向公众解释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关系,表达了对此案的关注和对被告方的支持。美国科学促进会不但承诺为斯科普斯的辩护“提供科学专家顾问“,而且通过《科学》杂志的社论阐述协会的立场,向公众说明进化论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科学家的公认,并且称赞达尔文学说是“目前人类所经历的最为重要的积极影响之一”。开明的宗教界人士也加入了公众的行列,抗议对斯科普斯的公诉和审判。另一方面,反进化论者也求助于保守教派的刊物和出版商宣传他们对这一事件的态度,强调作为纳税人的学生家长有权决定他们的孩子学什么,指责教师攻击《圣经》威胁到学生的宗教信仰。

    这次审判经历了漫长而激烈的过程,双方多次针锋相对地辩论之后,最终的审判结果是以被告方败诉,斯科普斯被判有罪,罚款100美元而告终。这个审判对进化论教学所产生的消极影响是巨大的。教材出版商主动删减了有关进化论方面的内容,以二十年代初最畅销的教科书《生物学入门》为例,它的1926年版的前言中已经没有了“进化”一词,原来在卷首的达尔文画像插图也没有了,在它的1933年版本中则完全删除了有关进化论方面的内容。美国的进化论教育在以后的30年间陷入了低潮。

    [*]田纳西“斯科普斯案件”审理期间,《芝加哥论坛报》发表一幅著名的漫画,一只在树上的猴子要投票。旁白写到:如果猴子可以投票的话,进化论将会得到更多的支持。故“斯科普斯案件”又被称作“猴子审判”。

    2、“平衡法案”——阿肯色“590法案”

    法轮功在“解体党文化”一文中一再宣扬,“在信仰自由的西方国家,不接受进化论的大有人在,而与中共党文化的思维定势相反,这并没有导致这些国家落后、愚昧。事实上这些国家的文明发展恰恰与其开放宽容的自由思想氛围密切相关。”美国“斯科普斯案件”的审判结果似乎可以成为这种论调的注脚。然而,科学发展史一再告诉人们,科学真理是压制不了的,正如乌云不可能永远遮住太阳。

    1957年苏联成功地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使美国顿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意识到自己在科技领域中的落后,开始重视和加强科学研究和科学教育。国会通过了利用联邦政府的资金支持科学研究和科学教育的计划,国家教育基金会(NSF)为负责编写和推广新生物学教科书的生命科学课程研究会(BSCS)拨款700万美元,新教材的编者也由专业的生物学家代替了过去的中学教师,作为现代生物学的重要理论基础之一的进化论在新教材中占据了显著地位。新教材在生物学教学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认可,到60年代中期,美国有近半数的中学采用了BSCS的新教材,进化论重新回到了公立中学生物学的课堂。于是,当这些新教材进入拥有反进化论法律的州时,进化论与创世论之间的法律斗争又不可避免了。

    1965年,生物学教师苏珊·埃珀森(Susan Epperson)和阿肯色教育协会起诉该州的反进化论法律非法并且获得了成功。但是,阿肯色最高法院在1967年推翻了这一审判结果。一年以后,美国最高法院宣判阿肯色的反进化论法律违犯联邦宪法,才最终废除了这项法律。1967年,田纳西州的立法机关也撤销了导致斯科普斯遭受审判的“巴特勒法案”。进化论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但是,创世论者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失败而萎靡不振,他们看到形势不妙,社会舆论对自身不利,开始调整策略,借用“科学”的名义,提出了所谓的“科学创世论”。为了推进创世论的理论研究和宣传,在六、七十年代先后成立了创世研究会(CRS)、创世科学研究中心(CSRC)、创世研究所(ICR)、圣经科学协会(BSA)和地球科学研究所(GRI)等创世论组织,进入了建制化发展阶段。创世论组织积极吸收拥有理工科高学位的人员,创立专门的机构,力图改变自己无知和愚昧的形象,利用现代科学知识把基要主义的宗教信仰装扮成“科学”,把“科学创世论”说成是关于起源问题的另一种科学解释,应该与进化论在教科书中具有平等的地位。创世论组织网罗了一批创世论理论家、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编写出了与BSCS的生物学教材相抗衡的创世论读本,并且借助于立法途径来争取它的“合法”地位,从而导致了所谓的“平衡法案”。

