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2016年07月27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古画不入常格

  画有法则不拘拘如时人先落墨后染套子,亦盖有先染三四层,后以浓淡积成者,不但规模宏远,而意象毕新,虽近时名公见之,亦若不知其所以成者。此法在晋、唐已有之,不直宋元也。金陵朱状元府中有李成夜景,淡墨如雾,石如云动,树色隐现不一。又有范宽雨景,深暗如暮夜晦暝,土石不分,虽绢素深古,而笔气仿佛可探。今人未见古人真迹,虽说亦不解也。

  院画无款

  宋画院众工,凡作一画,必先呈稿本,然后上其所画山水、人物、花木、鸟兽,多无名者。明内画水陆及佛像亦然,金碧辉煌亦奇物也。唐伯虎常笑人以无名人画辄填写假款,如见牛必戴嵩,见马必韩干之类。岂非削圆方竹,重漆古琴乎?

金碧山水

  画院有金碧山水,自宣和年间已有之,《汉书》不云:“有金碧气无土沙痕乎?”盖金碧者石青石绿也,即青绿山水之谓也。后人不察,于青绿山水上加以泥金,谓之金笔山水。夫以金碧之名而易之金笔可笑也。以风流潇洒之事而同于描金之匠,岂不可笑之甚哉!一幅工致山水加以泥金,则所谓气韵者能有纤毫生动否?且名山大川有此金色痕迹否?后即有一二名家为之,亦欺人而求售耳。乃观者不察,一闻李将军之笔,遂不惜千金以购之,将自己实有赏心者乎?抑炫人以博识者之赏乎?请问之好事家。

  ——明·唐志契《绘事微言论鉴藏》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3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