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精神分析治疗在转化法轮功习练者中的运用
2016年07月26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精神分析疗法是奥地利精神病学专家弗洛伊德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心理治疗派别。其医学基本原理是以精神动力理论为基础,通过内省方式,以自由联想、精神疏导,移情及对梦的解释等方法对病人进行精神治疗。

    弗洛伊德博士对人类神经精神的研究认为,不论是正常人还是心理疾病的患者,在精神内部经常进行本我、自我和超我之间的斗争。有些情感、欲望和意念,如果不允许或者违背良知受到内心谴责,就可能压抑在潜意识中而被“遗忘”了,这些潜意识的东西,往往造成潜意识中的各种矛盾,使人们产生焦虑、恐惧、罪恶感等一系列症状。

    从笔者接触的法轮功练习者对法轮功的迷信、对李洪志的恐惧、对自己过去所犯过的错误表现不满意和对社会上存在的一些不正常现象而焦虑看,这些法轮功人员是典型的精神病人,只不过这些病人是在李洪志强烈的心理暗示下产生的。

    确切地说法轮功痴迷者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病人,所有的痴迷者均是一个本我、自我和超我的复杂体,他们急需找到一种精神平衡点,企图摆脱其复杂矛盾的情感和欲望,摆脱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一些自己无能为力解决的问题,他们渴望找到一个理想答案,但是这种答案在现实中没有确定性,似乎每种答案都有不足之处,这又会使这些产生新的困惑。而邪教法轮功创始者李洪志就是抓住了人们的这种心理特点,恶意夸大情感、欲望、意念之间和传统之间的差距,使痴迷者迅速产生焦虑、恐惧和罪恶感,而后臆造所谓的“去掉名利情”和所谓“做好人”的平衡点,从而想牢牢控制着他们精神情感,使他们成为自己的附庸。

    在对法轮功痴迷者转化过程中主要是运用内省、自由联想的方式把压抑在众多痴迷者心中潜意识的创伤、痛苦挖掘暴露出来,通过移情、解释作用,帮助这些痴迷人员重新认识自我,树立他们的生活信心,适应正常人类的生活,从而使他们摆脱法轮功邪教的束缚。

    一、自由联想法在教育转化中的应用

    实际上这种方法类似于谈话治疗和疏导法,但是比单纯的谈话和疏导多了些技术含量。在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教育转化中,我们首先熟练掌握每名练习者的性格特点,练功的起因,家庭背景等基本情况,让他们分别单独呆在规定的房间,坐、躺随便,怎么舒服就怎么办,我们的小教员和转化干部坐在其身旁,以自由轻松的话题启发其无拘无束的随意谈话。提醒并要求转化对象把自己练习法轮功的每个想法都说出来,不管它是多么的荒唐可笑,要说出自己以往练习法轮功的一些巧合、经验、感受,目前对法轮功的印象,并说出他的愿望和情绪,尽量回忆其在家中的地位和发生的一切不愉快的事等等。

    通过让这些法轮功痴迷者反复回忆练功前后脑子里产生的一些幻觉、生活中的巧合和通过听李洪志讲法产生的恐惧心理,然后对其所说所想的事情进行耐心细致的解释,慢慢地对其进行疏导,那么这些痴迷者就会渐渐对法轮功产生新认识,内心存在的对李洪志的恐惧感就会消除。

    去年7月份笔者对一名女性法轮功痴迷者刘君兰用此种方法进行了成功转化。事先,我们通过刘的家人和邻居了解掌握了刘的性格特点,并以轻松的话题在轻松的气氛中打开了刘记忆的闸门,从刘的自述中我们了解到,刘中学时代是一个好学上劲的好学生,高中因几分之差没有考上中专而回到乡下务农,19岁那年在父母的包办下嫁给一个好吃懒做且没有文化的男人,家里一直很穷,生了孩子后他男人还经常打她,十一年前她男人因为一件小事拿起家里腌菜的坛子砸了她的腰,致使她的腰疼了好几年,她几次想提出离婚,但因为定亲时她父母接受了婆家的吃请,又收了婆家的几百元钱的东西,父母拉不开面子。儿子长大考上大专后,她家里的贫困状况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出现了家里被抢去300元钱、一次做生意又丢了100元钱,事情出现后他男人不但不安慰她,反而以此为借口打她,说她把钱给娘家了……而接触法轮功几年后,出现了捡了100元钱、学校为儿子减免了300多元的学费、因她不再管她男人的为所欲为少挨了不少打等等,这些生活中的巧合和自己对生活的消极态度,使她联想到是因为她相信法轮功的结果,是“师父”在保护她,因此,她对法轮功产生了依赖心理,并深信法轮功的确能给人带来好处。

    根据她的讲述,我们为其制定了一套治疗方案,即:我们为其设计了有类似情节的故事,不过讲述的是丢钱的人和捡钱人之间的感受、家庭暴力的处理和抢钱人的法律后果等,经过十余天的反复灌输,使其产生了新的联想,其又经过一周的反思,终于从法轮功的道德“怪圈”中走了出来。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她开始了新的生活。