    创世论组织的这些发展策略和手段可以称得上是法轮功组织的鼻祖了,不过,法轮功组织敢于视国家法律如儿戏,比起它的前辈来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创世论组织的策略取得了成效,1981年3月13日,阿肯色参议院以22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了参议员詹姆斯·霍尔斯蒂德(James Holsted)提出的“平衡对待创世科学与进化论”的议案。3月17日,又以68票对18票在众议院获得通过。两天后,州长弗兰克·怀特(Frank White)签署生效,命名为“590法案”,它赋予了“创世科学”在生物学教科书中与进化论具有同等地位。

    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ACLU)立即做出反应,准备向美国联邦地区法院起诉阿肯色的“590法案”违犯联邦宪法。在ACLU 的精心安排下,纽约的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负责整个诉讼过程。5月27日,上诉书递交给了小石城的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原告方认为,“590法案”违犯了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国家与宗教相分离的有关条款,完全缺乏世俗的立法目的,支持和偏袒某一宗教派别。此外,尽管该法案称“平等对待法案”,但是,并没有对这一概念作任何限制。被告方则认为,“590法案”并没有支持或偏袒任何一个宗教派别。因为“创世科学”与“进化科学”是关于起源问题的两个不同的科学模型,在教学中都采用“世俗的、完全非宗教的方式”。

    法轮功在攻击中国、前苏联和原来的东欧前共产国家,说“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是:国家权力被用来禁止对神的信仰和灌输无神论”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美国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规定,国家与宗教相分离,不得支持和偏袒某一宗教派别。如果看到这一条款,不知道法轮功会作何感想?

    12月7日至17日,联邦地区法院对这一案件进行了审理。争论的焦点是所谓的“创世科学”是科学还是宗教。在原告方的专家证人中,有生物学哲学家、社会学家、神学家、生物物理学家、遗传学家、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和历史学家等10位著名学者,他们各自从自己的专业领域为原告方的论点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其中,生物学哲学家迈克尔·罗斯(Michael Ruse)在证词中提出的区分科学与非科学的5条标准。对法官威廉·奥弗顿(William Overton)的判决结果影响最大,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强烈反响。而被告方提供不出有利的证词。1982年1月5日,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奥弗顿宣判阿肯色的“590法案”支持宗教,违反了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国家与宗教相分离的条款,是非法的,从而推翻了第一个“平衡法案”。这一审判结果不但使科学界感到欢欣鼓舞——《科学》以及其他的一些专业学术期刊都全文发表此案的判决书,也为推翻另一个“平衡法案”——路易斯安娜“基思法案”提供了司法范例。因此,人们将这一审判称为“世纪审判”。

    3、“平衡法案”——路易斯安娜“基思法案”

    与阿肯色州通过“590法案”几乎同时,路易斯安娜州通过了参议员比尔·基思(Bill Keith)提出的“基思法案”。这样,路易斯安娜就成了第一个以城市人口占多数、拥有反进化论法律的州。与对阿肯色的“平衡法案”一样,ACLU立即作出了反应,在“世纪审判”大获全胜之后,全力以赴应对创世论组织反进化论的这个最后的桥头堡。废除“基思法案”的历程更加曲折,结局极富戏剧性。

    路易斯安娜的“基思法案”要求该州的公立中学“平等对待”“创世科学”与进化论,并强调两者都是理论,不是事实。并且该法令还授权州长任命一个由7名“创世科学家”组成的小组参与教材的修订工作。尽管当时正忙于阿肯色的案件,但是,ACLU仍决定对这项法令进行挑战。然而,在ACLU采取行动之前,州参议员基思等人于1981年12月2日向巴吞鲁日的联邦地区法院上诉,要求州教育部实施这项法令。第二天,ACLU也向新奥尔良的联邦地区法院提出了诉讼。新奥尔良的法官阿德里安·杜普兰蒂尔(Adrian Duplantier)签署决议,认为“基思法案”要求由该州的教育委员会来决定公立学校的课程内容,侵犯了教育董事会的权力。后来,路易斯安娜州的大律师威廉·古斯特(William Guste)以联邦政府干涉地方事务为由向州最高法院起诉杜普兰蒂尔的这项决定。1983年10月,路易斯安娜州最高法院推翻了新奥尔良联邦地区法院的上述决定,认为该州的立法机构有权作出决定,要求本州的公立中学是讲授“创世科学”还是其他任何内容的理论。

