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传统宗教怎样看待邪教的
2016年07月2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在宗教中,邪教是“正”教的对立面。所谓“正”教,主要是指“正统”、“正宗”的宗教,即一般讲的传统宗教,那些产生时间很早,有悠久的历史,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的宗教,如基督教、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及中国的道教、日本的神道教等等。这些宗教发展至今都有几千年的历史,各传统宗教都形成了自己的经典、教义、祟拜仪式、组织形式,并广为人们所接受,在世界各国拥有数量众多的信徒。更为重要的是,传统宗教在其历史发展中,与社会相适应,是社会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是民族文化传统的代表,其价值观与主流社会吻合,在许多国家中,是社会统治者所依赖并在社会稳定中起积极作用的力量。

    传统宗教和教会作为正统的宗教组织,往往以对其教义和圣经的解释为主要依据来区别正邪。从基督教教义学的角度理解,各传统宗教都把违背、歪曲、篡改其教义,偏离道德传统,脱离或分裂教会的教派视为异端或邪教。

    一、基督教怎样界定邪教的

    《我爱基督教网站》[1]2008年9月2日发表的《异端邪说》一文,列举了“呼喊派、耶稣家庭、东方闪电派、法轮功、哭重生、被立王、使徒信心会、灵灵教、冷水教、鹿寨方舟、末日教派、大小仆人、左坤派、恩典院”等异端邪说的名称,并对这些“异端邪说”的“教义”进行了归纳总结。

    《基督福音网》[2]2009年7月18日登载的《现今中国大陆流行之异端邪说》一文也列举了“异端邪说”的名称,分析了它们的“教义”特征。

    还有其他很多基督教的网站,都对这些“异端邪说”的“教义”进行了批驳,对造成的社会危害进行了揭露。可以说,对“异端邪说”“教义”形成了一致的认识。

    综合基督教不同网站、不同文章的观点,可以认为,基督教对“邪教”、“异端”的“教义”特征及其危害有以下共性的认识。

    一是否定《圣经》真理教训,否认《圣经》的权威,在《圣经》以外加添新道理,在《圣经》以外建立其教义权威,使“教主”成为拯救世人、使人永生的神。

    二是异端中的领袖或创办人自视为最高权威,往往自称有特殊的使命或知识,把自己的言论和著作视为最高权威,把自己的讲论和生活模式当作教义,成为信徒生活的最高指示,其权威比《圣经》的教导更高。他们常常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后的先知”、“末世最后的仆人”、“再临的基督”。

    三是非常强调末世来临,有些异端自认为最了解末世的奥秘,非常强调及传扬世界末了的可怕,带给人类危机感,使人产生恐慌情绪。

    四是一般异端、邪教与外界断绝关系,反对信徒与外界交往,除非是向其他人传教。异端刻意保持其神秘性,不易为外人所知,行动相当诡秘。

    五是许多异端、邪教叫人放纵情欲,生活糜烂、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破坏家庭。

    如美国学者裴斐女士通过对美国邪教组织的分析认为,邪教否认、贬低或者歪曲传统宗教的一个或多个基本神学信念,它们否认《圣经》,否认基督的身体的复活,否认靠恩典因信得救,否认三位一体,具有一种排他性的信念体系,歪曲复临的道理。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邓福村说,一位美国基督教牧师认真研究了法轮功歪理邪说后指出,李洪志剽窃了许多教义语言,他其实就像一只秃鹰,虽然为自己插上了许多美丽的孔雀羽毛,但只要一抖动,就会露出丑陋的身体。

    二、佛教怎样看待邪教

    佛教一般将邪教称为“附佛外道”。“外道”为梵文底体加(Tirthaka)意译,原指佛教以外的宗教、学派,本无贬义。后来才有了“心游道外”的诠释,便带有了非正道乃至邪道的意味。“附佛外道”,主要指佛教内外依附、攀附佛教,利用佛教招牌贩卖非佛法、邪法货色的种种宗教、准宗教、邪教。“心游道外”意义上的“外道”,用以统称此类,点明了其背离佛法正道的性质。对于“附佛外道”的“教义”特征,佛教界也形成了共性的认识。

    一是其教首率多自称或被徒众称为佛、菩萨降世,或自称苦修悟道,或现神异惑人。一贯道创始人王觉一号称“王古佛”,传其掌心有古佛字纹。黄天教祖李宾号称“普明如来”、“皇极古佛”,其妻称“普光佛”,其二女称“普净佛”、“普照佛”。这显然是一种利用民众崇佛心理欺世惑众、诱人入毂的手段。