    二、移情在教育转化中的潜在作用

    在对一些法轮功痴迷者教育转化中,有相当一部分痴迷者会把对亲人的感情转移到小教员和转化干部身上,这种移情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帮教人员的仇恨,另一个方面是依恋。

    有些“法轮功”痴迷者入班前期,由于受“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控制,会像刚断奶的孩子实然被别人抢走了奶嘴一样,对帮教人员产生一种敌意或仇恨,因此,他们对帮教人员的提问会闭口不答,或答非所问,有的还高呼口号,有的甚至会禁食禁水,他们会把帮教人员当成恶魔。遇到这种情况有经验的帮教人员不但不能生气,反而要创造条件让他们把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发泄,部分痴迷人员的情绪会出现明显的平稳,这说明对这些痴迷者的转化已经有了突破。

    在转化后期,法轮功练习者会慢慢认识自己存在的问题或认识到了练习法轮功就是想麻醉自己的骗术,他们清醒后会马上感到自己对不起帮教人员,因此他们愿意帮助帮教人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帮助帮教人员洗洗衣服、沏水、主动找帮教人员拉家常等。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这些病人已经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需要有感情的支撑,如果对其移情现象进行正确引导,会出现新的心理问题。

    移情现象是心理病人存在的共性,在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教育转化中也是必不可少的过程,作为帮教人员一定要冷静、细致地观察,正确地处理和应用这种现象,会对转化工作有一定的帮助作用,更主要的是当这个移情期过去后,这些法轮功人员会很快转化。

    做过帮教工作的人员都有亲身的体会,通过我们的工作真正转化的受害者,他们会经常主动找我们联系,甚至会为我们提供其他受害者的一些重要信息,有时我们一个电话,就会马上把他们召集过来,有时他们会把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主动向我们诉说。作为帮教人员一定要细心倾听他们的诉说,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会更好的巩固我们的转化成果。

    三、对梦的分析与治疗

    在教育转化痴迷法轮功人员过程中,最应当细心分析的是他们的“白日飞升”和“圆满”这两大美梦。这些美梦是痴迷者练习法轮功的最高境界,是李洪志设的两个高不可攀的圈套,也是这些人不愿意放弃法轮功的原因。一部分练习者在练习法轮功中有瞬间的幻觉,实际上这就是法轮功人员精神高度集中时做的梦,但就这么几秒钟就会让法轮化功练习者对李洪志的教主地位深信不疑,对“白日飞升”和“圆满”深信不疑。

    其实法轮功的这些梦只不过是对自己愿望的满足,确切地说是压抑愿望的变形的满足。其实每个法轮功练习者就是一个自私的个体,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遇到了不同的问题,但又无法找到一个合理现实的办法来解决,因此他们寄希望于梦想,寄希望于练功,希望通过梦境一般的练功,来实现心中的愿望。

    前些日子笔者在对“法轮功”痴迷人员郑秀英进行梦的分析与治疗,收到很好的效果。

    通过几天来对郑的言谈举止的仔细观察和分析,我们认为她是个易抵制的抑郁型气质的女性,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较弱,情绪体验深刻,不易外露。对事物有较高的敏感性,能体察到一般人所觉察不到的东西,观察事物细致,行动缓慢、多愁善感,也易于消沉,干工作常常显得信心不足,缺乏果断性,交往面较窄,常常有孤独感,在现实生活中她与爱人的关系不好,再加上生活中其他不如意的地方,导致了她对生活的厌倦,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了法轮功,通过李洪志强制的心理暗示作用,她多次“看到了天上的美景”,从而使她认为“法轮功”是她幸福快乐的“良方”。

    我们对她的这种幻觉分析后认为,她的这种幻觉来源于她的不和谐家庭环境及李洪志的理论对她的强制性诱导。为此,我们也为她设计了一个梦境。为了让她进行“梦境”转换,我们没有急于让做她的正面思想工作,而是从交通部门找来了关于近年来发生的特大交通事故录像片让帮教人员和她一起边看边聊。通过两天的反复观看录像片,她对不遵守交通法规所造成的恶果有了自己的看法,通过和她交谈,她说出了观看录像片的当天夜间自己做了一些关于交通事故的噩梦。

    至此,我们对她的两种梦境进行了分析,给她讲解了梦和现实生活的关系,通过对两种梦境的评析,她对自己轻信“法轮功”有了一定的认识,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需要指出的是,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精神分析治疗不是相互独立的,在实际应用当中要因人而异,几种方法相互配合使用,才能达到教育转化的目的。

    从我们对“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成功治疗情况看,帮教人员只要能了解每个练习者的基本情况,正确分析每名练习者的思想状况,找准了法轮功人员的思想症结,耐心细致、真情实感地对待他们,循循善诱地进行说服教育,真正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有什么困难,最需要什么,痴迷“法轮功”人员并不是不可击破的顽石。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24610