    在州最高法院做出上述决议之后,ACLU又修改了原来的诉讼案卷,向新奥尔良的联邦地区法院起诉路易斯安娜州的“平衡法案”违犯了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基本原则,这个案子又重新落到了杜普兰蒂尔的手上。意识到在这位法官那里获胜的希望渺茫,州议会曾试图撤销这项法令,但是,创世论者组织的游说活动又使当局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1985年1月10日,杜普兰蒂尔赞同原告方的动议,得出了与奥弗顿法官同样的结论,认为这项法令是支持宗教的非法尝试。审判结果一出来,基思指责法官有偏见。而与此同时,该州大律师古斯特上诉到第五巡回法庭要求撤销上述判决结果。经过一个三人调查组对该案进行审查后,得出结论是维持原判。古斯特仍然对判决不服,请求巡回法庭的全部15名成员重新听证此案。结果,巡回法庭以微弱的多数8票对7票驳回了这位大律师的请求。尽管第五巡回法庭没有改变地区法院的审判结果,但是,吉斯特和创世论者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因此,他们又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1986年5月5日,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将受理这个案子。

    科学家以及其他反对创世论的人士日益认识到案情的严重性,开始了遍及全国的声援活动。由全国的72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17个州的科学院和其他7个科学专业团体联合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递交了请愿书,认为所谓的“创世科学”只不过是经过伪装的宗教。创世论者则辩称,地区法院的判决是完全错误的,应该从评价“创世科学”的性质方面对此案进行全面的审理。他们否认“创世科学”必须要有一个超自然的东西存在,认为它是科学。各方人物轮番登场,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诉理由,力求获得最后的胜利。1987年6月19日,联邦最高法院以7票对2票判处路易斯安娜的“平衡法案”非法,最终废除了这最后一个反进化论的法律。

    4、智能设计论——创世论的变形

    创世论在社会上的名声已臭,经过几次大规模的论战,广大公众更是彻底认清了其反科学的面目。鉴于“科学创世论”或“创世科学”已被联邦法院判定为不是科学,创世论组织“痛改前非”,摇身一变,设计出一套新的理论,标榜为“智能设计论”,致力于倡导一种“有神论的科学”。1991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菲利浦·约翰逊(Philip E.Johnson)出版了《审判达尔文》一书,标志着智能设计论这一新形式的创世论加入了反进化论的行列。与科学创世论者不同,约翰逊主要不是辩护智能设计论是科学,而是攻击进化论是一种意识形态、教条和自然主义的哲学。他认为,自然主义的进化论不是科学,而是由于“科学教士们”的权威建立起来的一种教条式的信仰体系,与基要主义者和科学创世论者批评进化论是一种“世俗的宗教”不同,约翰逊等智能设计论者试图从根本上反对科学方法的基础和科学的基础———科学的自然主义。

    在教科书问题上,与其他形式的创世论者一样,约翰逊等智能设计论者也主张“平等对待”策略,争取他们的“智能设计论”与进化论具有同样的地位。《论熊猫与人》(1993)一书就是为了这一策略而精心设计的教材,认为智能设计论是关于起源问题的另一种生物学理论。尽管该书使用的术语不同,但是,在写作手法和论证的策略上它与《科学创世论》基本上是一致的:把进化论说成是漏洞百出,而他们自己的理论则是一个有资格的替代品。除此之外,该书还花了相当大的篇幅来论证智能设计论是一个合格的科学假说,辩护说在公立学校讲授这一理论并不违反联邦宪法。

    与“平等对待”策略的早期提倡者不同,约翰逊等智能设计论者不是诉诸于“公平竞争”或“多数原则”,而是强调如果不允许智能设计论与进化论在生物学教科书中具有同样的地位就是“观点歧视”。约翰逊将其策略称之为“楔子策略”(Wedge Strategy):一是通过批判达尔文理论及其自然主义的基础,使智能设计论在学术界合法化;二是使智能设计论在宗教界得到更广泛的认同,以取代已走入死胡同的基要主义的创世科学。