    二是“附佛外道”的教首祖师,绝大多数为文化程度、社会地位很低的在家俗人,多有家室之累,往往传位于其子女。这些与正统佛教的祖师大德绝大多数是佛学湛深、戒珠清净、解行超群、有高度文化素养的出家比丘,形成鲜明反差。

    三是“附佛外道”皆表面崇佛,打着佛教或佛教新派的旗号,其教名目如“白莲”、“大乘”、“真空”、“圆顿”等,多取自佛书。白莲教由佛教白莲宗演变而成,罗教、大乘教、鸡足山大乘教、黄天道、圆顿教、一贯道等声称出达摩、慧能门下,编造有以禅宗六代祖师为前辈祖师的传宗谱系。

    四是附佛外道虽假佛教,但并不真正皈依佛法僧三宝,尤其是不皈依以僧伽为核心的佛教教团,不皈依代表佛陀正法的佛教多宗祖师大德的正见,而且多反对、否认、排斥正统佛教,住持僧伽。如罗教、真空教、一贯道等虽自称宗门儿孙,而扬言六祖佛法不传出家人,只传在家人(指他们所奉教主),否认宗门法脉,实际只皈依罗祖等教首。

    五是附佛外道虽然也有奉、诵《金刚经》等佛经、念阿弥陀佛者,但实际上主要尊奉其教祖编造的《五部六册》等伪经,其说多杂糅三教言句,鄙俚粗浅,难登大雅之堂,不堪与浩瀚精深的佛教三藏相提并论。其所宣扬,虽亦颇有行善修道乃至真空无生、明心见性等相似于佛法的词旨,但总的看来,不成系统,佛学水平甚低,不具佛法四谛十二因缘、三法印等核心义理,不具正见,且往往篡改、曲解佛经。“附佛外道”还往往编造一些政治世变方面的预言谶记以煽惑人心。总之,附佛外道的教义终归以背离佛法正道、“心游道外”为实质。

    六是“附佛外道”往往有反当局的政治目的,常造反作乱。附佛外道因秘密活动,易与黑社会牵连,至如青帮、一贯道等,其教首与地方封建豪强勾结,进行贩私行劫、霸赌包娼、贩卖人口等罪恶活动,近代以来又有卖国蠹民的丑史。

    总而言之,附佛外道不过是假佛教为招牌,实际并非佛教,而是打着佛教的旗号破坏佛教,以图谋权位名利。他们不仅是“心游道外”意义上的外道,而且与合法宗教有着质的不同。

    中国著名佛学家陈星桥先生说,法轮功就是将大量的宗教性的东西当作气功四处兜售,既搞乱了气功界,也搞乱了宗教界,是一种典型的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他指出,像法轮功这样打着佛教旗号的伪气功和伪佛教至今仍迷惑着许多气功爱好者,不仅他们中的许多人深受其害,而且佛教也蒙受了不白之冤,广大佛门弟子的正信受到一定影响,宗教感情受到极大伤害。

    三、其他宗教怎样看待邪教

    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闵智亭说,邪教与宗教在对待人生和生命的态度上,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道教认为,尊生贵德,才是正道,要多做有益于社会的善事。而法轮功蒙骗世人以自杀求得“圆满”,这根本就是制造罪孽。道教协会要组织全国各地的道协、道教宫观和道教信徒,阐明正信,祛除邪恶,同时要感化和挽救受李洪志和法轮功蒙骗的生命。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韩生贵认为,法轮功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了宗教以人为本,尊重人权,热爱生命的宗旨,是地地道道的邪教。伊斯兰教主张“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教育和鼓励穆斯林用劳动和汗水建设自己的国家,发展经济、教育,富足自己的生活。法轮功实施精神控制,让人们放弃正常的生产生活,破坏社会秩序,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宗教”。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马英林表示,天主教不是消极地否定现世、逃避现世,而是积极地立足于现世,“时常醒悟祈祷”,以乐观积极向上的积极心态投身于现实生活中。李洪志的“末世论”,不过是其扰乱人心的“咒语”,驱使信徒的鞭子,既挽救不了世人,更无法挽救“法轮功”这一邪教组织被人民所践踏唾弃的命运。

    由此可见,宗教界对邪教、异端、“附佛外道”都有一致的看法。而且无论从语言学、心理学、社会学和法学等角度去考量,宗教界对邪教的教义特征、社会危害等主要观点,对认清邪教的本质和危害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只不过,宗教和其他学科对邪教的研究的角度不同,宗教偏重于邪教的教规教义,而其他学科更关注邪教的社会危害。但各国政府、宗教界、各社会学科对邪教、异端就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等基本特征方面形成了共识,为世界范围内依法防范和打击邪教奠定了思想基础。而宗教界对邪教一贯的揭露、反对与抵制功不可没。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