    与基要主义创世论者和科学创世论者不同,智能设计论者所关心的基本问题不是进化是否发生而是它如何发生。他声称他要进行“真正的关于智能设计问题的实验室研究”,而不关心科学与形而上学之间的区别。他主张,生物化学揭示了一个如此精确地剪裁分子和如此复杂的细胞世界,它不仅是通过渐进进化不可解释的,而且似乎只能通过假定有一个智能的设计者——上帝——才能解释。在他看来,有些系统不可能是通过自然选择形成的,甚至认为自然选择不能解释任何现象。他们声称能够证明生命和宇宙不是通过偶然性和自然过程产生的,必然是上帝进行智能设计的结果。这与法轮功在“解体党文化”一文里攻击进化论所叫嚣的——“概率计算表明,生物进化的可能性小到了绝对不可能的程度”可谓如出一辙。

    这些智能设计论者拥有博士头衔和教授职位,并且他们在撰写论著时不但使用科学的专业术语,而且在引文规范和论证方式上也更加接近主流学术界。因此,在许多人心目中他们既是科学家和优秀的作者,又是虔诚基督徒,更容易对公众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产生影响。

    在策略上,智能设计论者近几年来多种方式并举。首先,发挥智能设计论者高学历和拥有学术职位的优势,举办大型研讨会,力争在学术界产生更大影响。其次,扩大对社会公众的影响力,通过讲座、录像带、电台、电视台、互联网进行广泛宣传。第三,参加宗教界的活动,与教会或神学院合作举办各种活动。其结果是近几年反对进化论的社会运动再起,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各种形式的创世论者先后在20多个州提出了反进化论议案,2001年,有7个州(路易斯安娜、密西根、华盛顿、乔治亚、西弗吉尼亚、阿肯色、蒙大纳)的议会先后收到了反进化论提案。当人类迈进二十一世纪之时,美国的创世论与进化论争论远没有结束。

    “创世论与进化论”之争的启示

    美国“创世论与进化论”的世纪之争,有其复杂的政治、宗教和社会背景,有许多问题值得我们反思和借鉴。反科学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我们在通过行政、法律和集中批判等手段与其斗争的同时,必须对它们产生的原因和有利于它们蔓延的因素进行深入的研究。只有不断消除或削弱它们赖以存在的基础,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或阻止反科学或伪科学给社会造成的严重危害。

    法轮功组织在大陆搞臭之后,不得不逃到海外,美国俨然是其的大本营,大本营里竟然发生禁止在公立学校讲授创世论这样的事件,理所应当引起法轮功的高度关注和强烈抗议。按照法轮功的一贯手法,应当组织示威游行、围攻白宫、自焚抗议等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请恕笔者“孤陋寡闻”,法轮功组织可以不顾民族大义,可以成为民族败类,在海外连续制造反华事件,公然进行所谓的“人权圣火传递”,却对美国发生的这一场“创世论和进化论”的世纪之争没有一丝的反应,在“解体党文化”的长文里更是只字未提,这似乎是说不过去的。但转念一想,倒也释然,法轮功组织自从背叛中华民族,彻底沦落为海外反华势力的乏走狗之后,看主子的眼色行事还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对主子的“家里事”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发出哪怕是一两声吠叫呢?

    不管在世界的什么地方,科学真理永远颠扑不破,反科学终究不能长期大行其道,即使在法轮功眼里自由和民主的“人间天堂”——美国,在民意调查中创世论占“压倒性优势”的美国,公立学校里只允许讲授进化论,不允许讲授任何形式的创世论,这对以美国为靠山,尽显媚颜奴骨之丑态,并且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到处喧嚣闹事的法轮功组织而言,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我们要吸取美国在创世论与进化论这场世纪之争的经验教训,彻底剥下法轮功组织披着的“科学”伪装,彻底揭露法轮功组织的手段和策略,使其无法利用公众对科学权威的崇拜及宗教情感来唤起同情和支持,法轮功邪教组织灭亡的日子就会为期不远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